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跳着舞

    徐萱玥踏踏脚上的鞋子,觉得自己的鞋带松紧正合适。

    柯宇涵将眼镜取下,从包里拿出两个鸭舌帽,一黑一白,黑色的自己带上,白色的交给徐萱玥。

    按下播放按键后,歌曲的开端还有五秒的停顿,这五秒是为了让徐萱玥和柯宇涵两人在场上快速找好位置,摆好该有的起手动作。两人起手的姿势是一前一后,柯宇涵站在徐萱玥的后面,当他把手放到徐萱玥的腰上时,夏源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乖乖,这两人也太亲密了吧。”夏源说。

    “人家柯宇涵压根没挨到,悬着的好吧。”荀苒指指柯宇涵的绅士手,推了一下夏源:“哎呀别说了,开始了。”

    收音机里开始传出乐管声,就像是一根塑料的水管被风吹过的短暂声音。跟着音乐里拍手的节奏,压着帽子的两人开始慢慢踮脚移动,向两边散开,脚步并没有迈得很大,更像是滑过去。先是一小段简单的扭动舞蹈,收音机传来了几人听不懂的唱歌声。

    “讲真,还真是有些像模像样呢。”苏鑫看着他们,对荀苒说道。

    “真的厉害哎,我们是不是该鼓掌了?”荀苒兴奋地搓手,双腿上的爆米花都被抖出来几粒,同样像是跳着舞。

    音乐在一段逐渐变小的人声后,突然变调。发出了灵动的电音,像是在轻柔的敲鼓,但是里面传出的回声却变得小很多。柯宇涵和徐萱玥也靠近在了一起,开始同步地在地上快速滑起了鬼舞步,就像是复制粘贴一般默契。

    “哦呼呼呼!”夏源首先在下面开始吼叫。

    苏鑫和荀苒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后也欢笑着拍起了掌,荀苒更是配合地抄出手机,点开闪光灯当做荧光棒摆动,三人撑起了一场小型演唱会的氛围。

    舞动中的柯宇涵觉得欢快,从未觉得身体如此轻盈过,就像是真的在场上,他并没有感到怎样的紧张感,徒添了几分自信。

    “呆瓜,来啦。”徐萱玥甜美的声音传来,她扭过身子,向自己伸出手。

    柯宇涵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徐萱玥柔软的手心,两人迅速靠拢在了一起,徐萱玥身上传来的香气,让自己一直也闻不够。接下来,他要牵着手带着徐萱玥开始跳着舞移动。

    苏鑫笑着看向徐萱玥,她从玥玥的脸上泛起的红晕中,看到了羞涩和欢喜。

    “啊呼!帅啊!”夏源拍手如击鼓,荀苒也跟着尖叫。

    徐萱玥说得对,柯宇涵的动作和徐萱玥比较起来,还是比较简单,而徐萱玥担任的女性角色的动作似乎都比较繁琐。

    苏鑫将目光向下移去,她发现柯宇涵的脚步一直离徐萱玥比较远,他的舞步比较局限,但是井然有序。而他空出来的大部分空间,徐萱玥都占用了去。所以说,是他不想要徐萱玥太过拘束,或者绊到她,哪怕自己跳得比较难受。

    喜欢,是从细节里体现的出的独特爱意。

    柯宇涵侧过身去,手发紧,接下来要拉着向后踏步的徐萱玥,他知道,将她拽回后,两人需要拥抱一下,作为半场的结束动作。但是每每看到徐萱玥朝自己怀里扑来,他的心里就澎湃成了汹涌的大海。

    两人的宽松舞蹈服裤子,像是挂着绸带一般飘动,还有脚步慢慢滚动的一个瓶子。

    慢着!瓶子!

    苏鑫一惊,看到了正在慢慢滚动到两人脚下的塑料瓶,那是徐萱玥起身时碰倒的那个,而徐萱玥此时向后踏出的脚步,就快要与瓶子的运动路线契合!

    “玥玥!”苏鑫大叫。

    徐萱玥还没反应过来谁在喊她,脚下本应该感受到的坚实的木板地面,却转化成了柔软,且正在逃离自己脚底。她的脚踝开始扭动,是被自己的身子带动的,传来剧烈撕裂感和疼痛的扭曲,她的重心立即开始偏移,向地面仰面倒去。

    柯宇涵在那短短的半秒内做出了最尽可能的反应,他全力拽住徐萱玥的胳膊,想要将她拉回,但是徐萱玥的脚已经腾空,柯宇涵的拉动虽然减缓了徐萱玥撞击地面的冲击力,可是却改变不了她要摔倒的事实。而自己因为她的带动,也开始向前方倒去。

    “啊!”荀苒捂嘴尖叫。

    随着沉重的如同羊皮鼓似的砸地声,倒在徐萱玥脚边的柯宇涵,清楚地听到了徐萱玥脚踝传来关节的清脆扭动声。

    ——————————————————

    晃悠着走在回家的路上,郭茹彤特地多买了几个菜。

    也不知道为什么,徐萱玥小姐今天中午没打算回家吃饭,而刘雨华又忙着去和其他太太们打麻将,就给自己放了半天假。

    她看看太阳,大致就可以分辨出是正午12点多,应该还没过半。自从柯宇辰上小学,再加上陈朔的加入,家里的工作就轻松了许多,无论是哪些方面,自己现在过得都要比以前轻松许多。

    这个点儿,陈朔在厂里上班,而柯宇辰,应该是在学校睡觉才对。所以今天下午就是自己的时光,带着好久未有的轻松感,她有点想要蹦跳着像小姑娘一样回家,无奈路上行人太多,自己拉不下那个面子。

    走到自家门前,她将菜袋子放下,扭扭手腕开始拿钥匙。

    像是有什么声音从屋内传来,郭茹彤听到了柯宇辰的声音。顿生奇怪,她今天也没接到小学放假的通知啊。

    想到这,屋内突然传来一个沙哑烟嗓的声音:“小辰,茹彤什么时候回来啊?”

    在那么一瞬间,内心的恐慌逐渐开始发酵的郭茹彤,尝试着把这个声音向陈朔靠拢,但那就像是长方形的木块塞不进同样面积的三角口中一样,无论她自己怎么劝说,都无法真正接受自己即将面对的事实。

    柯华雄抄起一个杯子,打算找点儿水喝,冰凉的饮料自己向来喝不习惯,于是他打算走进厨房接自来水。

    这时,门缓缓被打开,未开一盏灯的屋内传来外部白色的光亮。

    “茹茹彤。”柯华雄手中的杯子紧攥,像是被黏在地下,移不动半步。

    “妈妈!你怎么提前回来了?”柯宇辰从桌子后方走出来,他隔在妈妈和爸爸之间,生怕两人像哥哥描述的那样打起来。

    “你你”郭茹彤的胸1口1剧烈起伏,像是台蒸汽机,鼻子和嘴巴里喷出热气,愤怒和母性本能涌上心头。她一把拽过柯宇辰搂进怀里,柯宇辰只觉得胳膊被拽得生疼,随即自己的头颅也被妈妈捂住。

    “我只是来来看看”柯华雄看到抱着柯宇辰缩在角落颤抖的郭茹彤,畏惧和对自己恼怒的样子,让他心底泛起强烈的愧疚感。

    “滚啊!”郭茹彤嘶吼着大叫,歇斯底里。

    柯华雄放下杯子,身子也在微微压弯,灰溜溜走出家门。踏出门之前,他回头看了看柯宇辰的脸庞,却还是被郭茹彤的双臂捂得严严实实。

    柯华雄走出去之后,郭茹彤几乎是冲过去把门撞上。

    “搬家搬家!”郭茹彤开始冲进屋里,直接翻箱倒柜收拾东西。

    “妈妈,妈妈”柯宇辰不停地喊着。

    塞满了半个箱子之后,郭茹彤直接倒在了床上,把身子蜷成一团哭泣。

    “妈妈,没事吧?”柯宇辰走过来,安抚着郭茹彤的后背,他想起,自己哭得不能自已时,妈妈就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小辰,小小辰。”郭茹彤的整个眼眶通红:“不,不要和哥哥说,这件,事儿。”

    为什么大人们总爱隐瞒和说谎呢?柯宇辰始终不解。

    大人们,一方面教导自己要诚实,又一边不让自己说出真相,去说谎。一方面让自己学会勇敢和坚强,但自己碰到害怕的事情时,却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逃避。一想到大人是这样的矛盾的结合体,柯宇辰就不免犯愁:自己到底要不要长大?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