第33章 不作不死的五公主

    好不容易盼到了这么一个机会啊,结果全让那些个旁系郡主给搅和了!

    “王爷,你……你怎么就让帝华君走了呢?”大王妃和二王妃心有不甘的跺着脚道。

    这可是帝华君啊,难得来一次他们府邸,原本还打算留宿的,结果就这么走了……

    “娘亲莫急,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帝华君以后还会再来的。”帝宏心里也有些不舍,可是,帝华君要走,谁能拦得住?

    且,他都把帝华君留宿用的寝宫给收拾出来了,结果帝华君就这么走了……最不甘心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有云诺在,想必,帝华君一定会再来云王府的。”二王妃在帝宏的提醒下这才想起来道。

    这一次,帝华君之所以来云王府,不就是因为云诺的缘故吗?

    大王妃听后,也是默默的松了口气,同时,有些埋怨的看向帝云“王爷,这一次你可得将那些个旁系郡主们好好收拾收拾。”

    那些个旁系郡主仗着自己有皇室血统,又有职业天赋,平日里真是没少作威作福的,就连她这个当家主母都不放在眼里。

    这下好了,得罪了帝华君,以后有她们受的!

    “必须的!”帝云狠狠的咬了咬牙,眼底闪烁着一抹如寒芒般的犀利,和帝华君在时的懦弱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马车上。

    “你怎么这么生气?”帝云诺坐上马车后,便也放下了身上的伪装,露出一副淡定而泰然自若的表情。

    帝华听了,有些不悦的瞅了她一眼“帝挽云用法术害你,帝紫菻更是恨不得杀了你,你就一点也不生气?也不害怕?”

    帝云诺听了,淡定的笑了笑道“害怕有什么用呢?要是害怕有用的话,我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在云城,我经历的不比这个差,所以,我已经习惯了,而且,现在的我会自保啊,你没看到帝挽云害我的时候,我会游泳吗?你没看到帝紫菻要打我的时候,我会还手吗?以前,我可能不会,但现在我会了。”

    帝云诺冲着帝华莞尔一笑,笑容是那么的干净,灿烂,可是,落到帝华眼中,却是让他心疼不已。

    他有些懊恼,懊恼自己没有早点将帝云诺从云城解救出来。

    “不过,还是很谢谢你,谢谢你为我出头,谢谢你为我打抱不平。”帝云诺开心的笑着道,那双清澈的眸子在马车里那璀璨的夜明珠的照耀下,宛若漫天的繁星般,美不胜收。

    帝华一时间不禁有些看痴了,看着帝云诺的笑容,他感觉,自己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最纯真的事物。

    此情此景落在系统眼里,系统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感慨,主人现在不仅是变善良了,还变得……越来越会演戏了!

    帝云诺是过的很惨,可那和主人有半毛钱关系啊?

    主人的日子明明过的很潇洒,很洒脱啊,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人敢欺负她。

    向来,也只有主人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欺负主人了?

    “帝华君,有你,真好。”帝云诺说完,便靠着马车旁的横梁睡了过去。

    倒是帝华,被帝云诺这突如其来的感谢弄的有些不知所错,看着帝云诺那张消瘦而弱小的小脸,更是感觉心被狠狠地扎了一下。

    云城。

    当家婢女自从上次被帝云派来的人狠狠教训了一顿以后,晚上不是做噩梦,就是浑身酸疼,有种身心皆十分痛苦的感觉。

    她亲眼看着帝云诺的尸体搬进轿子里,这都已经死了的人,到底是怎么复活的?

    难不成,真是诈尸了?

    而如今,得知五公主是因为帝云诺的事情要邀请自己进京,那当家做主的婢女自然是慌不择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难道是她杀了帝云诺的事情被人发现了?

    可是,那不应该是王爷或者是皇上来找自己吗?怎么会是个莫名其妙的五公主呢?

    宫女翠儿见婢女一副慌张的样子,顿时心领会神的笑了笑,一副温和的表情道“不知,您是在犹豫什么呢?这可是进京享福的好机会啊,难不成,你喜欢呆在云城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对于习惯了京城皇宫的翠儿来说,云城简直堪比乞丐呆的地方,天子脚下,繁花似锦,可云城,就连买衣服的商铺都没几家,卖的布料更是差到极致,那布料,即便是她们宫女也不屑穿,可云城的人却将那布料当成宝,真是没见识!

    “不不不,当然不是,当然不是。”那婢女一脸的慌张,脸色更是惨白一片。

    看到这里,宫女翠儿越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这都要去京城享福了,难道不应该是一脸欢喜的表情吗?这婢女怎么会慌成这样?

    看来,这婢女有问题啊!

    “这样吧,我们明早出发,今晚先给我安排一间房间休息。”宫女翠儿高傲的抬起头,一副鄙夷的表情扫了那婢女一眼。

    虽是大宅院的主人,可那婢女穿的,却不如她这个宫女穿的好看,尤其是布料的材质,更是差到了极点。

    看到这里,即便是宫女,她都有一种自己高过旁人的优越感,尤其是,她还是最受宠的五公主殿下的宫女呢~

    那婢女也怕怠慢了宫里的人,毕竟是京城来的,还是皇宫里的人,比她这个身份可高贵多了,于是,那婢女将最好的客房收拾了出来,就连被褥也是给她换上了全新的。

    然而,刚进房间,宫女翠儿就开始发牢骚了“怎么到处一股霉味啊?怎么说你也是云王爷的女人,怎么住的这么寒酸,还有啊,这都什么味啊?连个檀香都点不起吗?”

    宫女翠儿是这里挑剔,那里挑剔的,一时间,那婢女为了迎合好她,便急忙派人前去购买去了,什么檀香,丝绸,全部都要最好的,最上等的。

    最后,那婢女还给翠儿塞了好几锭银锭子,翠儿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将自己的行李搬了进去。

    然而,这一晚,翠儿睡的依旧是不如在宫里的好。

    宫里宫女虽然都是挤在一间屋子里,但是,宫女所用的却也不差,好多还都是主子不要以后赏赐下来的,那些个东西,那可都是极好的。

    然,翠儿哪知道,这偏僻的云城,当真是穷到了极点,就算是最好的顶尖尖的布料,也只是蚕丝而已,就连好看一点,鲜艳一点的丝绸都没有,更别说是别的昂贵布料了。

    这一夜睡来,天还未亮,翠儿就急哄哄的起床了,她只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起了红疹子,痒到不行。

    而那当家婢女也是一宿没睡,明明眼看着死了的人,怎么反而还活了呢?

    这,这把她接到京城里面去,是想治她的罪,砍她的头吗?

    屋外,翠儿是一大早就开始发牢骚了,说婢女给她准备的床不够好,被褥里面有虱子,咬的她浑身上下都起了红疹子,痒到不行!

    婢女怕怠慢翠儿,急忙又请了个郎中过来。

    翠儿得知婢女连个炼药师都没请,请的居然是郎中,顿时,一巴掌恼怒的拍在了那婢女脸上“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请郎中给我看?你连个炼药师都请不起吗?”

    炼药师分为一品炼药师,二品炼药师,三品炼药师,品阶越高的炼药师就越是厉害,而宫里都是三品的炼药师,她虽是宫女,却也因为受到五公主宠爱的缘故,每次生病什么的,都是用的一品药液。

    而郎中这个职业,连一品炼药师都不如,这样的人,她怎么可能放心?

    且,这婢女是不是纯心害死自己啊?不然怎么会请个郎中来给自己这么一个黄花大闺女看病?

    “那,那可怎么办啊?”婢女被打的脸蛋通红,却也不敢声张,生怕自己得罪了翠儿死的更快,只能是弱弱的捂着自己的脸,一副心虚的表情。

    翠儿一巴掌打完以后,顿时也有些后悔了。

    怎么说对方也是云王爷的女人,自己区区一个宫女,居然打了她……真是教训下人教训惯了!

    “算了,还好我身上带了五公主赏赐给我的药液,你安排个女婢给我擦拭吧。”说完,翠儿不悦的瞪了那婢女一眼,随后,就进屋了。

    坐在那摇摇晃晃的椅子上,翠儿却是怎么坐怎么不耐。

    这么破旧的桌椅,这种凳子她们宫里早扔了,可这婢女居然还当成个宝用,云王爷即便是再省钱,也不可能省到这个地步吧?毕竟,这也是云王爷的女人啊!

    很快,婢女便安排了一个和翠儿年龄相仿的女子去给翠儿擦药。

    看到那女子,翠儿立刻将药液递给了她,擦拭着药液的同时,也不忘跟那婢女打听“云王爷也没这么亏待你们吧?怎么你们的生活用品居然这么破烂?难道就没钱换新的吗?”

    “不……奴婢不知道啊。”这名婢女是刚买进府不久的,对府里的很多事情都不知晓。

    翠儿见她的确年幼,顿时也知道自己是问不出什么来了,擦好药液,便让对方出去了。

    。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