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子 第166章 断神案

    陈新的办公室里坐满了吴司令员以上的军官。陈新向朱国斌微微点头,朱国斌开始主持战斗总结。在表扬了所有人之后,他开始按队号发言。第一个是王长富。”经过陆副中队长的甄别,我们第一杀手小组总结了12条意见,提出了5条意见。”

    “首先,战场上除了鲜血,还有对士兵影响最大的尖叫声。我希望参加培训。二是人员伤亡后编队不完整。建议平时训练消防员,临时补充队形。第三,希望有更好的盔甲。四是没有中队旗帜。我们听取了大会的意见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找到了这个位置。第五,这个,这个。”他抬头看着陈欣的脸。

    陈欣笑着鼓励道:“但说可以。”

    “好吧,我们队在第一排。应该有更多的加分吗?”

    一说完这句话,一屋子的警察都安静了下来。王长富很尴尬。他心里暗暗骂钟老四,三伏天给他添麻烦。然而,他是相当负责的。他很快解释说:“这也是我提出的。如果前后排相同,我们就把战斗安排在后排。”

    陈欣说:“一个接一个。首先,这是战场上的尖叫声。你怎么练习的

    第三队的队长举起手说:“你可以让人在旁边喊。”

    第四队队长还说:“不用天天打电话,五六天就行了。”

    朱国斌笑着说,“找谁打电话,一天叫多少银子。”

    二队领队朱大春说:“我知道谁能哭。那些为葬礼而哭泣的人最能哭。他们可以哭一天,一天只能哭一两分钱。”

    房间里一阵笑声,大多数人都看到了,但他们哭得声色俱全。这是最后三个。每个人都支持训练消防员,因为他们都是根据战斗士兵招募的。除了周绍尔,其他三名消防员其实都可以当战士。暂时没有办法穿盔甲。中队的旗帜上挂着一个六英尺见方的红旗,上面只写了一个陈字。最后,是奖金问题。

    陈新看着陆传宗,对他说:“陆驴,你带了第一个杀手队,第二个队在后排。你觉得奖金怎么样?”

    陆传宗笑着说:“我同意王长赋的说法,应该有所不同。但即使大人不同意,也不能说不想站在前排。”

    朱国斌和戴刚表示同意。

    第二个杀手队在后排。船长朱大春对王长富不满。”现在他们是按照队号来安排的。如果前排的奖励比较多,我们愿意去前排。谁在后排?”

    互相看看。陈欣也头疼。人性是如此自私。然而,军队是最不人道的地方。他还是不能太习惯。他想了一会儿说:“前后排都在战斗,后排对战斗的胜利也很重要。虽然前排受到的攻击比较多,但装甲前排也是前排,后排随时可能成为前排,战争的安排是大副的决定,他安排的必须进行下去。之后,每个副中队长将分别持有奖金的20,交给辖区内表现较好的队伍,但唯一的标准不是前排和后排。”

    看了大副的讲话,我们没有别的想法了。我们先做个决定吧。陈欣仔细看了王长富一眼,用几句话安慰他:“王长富能提出这个意见,精神可贵,不是每个人都能赞成的,以后也应该提出同样的意见。”王长富放松下来,迅速坐下。随后,二队队长致辞,朱大春也提出了几项建议。他大声说:“首先,这次伤员出现在我们队里之后,这几天我们队的训练队形参差不齐。一只枯燥的钯手折断了手臂的骨头,所以新来的人应该从头开始训练,这很难补充。第二,在追击残敌时,要用小三才阵更灵活。第三,在近战中,枪手可以冲到一边,在中间射门。第四,弓箭手太少。第五,长矛刺法太猛了。大多数长枪手同时前进,但他们不能后退。一旦对方进了枪,他们就像空手。虽然他们有个人的训练技能,但他们不能在战时使用。建议车速放慢,后排要协调好

    总结会一直持续到下午。之后,陈新和朱国斌不得不连夜修改。各队反应最重要的问题是元阳阵的武器复杂,训练难度确实比欧洲单兵长矛武器要大。戴正刚建议,在今后新兵的基础训练中,每个士兵至少要练习两三种武器,类似的长矛、钻钯、旗枪应该是一种,刀、盾、长刀不能分开。这一次长剑手擅长打土匪,但长而薄的刀锋对于重甲的敌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

    “换成刀夹。”陈新想了想,说打完仗,信心大增。他真的很想和鞑靼人打一架。对付骑兵和装甲兵更有效。这次后勤队使用的剑棍也很有效,用途广泛。只是碰巧军队没有扩张,所以更换武器影响不大。

    朱国宾称赞:“陛下英明。以后你要带我们去打鞑靼。死去的士兵和鞑靼人的巴亚拉都是双甲。长剑的刀身又长又细,而且很轻。即使你割下了重甲,也未必有用。”

    戴正刚笑着说:“老一辈最喜欢大棒。一旦这件事过去了,什么样的盔甲就会被杀死。”

    陈欣也听到了笑容,但他并不太粗暴。戚继光也写过。当剑棍到达北方时,他加入了元阳阵。陈新现在使用的是一根长8英尺、刀片长度超过2英寸、直径2英寸的刀棍。击碎马头和重甲的敌人是很难穿透的。只要他被这根重棍击中,马或几层盔甲都会死。

    陆传宗笑着说:“老爷,我们不过是五队兵。我们应该在死伤之后从头开始。我们应该招募更多的人吗?我们应该先练,缺了就补。”

    陈欣称赞:“川宗说得很好。一开始我没想清楚。这次我赢了很多士兵。让我们招募更多的人。”

    朱国斌等人听到军队扩军的消息,很兴奋。谁不想带更多的士兵?陆传宗大吃一惊,问道:“先生,我们还能增加多少士兵?”

    “杨云农答应给我威海文登营的士兵人数。总共有159名士兵。他们被称为日本俘虏军。我们招200人吧。首先,我们最好招募渔民或山民进行基本训练。”

    朱国斌没有感觉到。朱国斌还是很兴奋。他用手在膝盖上搓了揉,说:“大人,我们应该买几匹马。在过去,很少有人。将来,如果有更多的人,游行队伍会很长。唐马、岗马和横梁都是需要的。这一次,如果不是白石崖上的两个仆人,威海卫的损失会更大。”

    陈新记得,朱国斌晚上从来没有接受过吴昌。他似乎对他的老本行最感兴趣。他点点头说:“你先计划好骑兵的设施和装备。之后,让刘先生算算费用。更重要的是,如何训练应该写在书面上。我什么时候回来决定。二队的朱大春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建议。他被提升为训练杀手队的副训练官,枪械队调来一名上尉担任专职枪械指导员。”听了骑兵的戏后,朱国斌再三承诺自己真的很爱骑兵。陈新看着他笑道:“既然国宾这么高兴,他就专心拿骑兵,把枪械队交给现任队长。”

    朱国斌说:“史平礼的队伍这次做得很好,可以指挥枪械队。”

    “之后,郭斌带着骑兵当了军事法官。戴正刚负责团队训练。新兵基本训练结束后,老兵们离开了一个完整的杀手队伍,其他人则解散成新的队伍。然后我会重新调整机构,任命队长

    “是的,大人。”

    “此外,陆传宗还负责调查身边的土匪,对他们进行总结,绘制附近山河的地形图。我回来看看。这些土匪是军事训练的好资源。”

    “什么,又写了?”陆传宗啊,他最后一次暗杀花了九牛两虎,他很痛恨。

    “是的,但是你可以和你的人一起做。”

    经历了动荡的明朝正月,明朝各地恢复了正常生活。魏忠贤、崔成秀和客家人都死了。然而,正月初九,尸体被拉到菜市口,又被砍了一刀。年轻的皇帝解除了仇恨。首都的所有部队都准备好等待,看着当地的贫富。陈新无法处理这些高官的生意。他还送了一些首饰给王元正,来到附近的千亩荒地。王元正最近缺钱。陈新无疑是在危机时刻送炭。此外,陈新在自己的粮仓里有固定的进货。他对陈欣的态度完全是对大客户。这些荒地不能灌溉。他们已经被遗弃很长时间了。他们很乐意帮忙。陈新为争取粮食或多或少。

    今年2月,刘敏太忙了,没法脚踏实地。他上课,招人,修缮车间,挖水井,开荒开荒,开垦耕地,农具,水利,种子,养牛。他还在港口建造海军房屋和仓库。写了很多计划。目前,只有徐远华和王大喜能帮忙。

    陈新带着三个士兵和唐作祥。王祖贵带着一批新水手来到天津。他们大多是文登县的渔民,也有城山卫和京海卫的渔民。陈新在船上指派了几个小水手。他没有在邓州停留,但在天津小码头降落后,他先直接去了天津我去了岳母家。

    老王长得像陈欣,第一次笑了。自从陈新和赵翔订婚后,赵太太找回了生活的希望,这让老王少了些内疚。他邀请陈欣进来,带他去了三金。

    “陈先生,请起来坐下。张太太,去叫小姐过来。”赵太太慈祥地看着陈欣。其实,她只比陈欣大十岁,但面容苍老,资历在那里。

    陈欣还是很感激赵太太。磕头之后,她首先坐了下来。安分分芬等着赵太太说话。赵湘跟在后面,进门时看到了陈欣。她看着陈欣,眼睛闪闪发光。一路走来,她都把头转向陈欣。最后,她站在赵太太身后,把手放在肩上。

    赵太太拉着赵翔的手问陈欣:“最近几个月,陈的账房又薄又黑。我听说威海卫是个偏僻贫穷的地方。那里太穷了吗?如果你不习惯,你最好回天津来。不习惯也没关系。”

    陈辛回头望着赵襄,恭敬地说:“谢夫人关心,那里确实有一个贫苦的地方,但也不乏生活需要。它已经习惯了。”

    “多好的居所啊。车站里有没有为您安排好房子?”

    “这里一直是个好地方住,但现在好多了。一个码头已经建成。我的年轻一代暂时住在军营里。他们都是砖瓦房子。””军营赵翔惊讶地叫道。在她的印象中,兵营只比乞丐的棚屋好一点点。

    赵太太也心疼地说:“男人有抱负是好事,但不要对自己太苛刻。陈章芳是个学者。他怎么能和那些秋霸住在一起

    陈欣知道,她很担心赵翔婚后的艰辛。她解释说:“我一直在建造一座面向大海的房子。它可以在春天和春天建造。结婚后,年轻的女士会来住。请和我分享你的家庭。”

    赵翔不再脸红。她捂住嘴,轻轻地笑了起来。

    赵太太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她不再笑了。赵太太转头对陈欣说:“这个看守所的官员只是个官员。如果真的有一场战争,别想抢风头。只要你生活在和平之中,那就比财富和权力强。”

    当然,陈新也不能说他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一直在回应。答应一有战争就当逃兵。

    赵太太喜欢陈欣听她的教育。赵翔总是和她顶嘴。没有这个女婿的服从,她很高兴看到她温柔的女婿。”陈章芳这次能在天津呆多久?”

    “年轻一代会待得更长。一方面,我会买些东西。另一方面,我会听我妻子的教导。每次我和我妻子说话,我都会得到很多钱。”

    赵太太点点头,笑着对赵翔说:“你看陈欣,说你妈说得对,但你总是不听。”我知道买东西是什么意思。老蔡可以帮你,但他有点贪心。你不能相信他。你不能一个人去。”

    “是的,我明白。谢谢你提醒我我不会出海,所以我还想做一些其他安全的事情。我不知道韩勇大哥的倾倒店还开着吗。我想问店主一些事情,因为我不熟悉他们。你能给我一些建议吗?”

    “没错。做一个稳健的生意是一个长期的计划。我打电话给老王告诉你。”

    在二道街院子的石桌旁,陈欣正在看周世发借的宅院报纸。他只对太监党的一点批评感兴趣。郑志龙10月攻占中左翼哨所,不知道许信苏是否逃跑。这次应该有关于李国柱的消息。

    他不住在岳母家,而是住在自己的房间里。陈新放下住处的报纸,看着熟悉的院子。景色还是一样的,但要冷得多。聂红等人正在笨拙地打扫。

    “师傅,去叫邓克山过来。我跟他有事要安排,“邓克山还在做卖婆婆的服装生意。他每月从服装店拿到三两银子,这是他雇员的一半。

    周世发奉命出去,敲了邓克山的大门。邓克山鼻青脸肿地出现在他面前。他看到周世法时,嘴角歪了,哭着说:“周兄,你可以回来了。”

    虽然周世发经常骂邓克山,但他们是一起长大的。其实,他们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当他们看到时,他们愤怒地说:“你妈,是谁干的?带我去找他。等一下。我回去拿刀。”之后,他跑回院子里。邓克山赶紧抓住他,两滴眼泪都掉了下来。”我们怎么能找到一个被路过的商人打过的人。狗日有几个人很凶,但我打不过他们中的四个。”

    “你还是个小个子吗?你他妈的多大了还在做那些废话?人们就不能出来到处跑吗?你去年卖衣服赚了几百两。现在你每个月可以从陈王爷那里得到三两银子,还有你婆婆的那份。你真缺钱。”周世发在邓克山踢球。邓说:“你没挡住他。否则,我怎么会被打?”

    周世法咒骂道:“老子跟着陈老爷干大事。只是陈大人让你跟我来。”

    邓克山抬起朦胧的眼睛说:“陈先生回来了吗?”

    周世发没有说话。他一路拖着邓克山回来。他在路上遇到的邻居纷纷向他问好。他们以前习惯在附近打架。进入陈欣的院子后,陈欣也惊讶地看到了邓克山的猪头。邓克山不得不解释几句。陈新知道他通常做什么。他出来后总是要还钱。既然他找不到那些人,他就得忘掉它。几句安慰之后,请邓克山坐下。

    “你熟悉南运河码头的丝绸店吗?”

    邓克山虽然被打了,但外表还是油腻的。”陈大哥想做丝绸生意。”

    “是的,如果你有一个熟悉的商店,你可以问我价格。最好知道是谁开的。”

    邓克山是当地的一个恶棍。周世发即使当兵也要当值。邓克山只是到处混人。当然,他知道运河边的丝绸生意是个大生意。他还想分一杯羹,马上就来了精神病院。

    “等等,陈大哥。晚上我会问你价钱的。所有的封臣、王子和京城的长老们都在这条河上。他们的大多数亲戚都住得很好。”

    陈新略琢磨着:“那邓氏兄弟知道怎么去银行的背景。”

    “陈大哥,你也明白,这些事情应该是有些谣言泄露出来的。天津市没有我不熟悉的人。别说了。”

    陈新伟点点头说:“请为我努力工作。最好在两天内给我答复。当然,这会给邓兄弟一颗心。”

    “别担心,陈大哥。”

    周师傅一脚踢开说:“叫老爷,你叫陈大哥。”

    邓克山又被踢了一脚。他也习惯了周世发的打斗。他笑着说:“是的,陈先生,还有周先生。”然后他转过身来,看到了聂红的脸。登克山有许多人习惯于在江湖上游荡。然而,他并不害怕。他还鞠躬说:“英雄”,张艺谋很了解邓克山,笑了起来。

    周世发做了个手势,想踢他一下。陈新笑着握了握手:“邓大哥不是军人。周世法停下脚步,瞪了邓克山一眼,语气缓和了下来别这么滑。你要是敢骗大人,下次我就拿刀跟你说话。”

    周世发跟陈欣在一起几个月了,收入也很不错。更让他着迷的是陈新军与明军完全不同的风气。陈新多次安排他负责某件事。周世法第一次发现自己能做很多事情。现在他决心追随陈新。同时,他也知道陈新的手段远比外表残忍。他担心邓克山太滑了,如果得罪了陈欣,就不好笑了。

    邓克山还是那样,鞠躬后退,精神饱满地走到运河边。

    陈新双手托着下巴,毫无表情,沉思了一会儿。对于邓克山的鲁莽,周世发还是有点担心。既然是陈新亲自去天津办事,那一定是件大事。他越想越坐不住,就走到陈新跟前说:“大人,不然我就跟着邓克山。如果他做错了什么,这个

    陈欣抬头看着他说:“师父不用担心这个。我只是请他打听消息,这不会妨碍活动的进行。”他召集会议,“你出去换点铜钱回来。你需要各种各样的东西。多拿点银子去买东西。”

    在部队呆了一段时间后,张欣在陈新面前没怎么说话。他接到命令在外面兑换铜钱。陈欣并不急着去服装店。他只是坐在房间里休息。最近难得有这么安静的时光。估计宋文贤应该比他早出发。首都的东西不多。他应该很快回来。我不知道他从那两个成年人那里得到了多少钱。这个老男孩,不要在北京。

    我给他钱。老男孩会邀请我去妓院玩吗?”

    在正厅桌子的对面,有一个满脸皱纹的男人,留着焦黄色的胡须和头发。他的名字叫黄安寿。他是韩勇倾销店的新店主。韩勇不在的时候,他也是店主。陈新对他很客气。他一到,就送来了一对被俘的玉镯。黄安寿对他们表示感谢。不过,他的表情很平静。他观察了过去平日做生意的人。他是个相当出色的市政官员。

    “黄先生,看看这枚铜币。”陈新从桌上拿出一枚铜币递给他。黄安寿双手接过,微微一看。他说:“这是我和辛勋区分钱币质量的难点。”。其中80是铅和铁,铜的重量只有2美分。这钱不多,一两个银币大概1500文。”

    不出所料,他是个专业人士。陈新把右手放在桌上,做了个邀请的手势。上面有成百上千枚大小不同、厚度不同的铜币。从这张小桌上,我们可以看出明朝的币值混乱不堪。黄安寿在桌上随便选了一个。钱又薄又小,颜色很深。看了看,他露出不屑的表情,把钱高高地扔在石桌上,摔成了四五块。

    “这一块钱是下一个最低的,重量不超过4分钱。它几乎都是用铅和铁做的。它一碰就碎了。在交易时,3000元钱可能无法兑换成一两枚银币。这不是最重要的,最低的只有两点。”

    陈新派拍手大笑,称赞道:“黄先生,我不知道这些铜钱是从哪里来的。利润是多少?”

    “私人资金大部分来自江南。如果你在南方买这些低钱,六七十文只值一分钱银子。主要通过水路或海路运往首都。一旦在首都出售,它的价值是30或40美分。如果你自己做,会更有利可图。这个恶棍帮老业主在倾倒店做点什么,因为更清楚的是,铜每公斤银值8分钱,2分铜的低价每公斤重一枚硬币。除铜外,大部分铁与铁和铅混合,每公斤铁的价值只有1美分。除了烧钱的损失,一万元只需要两两银子,倒卖是利润的三四倍。”

    上一次宋文贤说,日本铜价每公斤只有45美分,所以至少是利润的五六倍。他无法获得利润最大的终端利润。赚两倍批发利润应该是有利可图的。即使是双倍,也将是一个巨大的利润。陈新舔了舔舌头,六七月份回到了海毛。他买了一些铜来制造假币,然后在收回利润后开发新产品。他将在明年初恢复原状,然后回到海上贸易。所有的钱都转过来了。

    陈新想到嘴角就笑了。黄安寿奇怪地看着他。陈新连忙止住了笑,郑重地对黄安寿说:“黄先生,首先是低钱。如果是好钱呢?”

    黄安寿拿起桌上的一个万里制币机,表情依然十分平静,“因为钱少,好钱难找,动辄几百文钱就可以当一两个银两。嘉靖金背币和万里金背币,大约五六百文左右,就可以兑换成银一枚或两枚。”明朝时,钱与银混在一起,汇率不稳定。这对人民非常不方便。银的单位可能非常小,有毫克,丝绸,驼背和微米以下的百分之一。然而,百分之一的体重只有三毫克多。即使是更小的单位也无法用通常的秤来称重。因此,铜钱在日常生活和商业交易中不可或缺。在大交易和税收的情况下,白银是需要的中间价值已被开采多次。大权在握的官绅们经常利用这个漏洞赚钱。明朝虽多次禁止私钱的生产和流通,但收效甚微。官币产量太少,民间交易所需要的铜钱缺口很大,民间资金到处泛滥,质量越来越差。陈欣则相反,在市场满是低钱的情况下要做好工作,唯一要担心的是没有大量的销售。

    “你一年能卖多少铜?”

    黄安寿知道,陈新问他要不要私财。”一年只值几百两银子。他能挣多少钱?如果数额很大,就需要更稳定,比如银行和钱桌。”

    陈欣点点头,直奔主题:“我理解这个。我想请黄先生帮忙。我每月给你两倍的钱。我只想去邓州,再给你30两银子安顿下来。我想知道黄先生是否愿意

    黄安寿略显感动。他对银行商店的所有手续都很熟练。他一个月的工资是五两。陈欣不问就给了两次。他不是天津人。陈欣是赵家介绍的,应该是安全的。因此,他很感动。”恶棍什么都做不了。只是店主无法解释。”

    其实,韩勇的家人并不打算经营这家店。他死后,他的家人得到一大笔钱并买了土地。倾倒车间经常发生纠纷,但没有韩勇负责。他的家人对此非常厌烦。他们已经向老王表达了这个想法。陈新没有告诉黄安寿,只是说:“有我自己的官员要谈。黄先生工作很轻松。从今天起,黄先生可以开始准备工具,所有能使用工具的员工都将被招募。”

    在威海卫,春天的寒冷正在逐渐消失。松顶山的新绿正在远处浮现。在敦浦前的荒地上,许多人弯腰在田间忙碌。经过新一年前后五保小组的艰苦努力,这块荒地基本上翻了一遍,不再是一片死气沉沉的一块了。几十名新招募的难民正在田地里施肥,整个地方都很臭。然而,这些难民大多也是难民,没有人不喜欢习惯于耕种的贫农。

    刘敏正在开骡车。有几个大桶装满了粪便和水。这些水桶是孩子们收集的鸟粪和牛粪。用水稀释它们。刘敏用一把长木勺往地上撒。这几天,敦朴的所有人都被派去春耕了。甚至连士兵都被吸引去挖运河。目前,已经制作了一半以上。王元正长期承诺的唯一农具就是犁。

    刘敏的助手徐远华正在开车。他们是一个组合。今天,他们与妇女和儿童一起工作。徐远华再三劝刘敏不要自己动手,但他拒绝了。

    撒完一段田后,徐远华拦住骡子让刘敏休息。他说:“先生,我们今天可以完成施肥。犁一到,我们就可以重新开始耕作了。”

    刘敏放下木勺,望着周围忙碌的农民和远处正在施工的营房和仓库。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新的土堆正在茁壮成长。雅典卫城的一些商人计划在这里开商店。刘敏新规划的街道也设计了商店。一个以军营为基础的小镇逐渐形成。原来,敦朴主要由士兵组成。刘敏招募了30个难民家庭来改变人口结构。这些人的主要工作是种地,招收工匠。

    徐远华和刘敏已经交换了位置,即将继续施肥。徐远华看到几辆牛车和骡子从远处驶来,他们要去接犁。他高兴地对刘敏说:“刘先生,他们回来了。”

    刘敏转头一看,脸上露出笑容。他冲过去迎接他。每辆牛车上都放了一把大犁,王元正也跟着他。刘敏和王元正没什么好说的。互致问候后,他们一起去了田野。周围的士兵帮忙把犁移开,准备挂在牛身上。

    王元看着到处盖的房子,对刘敏说:“听说司令员给了陈千虎给日军的兵力。这样,将来这里就需要更多的食物了。为了避免刘先生的麻烦,我打算在这里开个粮仓,“他要垄断这里。

    只要有人愿意开店,刘敏就很受欢迎。他一再答应下来。以为王元是关屯田的,他多少是个行家,就打听硬犁的使用方法,

    王元正自信地说:“刘先生,你已经派人在春节前做了第一次犁地,过了春天再撒肥料。这些都可以。现在你可以耕种和施肥了。你不缺牛。你可以用三头牛深耕,也可以在两头牛之前深耕,然后在一头牛之后再犁一次。”

    刘敏有一个学生的简介:“三头牛和两头牛有什么区别?”

    “三牛更深,耕耘可深至一尺,比后一种方法节省一人。”

    “耕耘后该怎么办?请给我你的建议?”

    王元说:“沟里是湿土,土壤肥力比较好,种子要种在沟里。如果你种小麦,你可以在三月份开始,但是今年只有一种作物。我和刘大哥说,如果你种一茬熟白萝卜,4月份可以收,4月份可以种大蒜,5月份可以再收一茬,种完后就可以种小兰了。九月份收割后,你可以种今年的冬小麦。每年都会更加成熟。刘大哥问对人了。否则,大多数农民只知道粮食和小麦,却不知道间作的方法。”

    刘敏有一次听说都是蔬菜。没有主食他怎么办?他犹豫了一下,说:“那么今年小麦就没有收成了。这是主食。还有别的办法吗?”

    王元正摇摇头说:“这是最好的办法。这样,我们就不能闲置土地,否则只能收获一季小麦,土地就不会肥沃。”

    刘敏曾和几位老战士一起学习,但他们对他们不是很了解。听了王元正的特长,他不得不感谢他,并计划按照这种方法种植。

    王元正来这里主要是谈粮仓的事。刘敏承诺在新建的民湖区留出一家店,每年租一两个银两,这只是象征性的收费。把事情定下来后,王元正带着几个下属离开了。

    刘敏原以为,如果今年小麦没有收成,就得买粮食了。随着人数的增加,开支将很大。他摇着头,正要施肥,突然一个农夫在犁里说:“先生,大人说的不对。”

    “哦?”刘敏转头一看,他是一个温和的年轻农民。是新招募的难民。他的眼睛炯炯有神,不像普通军人家庭那样呆滞。他不感兴趣:“你为什么说他错了?”

    农夫把绳子放在手里说:“刘先生,老人刚才说是轮作连作法。但这片土地被遗弃了很长时间。仅靠粪肥是很难弥补的。今年不管怎么耕种,收成都不好。因此,今年最重要的是给土地施肥,而不是强迫土地更加成熟。按照大人的话,只有沟里的土壤肥力可以用来收割一些我们不能施肥的庄稼。”

    刘敏对他说的话很感兴趣,问他:“你说怎么种?最好看看。”周围所有的士兵都看着这个人说话。年轻的农家在人群面前有点脸红。他用锄头挖了一条浅沟,把挖出的土堆在沟边,形成山脊状。”好吧,今年最好采用套种间作的方式,这样垄上的土壤肥力也可以在小麦成熟时使用,棉花有几英寸长,这也是一种材料。但最好的办法是加绿豆,收获后,它是最好的绿肥。”然后他把山脊挖成一条沟渠,土堆在原来的沟渠上,形成一条山脊。”到那时,绿肥用完后,把垄犁成沟,沟变成垄。把粪肥重新铺上后,土壤肥力就足够了。这是字段替换方法。这个时候,冬小麦将重新播种,明年的小麦收成将超过今年。”

    演示非常清楚。这里的其他一些农民可能也知道这件事,但他们永远不能在公共场合说得那么清楚。尤其是,他反对同一个人的意见。刘敏眼睛一亮,说:“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哪里人?”

    文显明只是在谈种植,满脸自信。当他听到有人问他的名字时,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他想跪下来。他被刘敏抱着,让他说话。他怯生生地说:“这个恶棍叫温贤明。他的家乡离文登县不远。”

    “你为什么知道那么多方法。他们为什么漂流到威海

    文显明说:“中原地方人少,我只好多从地里收集粮食。我碰巧上了一所私立学校,读了一些单词,读了两本农业书籍……”

    “什么农业书籍?”

    “王振农书、祁民要术等书籍,如《浮生书》也都略读过。这是因为这块土地出产很多。后来,族长觊觎我的土地,加入高利贷者骗取恶人的田地。这个恶人软弱,不敢留在文登,所以被流放到威海。”

    刘敏看着他温柔的样子。我想他说的还不错。他能读书和耕种土地。他是个有才华的人。

    看到刘敏的表情,徐远华急忙去争功:“先生,这个人是我叫回来的。他手上和肩膀上都有茧,说话有条理。他想也许他能帮助刘先生,所以他给他回了电话。”

    刘敏连连点头:“不错,不错,媛华,你这样选人是很正确的,将来也会这么做的。”说完,他还是问温贤明:“文贤明,你很好。你还知道什么?跟我说说春耕吧。”

    “除了土壤肥力,种子也非常重要。种子还需要什么?用肥料浸泡它们。”

    刘敏指着地上的一个粪桶问道:“这是肥料吗?”

    “不,最好用动物骨头当粉,再加其他肥料。蚕粪最好,威海没有。干了以后,把种子泡在里面,晾干。经过六七次,种子会被肥料覆盖,然后它们会生长得更好。近年来,天气干燥,雨水少,最好拌些醋籽,这样抗旱性更强,一段时间不下雨也不会死。”

    文显明说完,瞥了一眼刘敏的脸,看到刘敏正在认真听。他的心松了,嗓子大了。”明年土壤肥力丰收时,也可以轮作。如果是两岁以上,移植也不难。种植可采用替代大田法或区域大田法。恶人认为,第一次耕耘可以浅一些,只有剥了皮,第二次耕耘要深,第二次耕耘要浅。。。”

    刘敏愣住了,看着他。突然,他喊道:“好吧,是你。”

    文显明吓得差点又跪了下来。他惊恐地问道:“先生,不,大人,那恶棍呢?”

    “是你。从那以后,你就不是农民了。你可以帮我管理农场。我每月付15元。收成好的时候,会有奖金。从明天起,你将分配所有春天工作的人。你今天不必工作。你可以回去想想怎么安排。”刘敏有点激动地说,对他来说,最困难的是既懂理论又懂实践,能理解别人。如果他帮助自己管理土地,他可以减轻许多工作负担。

    “奖金?”闻贤明听说每月银两是125元,差点跳了起来。他不知道奖金是多少,但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文贤明激动地离开后,刘敏和身边一群傻农民一起宣布,如果他有什么好主意,可以直接提出来,有用的话就奖励。

    这些农民是难民。他们不能被选为战争中的士兵。他们就在这里吃住。他们没有月薪。文贤明见自己只能种田,就几句话跳出了农场。听了刘敏的话,他们开始思考自己还知道什么秘方。

    当这些人开始工作时,刘敏友和徐远华也回到骡车上施肥。徐远华舀起粪土,气愤地说:“我觉得王同志什么都知道,但他只是出了很多主意。”

    刘敏很惊讶地说:“你为什么这么说?我觉得王同志还是不错的。卖出去的粮食也不少。”

    “没错。他不是在卖粮食给我们吗?土壤肥力一丰富,收成多了,他的粮食就卖少了。”

    刘敏愣了一下,“啊,那么,哼,果然,这条狗。”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