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神是无所不在的

    阿易冷笑一声道“你没听过‘人间私语,天若闻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吗?”

    楚云楼笑道“虽然听过,但这么正经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怎么就这么想笑呢。”

    阿易大怒,当即双手结印,身上迸发出一道黑光,向楚云楼刺去。

    楚云楼冷笑一下道“你主子还没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只狗乱咬人?”说着将笛子祭了出去。

    笛子犹如闪电一般将黑光拨开,阿易还没反应过来,胸部已经被笛子的的罡风掠过,登时多了几道伤口,鲜血顺着身体流到地板上。

    恶佛开口道“阿易,你修为太浅,不是他们的对手。”话音刚落,地上的血竟然慢慢回流道阿易身体内,他身上的伤口也即刻痊愈,甚至衣服都完好无损,就像刚才的伤痕根本没有存在过。

    佛像双目突然两道红光将整个大殿笼罩其中,杨纵横登时感觉到一阵威压,杨纵横忙祭出魔轮,只见魔轮上飞舞着四个神兽将杨纵横环绕起来,杨纵横才勉强站起身。

    而此时楚云楼等几乎被压成肉饼,杨纵横忙对摩多道“你带他们先走。”

    摩多开始不肯,但杨纵横说道“你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还会让我分心,去安全的地方等我消息。”

    摩多这才拼尽全力扯开绿色斗篷,将楚云楼等人遮盖起来,消失在大殿之内。

    恶佛并没有将摩多等人的离开放在心上,倒是阿易对摩多和楚云楼恨之入骨,此时他已经被神佛加持,实力不知增加多少倍,见其他人逃走,立刻化作一道红光追了上去。

    杨纵横在恶佛威压之下显得力有不逮,正在此时,恶佛神像伸出山岳一般地大手向杨纵横压来。

    杨纵横忙站在魔轮上,晃晃悠悠地要想殿外飞去,但恶佛的手掌就像是有着吸力,不管自己怎么努力,也逃不出恶佛手掌的范围。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压成肉饼,杨纵横忙将魔轮变大,只见魔轮将恶佛的巨掌抵挡住,与此同时杨纵横也将“锻神火”祭出。

    他不奢望“锻神火”能将恶佛烧死,只希望能为天行咒争取点时间,将那一缕大衍天魔的法身给唤醒。

    “锻神火”将恶佛燃烧起来,恶佛收回了手掌,大殿内的红光也消失不见,杨纵横身上登时轻松起来。

    杨纵横看着被锻神火掩盖住的佛像,喃喃自语道“这就行了?似乎比想象的容易。”

    正在这时只见佛像化为灰烬,一颗拳头大小的舍利漂浮在火焰中。

    一个声音从舍利中传来“什么火焰能抵得过地狱之火?”

    接着舍利中蔓延出一阵波浪,那热浪一涌出整个大殿立刻化作灰烬,杨纵横即便在神兽的保护下,也感觉自己几乎都要被烤熟,忙乘着魔轮向远方遁去。

    “你跑不了的,因为神是无所不在的。”

    杨纵横听到恶佛的声音,“呸”一声道“你算哪门子神?”

    话音刚落,杨纵横被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着,接着整个人飞到恶佛头顶。

    恶佛道“我要用你的血来浇灌我的舍利之心。”

    杨纵横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紧迫,似乎随时都要被捏爆,而他却毫无办法,正在此时只见一道白色的咒文从杨纵横胸前飞出,漂浮在空中。

    恶佛的法力立刻暂停下来,只见天行咒慢慢变的通红,接着周围空间开始波动,一个身高千丈千丈面目狰狞的天魔法身站在恶佛面前。

    “竟然还有一缕大衍天魔的残念,小子,你真让我惊喜。”恶佛心情颇为愉悦地说道。

    杨纵横感觉自己身上一轻,人便坠落下去,他忙催动魔轮将自己接住。

    恶佛单手一挥,一朵黑色莲花便绽放着黑光飞向天魔,见恶佛攻来,天魔左臂缠绕的苍龙,长吟一声,向黑莲飞去。

    黑莲在空中绽放出黑光,乌云一般将日光遮蔽,而苍龙也身形变得巨大无比,全身龙鳞泛着蓝光,将黑云撕开一个口子将黑莲缠绕。

    恶佛见状作出法印,口中诵念着什么,胸口的“卍”字立刻飞向黑莲,只见黑莲陡然晃晃动一下消失不见,苍龙在空中盘旋片刻,有些茫然。

    接着周围的乌云幻化成一朵巨大的莲花,而在莲花中心正是一个卍字。

    恶佛呵斥一声道“东海苍龙,此时不落更待何时?

    接着“卍”字便犹如闪电一般,一个个打入苍龙身上,只听见苍龙发出一阵阵龙吟向地上坠下。

    天魔大手一伸,空中立刻出现一个巨大的手掌,将苍龙托在手上,天魔手轻轻一抖,那些“卍”字便像是纸屑一般飘散在空中,苍龙即刻腾空,重新环绕在天魔手臂上。

    天魔看了眼恶佛,单手指向恶佛,恶佛空中即刻出现一道光圈,接着红光便将恶佛笼罩,接着手中如同山岳一般的藏影劈向恶佛。

    恶佛口中讼念声明显有些焦急,在天魔挥动藏影的那一刹那,恶佛突然消失不见了。

    刀光也在此刻穿过红光,只见红光犹如冰块一般散做细末融化在空中。

    天魔一击未中,抬头望向空中,一个巨大的黑幡在空中出现,黑幡上挂满了璎珞宝珠,一株株宝树在黑幡前罗列,放出道道黑光。

    接着空行弥漫出一阵香烛之气,香气中夹杂着轻微血腥。

    恶佛再次出现,全身散发着血色光芒,开口道“大衍天魔,见吾尊身还不跪拜。”

    天魔大吼一声,犹如万道霹雳一起落下,整个天空被红色笼罩起来,恶佛身前的宝树犹如鞭炮一般开始次序炸裂。

    最后,连同那顶黑幡也燃起熊熊火焰。

    但恶佛却只是闭着双目,不怒不忧,任由身边宝树消失,黑幡燃尽。

    “你终究只是一缕残念。”恶佛轻轻说道,接着双眼缓缓张开,只见其双目血红,双瞳似有火焰燃烧。

    接着只见大衍天魔毫无征兆地燃烧起熊熊烈火,那火焰将周围虚空都烧的变形。

    正在此时只见一道白光从火焰中飞向杨纵横,接着一个声音说道“大衍天魔残念已破,我们快走。”

    杨纵横听罢立刻驱动魔轮便向天外飞去。

    不知飞了多久,杨纵横才紧张的心情才慢慢平复,幸亏逃了出来,不然自己估计连个渣都不会剩下。

    正在杨纵横庆幸地时候,只听一个声音传来“本尊说过,神是无所不在的。”

    听到这句话杨纵横的心立刻像被扔到北寒之地的湖水里,冰凉地沉了下去。

    接着两列宝树向杨纵横蔓蔓延而来,宝树开着黑色的花朵,就如同迎接贵宾一般。

    恶佛再次出现在空中,嘴角露着一丝微笑,不过那微笑让杨纵横从脚底道头上升起一股寒气。

    “小子,大衍天魔残念已被破,其法力也已成为本尊之物,你还有什么惊喜都拿出来吧。”

    看来真的逃不掉了。杨纵横心死了。

    “没了?那本尊便取你体内精血了。”

    话音一落,杨纵横再次被举到恶佛头顶。

    遇到这种对手,即便死了,他也无话可说,恨只恨自己技不如人。

    杨纵横感觉自己全身都要被挤爆,全身的血液都想头部汇集,双眼布满血丝,只需再多一点力气,杨纵横便会爆开。

    在濒死那一刻,杨纵横神识中再次出现大衍天魔的身影,那不是残念,而是真正的大衍天魔法身。

    只听“嘭”地一声,杨纵横被挤爆在空中,他的鲜血犹如烟花一般绽放在空中。

    恶佛轻轻念诵着咒语,杨纵横的血液在空中汇聚在一起,恶佛慢慢闭上眼睛,期待自己升华的一刹那。

    但杨纵横的血液却迟迟没有落下,恶佛轻轻皱起了眉头,慢慢伸出大手要将血液拿下。

    恶佛的手刚要接触血液那一瞬间,杨纵横的血液突然“嘭”放出一阵巨大的能量,恶佛的手掌竟然被震开。

    接着空中开始出现被白色迷雾所弥漫,恶佛全身发着光芒,想要将迷雾驱散,但迷雾却始终汇聚在杨纵横半边天空。

    良久之后,迷雾开始搅动,一个千丈身形在迷雾中若隐若现。

    “又是大衍天魔残念,小子,你果然还有惊喜。”恶佛皱着眉头舒展开来。

    “残念?”千丈天魔法身嘴角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

    恶佛瞳孔震动一下“你是真身?一个凡人怎么可能拥有天魔真身?”

    天魔道“你既是我的残念,等你归来,这一切你都会知道。”

    “本尊已经独自成神,再也不是你的残念,即便天魔真身降临,又能奈我何?”

    恶佛双手结印,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黑幡,黑幡静静铺展在空中,太阳无光,天地失色。

    天魔吼道“天行咒。”

    一道符印从天魔胸中飞出,浮立空中,一瞬间天空似乎被其凝结,天魔挥动着大山一般地藏影,狠狠劈下道“给我破。”

    一道光芒从从藏影飞出,整个天幕就像是被剪刀豁开一般,恶佛的黑幡登时化作两半。

    阳光再次洒向人间。

    恶佛法术被破,“噗”喷出一口鲜血怒道“天魔,你坏我大事。”

    “是你作恶多端,咎由自取。”

    恶佛冷笑道“我作恶多端?如果不是你,我早已成佛成圣,如果不是你,我用的着杀那么多人吗?”

    天魔一愣道“你滥杀无辜与我何干?”

    “你为了修行,不择善恶,本来就聚集了无数恶念,本来自己就已经不堪重负,你还要去做烂好人,用四相神光将其他人的恶念聚集在自己神念中,你以为你可以将其消灭,却没想到那恶念已经先有了灵识。”

    天魔手中停顿住早已准备挥出的藏影问道“你就是那恶念?”

    恶佛嘴角一笑,趁着天魔稍微松懈,化作一道黑光将天魔掀翻在空中。

    接着空中出现一个黑色舍利登时钻入天魔胸口,天魔登时喷出一口鲜血。

    。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