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顺帝胆怂

    苏琉玉不想试。

    觉得没人愿意这样干。

    也觉得有点扯。

    但要说这蒙家,还真不得了。

    大商学的是阴阳学派,这阴阳学派保存最正宗的就是蒙家。

    无他。

    蒙家世代传承,又一直在守墓,这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便一点没落下。

    比如长生殿,虽然修道,也是阴阳道家之学繁衍而来,口口相传,失了本宗。

    不然玄右真人学道,也不可能是半吊子。

    “一线江景房,别忘了,老夫出去转转,听话本子去。”

    苏琉玉摆摆手“朕在考虑考虑。”

    “反正老夫说了,解不解对你没影响。”

    他丢下一句,直接溜了。

    还别说,这在墓里头这么些年,大魏变化还挺大。

    那国粹堂的话本子对他胃口。

    他准备先去那什么长白书斋唠唠嗑,给人算算命赚点银子。

    长白书斋最近人满为患。

    大家都嚷嚷着要买宅。

    不仅京城人想买宅,这外地过来的商贾也想买。

    这赚钱倒是其次,关键苏琉玉下了令。

    但凡在大魏买宅子,五年后上户口!

    这诱惑就大了。

    这些年,大齐大金来大魏做工的不少。

    但是福利待遇完完全全没有大魏本地百姓多。

    在大魏当兵可封爵,女子可入仕为官,对于老百姓来说,这就是天大的诱惑。

    老百姓可没爹可拼,都是靠自己一双手闯出来的。

    这能上户口意味好处不要太明显,长白书斋这几天都在考虑买宅的事情。

    “就是太贵,江州府宅的房价每天都在涨,吓死人了。”

    “可不是么,这还没迁都呢,这江州原先就是破落州府,年年闹饥荒,哪知道皇上要去那里定都。”

    “老子媳妇就是江州人,嫌地方穷,把宅子卖了,现在想想,气死老子了。”

    众人一脸悔恨。

    早知道,早些买房就好了。

    “房价算什么,你们不知道吧,这江州都开始摇号了,这有银子都不行。”

    “什么叫摇号?”他们不懂。

    挺着大肚子的富商道“自从皇上要在江州定都,多少人想在江州买房?这人太多,只能摇号,摇到你才能交钱选房。”

    “我也听说了,还要缴满五年税,江州的府宅,现在难抢。”

    愁。

    老百姓愁死了。

    蒙老头龇着老黄牙,在树下抠脚。

    老头我也是有宅子的人了。

    他一脸自豪,看着别人发愁的样子就乐呵。

    不仅百姓愁,这没有官身的沈府也愁。

    因为要迁都,苏琉玉下令在江州送各位在朝四品大员一套府宅,不必为去江州没有宅院发愁。

    但沈府没有官身,也没有银子,根本买不到房。

    没办法,沈埕安递了牌子,准备找孙儿帮忙,从皇上手里头搞一套宅子出来。

    “祖父听闻皇上近来勤政,你怎么也不劝劝?”

    沈埕安叹了一口气。

    “原以为皇上成婚可以稍微放松放松,却不想近日倒是越来越忙,皇上如今在忙什么,你可知道?”

    沈怀舟递上一杯新茶,笑的温润。

    “如今祖父不是朝中人,这政务便免了罢。”

    沈怀舟此人注重规矩,即便是家里人也不会坏了礼法。

    沈埕安也就一说,如今他是白身,自然管不了朝中事。

    “只是你也要劝劝皇上,让皇上以龙体为重,祖父听闻皇上自回朝就少有来后宫。”

    他又道

    “是不是皇上喜新厌旧,喜欢旁人,冷落你了?”

    他越想越有道理。

    渣渣龙喜新厌旧他是看的透透的。

    这不,从大越回来又带了一个。

    沈怀舟抿了一口茶,透着窗棂看向承明殿的方向。

    “琉玉最近勤理政务,少有过来,另外一位,也是一样的。”

    自苏琉玉回来,接连三日歇在了明德殿便一直处理落下的折子,就连承明殿就少回。

    更别说云崖儿的院子,也没在就寝过。

    这句话让沈埕安属实有点发愁。

    “皇上若是心思放在你身上便会日日过来,说到底,你小子就是不受宠。”

    “”

    沈怀舟俊逸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他咳了咳,又恢复他儒雅的样子。

    “祖父此次进宫,是为了何事?”

    说到这里,沈埕安这才一脸愁眉苦脸。

    “我们沈家和方大掌柜盘了岭南一处地正在造府宅,这处地邻近府宅,可赚一笔,但这银子全部投在上面,这在江州买宅的银子也一分不剩。”

    他愁道

    “你也给祖父整一套宅子,祖父还要抱曾孙,这京城和江州隔得也太远了。”

    曾孙

    沈怀舟耳根有点,觉得如今都是没谱的事。

    只是

    提到银子,他有点踌躇。

    “如今,不是孙儿管银子。”

    什么!

    沈埕安老眼一瞪。

    “你是皇夫,承袭祖制掌管后宫,这银子怎会不归你管?”

    他说完,又顿了顿,试探道

    “难道,是另外一位”

    沈怀舟轻轻点点头。

    “岂有此理!”

    沈埕安一下子站了起来。

    “真是岂有此理!难道你要用银子,还要那位点头不成?”

    渣渣龙!

    喜新厌旧!

    沈埕安气的要死。

    自家人被欺负哪里能忍。

    其实他不知道,大忽悠的零花钱也要云崖儿点头。

    不仅要他点头,一个月才一百两,就她最可怜。

    所以当苏琉玉看到沈埕安过来一脸控诉,她立马尴尬了。

    “不过是一处宅子,朕准了就是。”

    她避重就轻道。

    沈埕安哪里说的是这个。

    “皇上,皇夫统领后宫,操持内务,若要用银子,难不成还要向旁人低头?这如何能镇得住后宫众人?”

    苏琉玉还真没想过。

    这些事,压根不用她操心。

    她自己都忙死了。

    但是沈埕安这样说,也觉得有理。

    “朕来处理,不过江州的府宅朕定会给祖父办妥,要离朕近的,朕空了还能回府上和祖父喝喝茶。”

    这一声祖父,让沈埕安那气一下子就泄了。

    还别说,被皇上叫一声祖父,怎么那么痛快呢。

    他老脸绷不住了,语气都慈爱了不少。

    “皇上也要常去后宫,这政务哪里是一时半会能处理完的。”

    “朕听祖父的。”

    她心里叹了口气。

    不成婚就好了。

    朕想打光棍一辈子。

    “你是皇夫,承袭祖制掌管后宫,这银子怎会不归你管?”他说完,又顿了顿,试探道

    “难道,是另外一位”

    沈怀舟轻轻点点头。

    “岂有此理!”

    沈埕安一下子站了起来。

    “真是岂有此理!难道你要用银子,还要那位点头不成?”

    渣渣龙!

    喜新厌旧!

    沈埕安气的要死。

    自家人被欺负哪里能忍。

    其实他不知道,大忽悠的零花钱也要云崖儿点头。

    不仅要他点头,一个月才一百两,就她最可怜。

    所以当苏琉玉看到沈埕安过来一脸控诉,她立马尴尬了。

    “不过是一处宅子,朕准了就是。”

    她避重就轻道。

    沈埕安哪里说的是这个。

    “皇上,皇夫统领后宫,操持内务,若要用银子,难不成还要向旁人低头?这如何能镇得住后宫众人?”

    苏琉玉还真没想过。

    这些事,压根不用她操心。

    她自己都忙死了。

    但是沈埕安这样说,也觉得有理。

    “朕来处理,不过江州的府宅朕定会给祖父办妥,要离朕近的,朕空了还能回府上和祖父喝喝茶。”

    这一声祖父,让沈埕安那气一下子就泄了。

    还别说,被皇上叫一声祖父,怎么那么痛快呢。

    他老脸绷不住了,语气都慈爱了不少。

    “皇上也要常去后宫,这政务哪里是一时半会能处理完的。”

    “朕听祖父的。”

    她心里叹了口气。

    不成婚就好了。

    朕想打光棍一辈子。

    。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