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山匪与屠夫

    往堂屋瞄了一眼,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

    孙大立马点头。

    孙大一人把四个麻袋提进柴房,仔细吩咐了孙二,谁都不能打开,一定要好生保管“你最好放怀里搂着。”

    孙二急忙推开“大,大哥,这屎尿味,要,要熏死我!”

    袋子就搁孙二面前,躺在地上的他,一时推不动那百八十斤,只好抓起干草盖在上面,翻了个身,身子遮住那堆东西。

    等孙大三人填饱肚子,她招呼几人去了院子。

    午后,天倒是阴了起来。

    外面似乎更热闹了,时不时有爆竹声,夹含着孩童的嬉笑声,真跟过年了一样。

    孙家院内。

    院子里那棵歪脖子树下,有人靠墙角站着掰手指,有人随意坐着玩脚趾。

    她回屋给自己搬了根矮凳。

    孙小猴挂在树上“大姨姐,你要给咱们讲什么故事啊?”

    “把你二哥喊来。”

    “好嘞!”孙小猴一跃跳下,跑进柴房,搀扶着孙二一瘸一拐走出。

    芳草在这个时候出来,手里抱着个坛子。

    孙二也不需要搀扶了,跑去帮着抱坛子,他将坛子放树下,芳草又让他去把碗拿来。

    让几人各自坐下。

    孙大,孙二和另外两个兄弟,他们四人坐一边,上次王家寨事情后,有个兄弟主动离开了,加上孙小猴,孙家只剩下五人。

    孙小猴和芳草给每人分了碗酸梅汤后,他俩坐另一边。

    她则坐在几人前面,先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不是讲故事,咱们这是开会,气氛可以活泼些,但是,一定要保持严肃!”

    “那到底是严肃还是活泼?”孙小猴问道。

    “说话前先举手。”

    孙小猴把手举得老高“我!我举手了!我可以说话了吗?”

    胸口一堵。

    实在是不知道小学老师,平时都怎么给这种孩子上课。

    她板起脸来“手放下,暂时不准说话。”

    “那个……我可以参加吗?”

    小路子一直举着手,站在孙大几人身后。

    “你坐小猴子旁边。”

    小路子刚坐下,李砚和越风走出屋子,他俩倒是没靠近,远远瞧着热闹,像是准备看一出好戏。

    “咳咳!”又清了清嗓子。

    “孙老大,我问你,以后的打算,想好了吗?”

    “大姨姐放心,一定等修好房子,再用花轿子迎娶弟妹。”

    她嘴角一抽“我是说,你们的职业打算,还要不要继续干土匪?”

    “这……我……”

    也不催他,可他还是吞吞吐吐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还没想好。”

    “让我给你们分析一下,怎么样?”

    “作为山匪,干得不好,没有收成,只有干得好,才能吃香的喝辣的,对不对?”

    “可干得好,生意兴旺,要么,你们干了几票大的,要么,每次收成不多,却总有收成,是不是?”

    “假设你们抢了一个小商人,那人被抢,虽有苦说不出,左右没有赔上性命,他也就算了。如果换上那种大单子,开张一单够吃一年,那些人被抢,他们会怎么做?报官,还是找人抢回去?假设你们人多,刀棍也足,两边对干一场,侥幸逃过,接下来,你们还会在原来的山头继续原来的事情吗?”

    “这就叫高收益伴随高风险。”

    “除开过路商旅,你们想想,在南浔普通百姓眼中,你们是怎样一个形象?他们觉得你们是善良,老实,勤奋,还是凶悍,杀人不眨眼的坏人?”

    即使是人性本恶论,天底下,有几个人喜欢别人看见自己,就跟耗子看见猫一样,吓得瑟瑟发抖?谁喜欢别人还没有了解自己,就认为他是各种负面形象,尽管,孙家匪训里只是让抢货。

    孙小猴还说了,他爷爷说,不到万不得已,万万不得伤人。

    她问孙小猴“看见个免费发肉包子的人,你会怎么做?”

    “肯定是跑过去!嘿嘿,问他能不能给我个不要钱的大肉包子!”

    她又问小路子“你看见个山匪了?他手里没有任何武器,没有刀,也没有棍棒。”

    小路子看了看隔壁几人,嘘声说道“跑啊……跑得越远越好。”

    小猴子大笑几声“没拿大刀啊,你跑什么跑?”

    小路子反问他“你看见衙役,不捉你,捉你大哥二哥的衙役,你跑不跑?”

    小猴子气呼呼的瘪嘴,却是说不上话来。

    见几人不语,她喝了半碗酸梅汤,才继续说道“给你们讲个故事。”

    “有个人,老王,他是屠夫,家里有个肉铺,生意原本还不错,可不久后镇上新开了两家肉铺,你们觉得,老王的生意会跟以前一样吗?”

    孙二举手“不,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以前,是,是,一家肉铺,现在是三家,去他那里买肉,买肉的人少了。”

    “你说的没错,镇上每天需要的肉,总量是差不多的,肉铺多了,去老王家买肉的人可能就少了,他自然赚得少了。”

    小路子提问“总量差不多是什么意思?”

    “举个栗子,假如,镇上只有你们三个人。”

    “你一月赚100文钱,那你可能一个月去一次肉铺,小猴子一个月赚500文钱,他又喜欢吃肉,一个月可能去三五次肉铺,芳草一个月能赚1000文钱,那她每天都可以去。”

    “如果收入没有大幅度变化,没有其他特殊情况,比如各种急需用钱的时候,你们每个人每个月去肉铺的数量,是不是差不多的?”

    她笑了笑,接着说道“故事继续。老王生了个儿子,儿子大些了,他就教儿子宰羊杀猪,可是……小王坚决不愿学宰杀之术,老王一气之下,狠狠揍了一顿小王,小王就干脆跑了。”

    “小王不做屠夫,他能干什么啊?”

    “小王一走就是十年。”

    “十年后的小王,回到了镇上,身边带着妻子,看样子过得不错。”

    小猴子插上一句“小王是不是去隔壁镇上卖肉了?”

    “如果你非常不喜欢做一件事,宁愿跟亲人翻脸,也不要做的一件事,换个地方,你就愿意做了?不喜欢做,能真正做得好吗?”

    说到这里,她注意到李砚的目光。

    收回视线,继续说道“原来,老王家隔壁是木匠家,打小,小王就爱往木匠家钻,他非常喜欢干木匠活儿。离开镇上以后,他去了另外一个地方,给人做木匠学徒,后来自己做了师傅,还收其他徒弟。”

    而这个时候,越风的声音又冷不丁冒了出来。

    “谁都像小王那样,随心所欲,说不干就不干,想走就走,天底下不得混乱不堪?”

    。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