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军粮何处来?

    以歌攻歌,以毒攻毒!

    

    听个毛的楚歌,都给老子跳广场舞去!

    

    十二个音响的声音极大,完全覆盖了远处传来的楚歌声音,而且颇有洗脑之能,尤其听到那个魔性的“留下来”,几乎所有的楚兵都不由自主的想要跟着摆动肢体,要是稍微培训培训,他们就真能去跳广场舞了。

    

    霎时间,那种悲怆而令人情绪低落的气氛为之一空。

    

    项羽心神激荡,对着刘沛深深鞠了一躬,标准的九十度角,两只手抱拳在前“刘先生果然法力高深,请原谅项某之前失敬之罪,刘先生,项某给您赔不是了!”

    

    这次,项羽是真的服了,“本王”都变成“项某”了。

    

    直到这时,刘沛终于可以确定自己没危险了,这才从车上下来。

    

    而在看到他的全身装束之后,项羽把头垂得更低了。

    

    布料,没见过。

    

    样式,没见过。

    

    花纹,更没见过。

    

    再加上那昂扬的仙乐和播放仙乐用的法器,这不是仙人又是什么?

    

    而在仙人面前,凡人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项羽纵然有着西楚霸王之尊,可在这位“仙人”面前也丝毫不敢掩饰自己的卑微。

    

    “我们里边谈?”刘沛笑呵呵的提议。

    

    “好好好,刘先生里面请!”

    

    “好,老项请!”刘沛也挺客气,可是刚走了两步,他忽然回头,对那些一脸懵逼和惊诧的楚军士兵说“那个啥,我这坐骑就放这儿了,你们都离远点,它脾气不好,咬着你们犯不上!”

    

    “是是是,我们谨遵仙长吩咐!”

    

    得,又长了一辈儿,成仙长了。

    

    其实,刘沛就算不说,那些大头兵也不敢去碰帕萨特,仙家神兽肯定也是法力无边,刚才没听见它叫唤啊?滴滴滴的,多吓人啊!

    

    他们继续在外面一边听着《最炫民族风》一边看着帕萨特愣神。

    

    大帐里,项羽和刘沛已经分宾主落座。

    

    虞姬亲自奉茶。

    

    这是项羽这边的最高礼节,除了刘沛这样的“仙人”之外,一般人可没这么大的面子。

    

    项羽拱手“不知刘先生在哪里得道,又在何处修行啊?”

    

    刘沛摆手“这事和你没关系!”

    

    “额……”项羽闹了个大红脸,苦笑“刘先生,你们仙人都这么说话吗?”

    

    “差不多吧!”

    

    刘沛说道“老项啊,我还是那句话,我想和你做个买卖,你同意呢,咱俩继续聊,不同意的话我就走,你继续打你的仗。”

    

    “不知刘先生要做什么买卖啊?”

    

    “你现在军粮应该不太多了吧?我可以帮你搞到一批粮食,不多,但是足够你吃上十几天的,而你要做的呢,就是去和人打一架,单挑,哦,你放心,那人不会什么仙法,和你一样,也是武将,挺厉害的,我这人就是好奇,想看看你俩到底谁厉害!”

    

    “就这么点事?”

    

    “行吗?”

    

    “没问题!”项羽大笑“刘先生仙法精妙,项某佩服,可若说道战阵之上,项某这辈子还没服过谁,不论是谁,在项某眼里都是碌碌之辈,取其性命,易如反掌,只是不知刘先生让我打的人是谁?是汉王的人?”

    

    刘沛想了想“算是吧!”

    

    刘沛打算给项羽找的对手是吕布,是东汉末年的武将,官封温侯,算起来,他是刘邦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臣子,应该……也算是刘邦的人吧!

    

    而听刘沛这么一说,项羽更是不屑了“汉王手下无能人,手下之将要么是酒囊,要么是饭袋,要不就是只会在背后搞些阴谋诡计,无人可称得上英雄二字。”

    

    “那,打吗?”

    

    “小事一桩,既然刘先生开口,项某莫敢不从!”

    

    “痛快!”刘沛说着,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张纸,在项羽面前铺开,又拿出一盒印泥“既然如此,老项你在上面按个手印吧!”

    

    “此物又是仙家之宝吗?”

    

    项羽看着纸和印泥,眼睛又直了。

    

    众所周知,纸是西汉年间出现的东西,但是产量不高,流传不广,而等到了东汉,经由宦官蔡伦改造之后,纸才渐渐走入寻常百姓家,成了生活中常见和不可缺少的必备之物。

    

    而现在,西汉还没建立呢,项羽根本就不认识纸是什么东西。

    

    至于印泥……那就更别提了!

    

    “我给你念念啊!”刘沛拿起纸,念上面的字。

    

    内容都是他自己写的,字写的不好看,但是念起来没什么问题。

    

    “本人项羽,自愿与吕布比武,单打独斗,时间地点皆由刘沛指定,现立字据在此,如有反悔,必遭天诛。立字据人,项羽!吕布!”

    

    刘沛念完,指着项羽名字的位置“来来来,没意见的话就在这儿按个手印。”

    

    项羽挺直爽,想都没想就在上面按手印了。

    

    按完之后他才自言自语的嘟囔“那员将叫吕布吗?很陌生的名字啊,刘老三那边有个叫吕布的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刘沛收起字据,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头一脚踢得不错,这就算把项羽搞定了。

    

    至于项羽会不会反悔……这事儿倒是不用担心,在这种问题上,古人还是比较有诚信的,讲究一诺千金。

    

    而且他现在把我当神仙,字据上又有遭天诛这样的字眼儿,估计他也不敢变卦。

    

    ok,接下来再把吕布搞定就行了!

    

    这时就听项羽问“刘先生,不知您刚才说的军粮何在啊?”

    

    “哦,这个容易,老项啊,你现在还有多少人?”

    

    项羽犹豫了一下,这是军事机密,不能随便对人说。

    

    但是很快,他就决定实话实说了。

    

    神仙无所不知,既然如此,还说个毛的假话?直接说真话就得了。

    

    “还有两万余人!”

    

    “哦,等我算算啊!”刘沛装模作样的掐手指算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现在就给你拿军粮去,就在这儿,你马上找人来搬!”

    

    “在这儿?”

    

    “就在这儿。”刘沛点头,非常的笃定。

    

    “粮从何来?”项羽问道。

    

    刘沛微微一笑“老项,你没听说过隔空取物吗?”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