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死地

    何平走到狂战的尸体旁,解下了储物袋,挂在了腰间。狂战找何平麻烦的原因就是为了他储物袋里的东西,既然对方已经身死,何平当然不肯像个烂好人一样将储物袋还给昆仑派。

    宋伟星对此视而不见,面色淡然,慢慢走回昆仑派队伍。至于这家伙心中是怎么想的,何平就不得而知了。

    何平牵着洛菲儿的手,回到了天一派这边。

    “何师弟,没事吧?”

    江含月的语气虽然冰冷,何平却听出话语里的关切之意,心中颇为感动。此女就是这种冰冷的性格,能有这种表现已经相当不错了。虽然江含月差点杀死何平,在何平心里,对此女却颇为欣赏。

    平台中心的圆环就是进入血沙幻境的通道,现在还未开启,所以大家都在平台上等待。

    过了约莫有半小时,平台中心的圆环发出一阵清鸣。圆环中心变得模糊起来,仿佛出现了一团白雾。这些白雾并不是静止的,而是在缓慢旋转,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白雾越转越快,并且越来越浓郁。渐渐地,这些白雾似乎凝成了实体,在圆环上形成了一个白色的膜。

    随着时间的推移,膜的颜色越来越淡,最后竟然变地透明起来,就像一个竖起来的水面,一圈圈涟漪从中心出现,荡漾开来。

    此时此刻,众人似乎站在一个水池旁边,只是这个水池是被竖起来的,波光粼粼,清澈异常。水面里面的高山绿树清晰异常。

    何健猛地站起,对身后的清虚学院弟子道:“大家出发!”

    不仅仅是清虚学院这边,平台上各个门派的弟子都开始行动。据说这个传送大门开启的时间很短,如果不能进入,不用说得到血沙幻境的宝物,出秘境都成了问题。

    离开秘境的传送阵就在这个血沙幻境之中。秘境关闭之时,如果不能赶到传送阵之处,就只能被困死在这里了。不知道秘境关闭之后这里面是怎样的情况,不过多少年来,人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被困在秘境中的生还者。

    对于这几百人来说,圆环的面积很大,众人自然不必担心进入的时候会拥挤。四个门派的弟子各自排队,缓缓进入。

    果然,众人进入通道后不久,圆环上的流光猛地闪动了几下,消失无踪。水波般的表面碎裂开来, 圆环中心变得空无一物。

    何平踏入水波一般的表面,只觉得一股拉扯之力将他猛地往前一拉。何平知道这是短距离传送,没有抵抗。

    转瞬之间,何平的脚已经踩在了地面上。这里已经聚集了好多修士,大家都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这里应该是在某片峡谷的底部,身后是高耸入云的断崖,两旁也是。

    山崖是由黑色的石头组成。野草用根须抓紧了山崖上那些小小的缝隙,顽强地向上生长。水迹从一些地方渗出,无声无息地向下流淌。

    出口只有一个,并且不宽。

    众人进来后不久,身后那个水面一样的传送口忽然消失不见。

    终于进了血沙幻境,大家自然争抢着去找传说中的宝物。人们顾不得矜持,一起涌向那个不宽的出口。何平还是一惯走在靠后的位置,已经来到了这,也不必急于一时。

    这段峡谷不长,只有五六十米,并且带个九十度的拐弯。转过弯之后,大家看到了山谷外的情景。这里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山谷,远处山崖上郁郁葱葱,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藤蔓,一株株树木从从藤蔓间伸出,点缀在山崖之上。谷底、山崖上有数不清的奇花异草。

    发财了!估计这是大部分人的想法。一个不算太大的传送阵就建立在前面巨大的峡谷中,在一块巨大的黑色巨石上,在这里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就在前面,在这段峡谷的出口,有一只黑色的野猪。这只野猪体型大得出奇,比大象都不逞多让,趴在那里,头枕在两只前蹄上,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

    众人怎么可能被一只野猪挡住?一名归心派弟子跑得最快,几步就冲到了 野猪身前,举起手中的长刀!

    ”没有去死吧!“

    归心派弟子一刀劈出,脚步未停。匹练般的刀光斩向那只胆敢挡住去路的野猪,按照这名归心派弟子的想法,这一刀下去,这头野猪铁定猪头落地。这头野猪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妖气,顶多算是一级妖兽。仅仅进入秘境之后,死在他刀下的二级妖兽已经超过了十头。

    就在长刀马上要切中野猪的脖子的时候,异变突生。不知怎么那柄刀就到了野猪嘴里,野猪牙齿咬合,咔嚓一声, 长刀上出了一大块圆圆的缺口。野猪咬下了一块长刀,并没有吐掉,而是闭着眼睛,慢慢咀嚼起来。

    那名归心派弟子也不知何时爬在了地上,被野猪一只蹄子按在地上。虽然这名归心派弟子不断挣扎,却始终无法摆脱野猪的掌握。

    野猪慢慢咀嚼了几下,似乎将那片长刀嚼碎了,一口咽了下去。接着一低头,一口咬住了那名归心派弟子的头颅,咯吱一声,将那名归心派弟子的头从脖子上咬了下来。

    一股鲜血如喷泉一般从那人身上喷出,地面瞬间被染红。实际上这个过程并不快,可是诡异的是,那名归心派弟子始终没有发出呼救声。

    直到那个人被咬断了脖子,始终没有人前去施救,大家都没有看清野猪是如何抢下了那个人的刀,又是如何将他按在了地上的。大家都停下脚步,谁都没有说话。

    野猪连看都不看众人,自顾自的咀嚼着。吃掉了那人的脑袋,又吃那个人的身体。不大一会儿,那只野猪竟将那个人全部吃下了肚子,连骨头都没有剩。

    野猪吃完了一个人,似乎还没有吃饱的样子,开始舔舐地面上的血迹。直到几乎将地面的血迹舔舐干净,野猪才闭上眼睛,呼呼大睡起来。不久之后,野猪竟然发出了如雷般的鼾声。

    众人面面相觑,大家这是进入了一个囚牢吗?没听说过血沙幻境是这个样子的。

    这个野猪的战斗力明显不是大家所能匹敌的,无论是那咬合之力,还是那惊人的速度,都强大的让人绝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谁都不敢上前一步。尽管此时野猪鼾声如雷,但是谁知道这是不是陷阱?

    从中午一直到了傍晚,一名身材瘦高的清虚学院的修士终于沉不住气了。只见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符箓,掐了一个法决,口中念念有词。符箓燃烧起来,化作了一团半透明的白气,融入了瘦高修士的身体。随着这股白气入体,瘦高修士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起来,最后彻底化为无形。

    除了那震耳欲聋的鼾声,周围没有任何声音。

    不知道那名修士出去了没有,现在大家等于守着金山银山,却一点都拿不到,心里难受之极。

    又过了四五分钟,何平有些羡慕起那个瘦高修士起来。此刻那人肯定早已出去,要是自己有一张隐身符就好了。就在这时,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野猪的头突然撞在了石壁上,长长的獠牙挑住了一个瘦高的身影。

    ”啊——“

    这个时候,瘦高修士才发出一声惨叫。野猪挑着瘦高修士,慢慢走回原来趴着的位置。前肢一抬,踢到了那名修士的后背上,咔嚓一声,瘦高修士再无声息。野猪将瘦高修士的尸体往身前一放,挑衅般的看了看众修士,继续睡觉。

    天一派一名修士取出了一张符箓,正要激活,江含月转头道:“不用试了,这里似乎加了特殊的禁制,无法遁地!”

    在那名修士用隐身符之前,江含月已经偷偷激活过遁地符。她发现这里的地面坚硬如铁,根本无法下潜。

    天马上要黑了,众人的心更加焦急起来。妖兽在夜晚往往更加凶悍,在这等下去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一名昆仑派弟子走到崖边,开始向上攀爬。大家修为太低,都无法御空飞行,但是用手攀爬总能爬出这个峡谷吧?

    当然如有飞剑等法器,倒也可以勉强御空飞行,不过自从进入那片森林之后,谁都不敢再试了,这里的御空禁制太厉害,直接就是形神俱灭。

    这名昆仑弟子的举动提醒了好多人,一时间,两侧崖壁上出现了不少向上攀爬的修士。

    刘云龙也加入了攀岩的队伍,并且速度相当快,片刻之后,竟然被他冲到了前十之列。

    野猪抬头向这边看了看,继续趴下睡觉。野猪眼里露出的鄙夷的眼神让何平心里一惊,隐隐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刘云龙哈哈大笑,对着下面大喊:“月师姐,等我攀上崖顶就拉你们上来!”

    江含月微笑点头。

    此刻,爬得最高的那名昆仑派修士距离崖顶已经只有数十尺之遥了,看到了希望,他的力量倍增,攀爬的速度更快。

    崖底的修士受到鼓舞,更多的人跑到了崖边,加入了攀爬的队伍。

    何平皱着眉头,难道他刚才看错了?就在这时,天空中爆发出一道紫色的闪电,嗞的一声,爬到最前面的那名昆仑派修士化为了灰烬。

    排在第二的归心派修士大惊,松开双手,向下跳去。

    橘子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