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回门7

    他的云诺怎么这么可怜?明明一直被人欺负,一天之内,差点死了两次,可帝云却打算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凶手?

    不行,这件事情必须让帝云来处置,而他,则旁观!

    一旦帝云有徇私,且打算放过帝紫菻的想法,他就适时的出面干涉!

    毕竟,他不可能守护帝云诺一辈子,最好的办法,还是让帝云学会自己守护自己的女儿。

    很快,帝华君的手下就将帝紫菻拖到了帝云身前。

    还处在呆愣中的帝云等人看到帝华君和帝云诺一起回来,顿时,悬到喉间的心又落了下去,看来,帝云诺强吻帝华君的事情算是过去了。

    可是,对视上帝华君那双冷的像是要杀人的眼神,帝云心底一颤,差点腿软的瘫痪在地。

    “帝……帝华君,发生什么事了?”帝云颤颤巍巍的询问道。

    在帝华君面前,帝云是彻底的失去了一个当王爷应有的威严。

    帝华君身边的侍卫则是上前一步,将刚才帝紫菻欺负帝云诺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以后,帝云的脸色顿时又白了下来。

    这些个姑奶奶就不能消停点吗?

    刚弄完一个帝挽云,转身又来一个帝紫菻,这些人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送死么?

    还有,他家云诺怎么就得罪这些个旁系郡主了?一个个都恨不得自己的云诺死啊!

    “本王觉得,像帝紫菻这种以下犯上者,应该处以极刑,以儆效尤!”帝华君的声音轻飘飘的,但落到帝紫菻耳中,却是犹如阎王索命般,惊的她双眸瞬间放大!

    帝紫菻听到帝华君要处自己极刑,脸“唰”地一下就白了,惊悚地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被打的人,包括受害者,一直都是她自己啊!

    “帝华君饶命,帝华君饶命啊,我真的没有欺负帝云诺,我真的没有欺负她啊,不信你看,我身上都是伤,都是伤啊。”帝紫菻见自己都快死了,也顾不上什么大家闺秀的形象了,急忙撩开袖子,撩开裙摆,露出雪白的大腿给帝华君看。

    看到这里,帝华君却是目光森冷的别过了脸,压根不去看她。

    而其他人在看到这一幕后,也是纷纷露出了不知廉耻的憎恶表情。

    堂堂郡主,名门闺秀,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撩衣服,还连大腿根部都露出来了,简直就是不要脸,不知廉耻!

    帝紫菻撩完衣服以后,当真也有那么几个人认认真真的去看了,可惜,帝云诺打的很巧妙,能疼的帝紫菻哭起来,但却没有任何明显的伤痕,就连红肿,青紫的痕迹都没有。

    见帝紫菻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那些检查了帝紫菻身体的丫鬟们便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帝云和帝华君,一时间,两人是越发的生气了!

    居然还敢诬陷云诺?还想诬赖到云诺头上?

    帝华君目光森冷,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寒气。

    而看到这里,帝云顿时心里一个“咯噔”,知道给帝紫菻求情的希望是没了!

    不过,他本身也不想给帝紫菻求情,毕竟,又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巴不得那些个旁系的女儿儿子没出息呢!

    “紫菻,你明明在后院,本王也下过命令,不许你们到前面来,你是怎么跑到前面来的?还有你们几个,都是死人吗?小姐回房,你们怎么不跟着?”帝云太阳穴的青筋突突直跳,明显有些动怒,也不知道是在生帝紫菻的气,还是在生门外那些侍卫没有跟好帝云诺的气!

    门外的侍卫见帝云责罚自己,顿时急忙跪了进来,跪到帝紫菻的身边,大气不出。

    他们都看到帝云诺得罪了帝华君,强吻了帝华君,惹得帝华君不喜,那个时候,他们哪里还敢去跟着帝云诺啊,都以为帝云诺要失宠了呢!

    谁知道……转身之际,就刚好出了这么一茬呢!

    帝紫菻听到这里,一双瞳孔瞬间放大。

    她……她也不知道怎么就跑到前面去了,阻拦她的侍卫好像突然就不见了,然后,她怒急攻心,就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压根没管那些侍卫。

    这下是完了,她这次是彻底的完了!

    帝紫菻听到这里,知道自己是没有解释的借口和理由了,只要是她主动去找了帝云诺,那就是主动挑衅,死罪一条,即便是她被打了,那也是她主动挑衅的,自己活该!

    可是,她不甘心啊,明明被打的人是她啊!

    “云叔叔,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我没有打云诺妹妹,我没有打她啊!”帝紫菻哭的是泪眼朦胧,此刻,她为了给自己辩解,强行大哭起来,都快哭的打嗝了,声音也是一抽一抽的,随着她的抽泣,身体也在不停地抖动着,也不知道是因为怕死,还是因为痛哭的原因,整体看上去显得格外可怜。

    一旁的二王妃生怕帝云又心软,急忙加了一句“恶人先告状,要不是你去招惹云诺,你会变成这样?自讨苦吃!”

    “是啊,紫菻,你不要仗着云诺是从云城来的,不懂事就欺负人家啊!”

    “唉,我可怜的云诺啊,都怪母后不好,母后下次一定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单独离开了。”

    一旁围观者的冷嘲热讽,将帝紫菻的哭诉一下子就辨成了自讨苦吃,恶人先告状!

    听到这里,帝华冷厉的眸子像寒冰一样扫了过去,顿时,帝紫菻神色一凛,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故意的,云叔叔,你就放过我这次吧,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了。”

    帝紫菻眼眶又一次波光粼粼的蓄起泪水来,她跪在地上是又哭又嚎的,此刻的她灰头土脸,哪里还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反观帝云诺,此刻,真正的打人者帝云诺却是眉眼弯弯的依偎在帝华君的身边,宛若小鸟依人般,温顺的不行。

    看到这里,系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帝紫菻得罪谁不好,偏偏要去得罪它家主人,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这个道理这些人是不懂还是怎么滴?

    虽然,帝紫菻和帝挽云也不是什么好人;要不是她们主动去招惹了主人,主人也不会和她们起冲突。

    “帝……帝华哥哥,要不就算了吧,姐姐也没怎么打我。”帝云诺楚楚可怜,一副菩萨心肠的给帝紫菻求情道。

    帝紫菻也怕死,此刻听到帝云诺给自己求情,急忙冲着帝云诺和帝华君点头,希望帝华君能看在帝云诺的份上,饶过自己这次。

    可惜,就算帝云诺和帝华君想放过她,其他人却不愿。

    “云诺啊,咱们就算是善良,也得分人的,这好在帝紫菻不是帝挽云,要是帝挽云,你现在还有命活着?”

    “云诺你被人欺负了还想着帮别人求情,你这样啊,以后可怎么办哦。”

    “现在是有帝华君给你撑腰、帮衬着你,这以后……唉。”二王妃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帝华君。

    帝华君不可能保护帝云诺一辈子,所以……趁现在能弄死帝紫菻就赶紧弄死她吧!

    二王妃的意思,帝华君自然明白,他不可能保护帝云诺一辈子,所以他才想让帝云去守护云诺,可偏偏,帝云是个懦弱的主,有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感觉!

    看着身边帝云诺那副楚楚可怜的小白莲模样,帝华心里不禁一疼,有些怜惜她的同时,心中浪潮翻滚,莫名的涌起来一股奇异的感觉。

    同时,帝云也是心中一紧,为自己不能给女儿做主而感到自责!

    真是作孽啊,自己女儿在云城受的苦已经够多了,来到京城以后,自己却还是让她受苦了!

    “来人,立刻将帝紫菻和帝挽云给本王带下去,没有本王的吩咐,谁也不许放她们出来。”帝云始终还是不忍杀了这两人,毕竟,再大的错,也错不至死!

    听到这里,帝华顿时有些冷漠的扫了帝云一眼。

    看帝云这意思,还是想放过她们了?

    “帝华君,她们两个毕竟也是郡主,要想处置她们,我看,还是向皇上请示一二吧。”帝云有些委婉的看向帝华君道。

    对他来说,处置帝挽云和帝紫菻不过是小事一桩,但是,如果不处理妥当,皇上治他一个滥用私刑的罪名,到时候,他和帝华君都承担不起,更何况,帝华君现在本就是皇上的眼中钉,肉中刺,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事,对帝华君没有任何好处。

    至于云诺,她是自己的女儿,等时机成熟,他也一定会好好弥补云诺的。

    “这里是云王府,你做主就行了。”帝华深深的看了帝云一眼,随后,便牵着帝云诺一起离开了。

    这云王府,他也不想住了。

    每在这里多呆一刻,他就觉得云诺的危险更多一重。

    如今,他陪着云诺一起在云王府都出了这么多事,要是云诺自己一个人留在云王府,那还了得?

    “恭送帝华君。”帝云眼看着原本打算留宿的帝华君和帝云诺就这么气冲冲的走了,顿时心里一疼,感觉像是损失了什么珍宝似得。

    。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