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浪人‘年’记【求票】

    “水神大人,那鲲鹏当真未死?”

    “推测,只是推测,”李长寿笑道,“比起妖师鲲鹏如此轻易被咱们斩杀,我更愿意相信鲲鹏还活着的假设。

    所以,多提防一点总归是没错的。”

    “可这……”

    白泽有点欲言又止,脸上满是苦笑,看了眼混沌海深处,最后低头一叹。

    以后还是少来混沌海吧。

    在洪荒当个瑞兽,挺好的。

    当下,白泽化作橘猫大小,踩着优雅的步伐跳回了金鹏脑袋上,但与来时那昂首挺胸的‘领航员’不同,此时的他,如霜打的茄子一般,陷入了重重担忧中。

    李长寿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云霄仙子传声问“可是在故意吓白先生?”

    “这竟瞒不过你。”

    李长寿与云霄对视一眼,目中满是赞叹,传声道

    “越是如白先生这般,资历老、本领高的有谋之士,骨子里就越是傲气,心气儿越是高,且白先生有天道神通趋吉避凶,很容易对这神通产生依赖,在一些事上形成误判。

    给白先生树立一个危机,这危机还是他趋吉避凶神通不可感知的,自会让白先生更稳健一些。

    白先生现如今替天庭执掌一方暗处的势力,若是出现较大差错,很容易让天庭声誉满盘皆输。

    而且,鲲鹏假死脱身的可能性虽然有,也确实是疑点……但终究不过是猜测。

    若真是如此,鲲鹏也不过是想摆脱圣人追杀罢了。”

    云霄面露思索,轻声问“你这般会安排旁人,是否与我相处时,也都是在筹谋?”

    “与你何须筹谋?”

    李长寿笑道“其实也是需筹谋的,筹谋今后之事,如何平稳度过这次大劫。”

    她顿时笑眯了眼,凝霜肌肤泛起朵朵红霞,冰清容颜端的是巧颜如画。

    李长寿右手伸了过来。

    云霄略微怔了下,“怎了?”

    “补一下,”李长寿正色道,“谈情也需按部就班,按人族的规矩,第一步理应是牵手。”

    瞧李长寿说的一本正经,云霄也并未多疑,抬起左手就要搭上来。

    但莫名的,她下意识缩了下纤手,浅蹙眉、轻抿嘴,眼中还带着少许笑意。

    总觉得是被算计了。

    李长寿大义凛然的道一句“道友该不会觉得,贫道是在占道友便宜?”

    “自不是……”

    云霄忙辩解一声,屏住呼吸、纤指点在李长寿掌心。

    李长寿淡定一笑,反手点了下她手心,电光火石间将她要躲走的柔荑捉住,轻轻捏了捏,羞的她耳根泛红。

    总归是中了算计。

    侧旁,金鹏鸟暗戳戳的对满脸忧色的白泽传声“老师当真厉害。”

    “别乱学,”白泽情绪低落地传声回道,“可别胡乱找天庭仙子,一脸正气地让人伸手过来。水神大人跟云霄仙子是情投意合,火候刚好。”

    金鹏鸟忙道“白先生莫要误会,我对女色不感兴趣。”

    白泽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有些不太简单,默默地在自己四蹄之下增加了一层仙力。

    随之,白泽扭头看了眼混沌海深处……

    大凶险。

    鲲鹏那老小子如果真的是假死脱身,别是酝酿什么大阴谋。

    自己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在天道笼罩之地,给道门卖卖命、给天庭做做事,紧紧抱稳水神的大腿,这些老家伙爱怎么嘲讽怎么嘲讽。

    什么比命更重?

    白泽叹了口气,又发了会儿愣,直到听着背后响起的乐声,才发现水神大人又有新套路。

    李长寿道“趁着回去还有几日空当,要不要一同抚琴?”

    “我一直修行,却是不精通这些的。”

    “我教你啊。”

    李长寿拿出一把古琴,半边放在自己双膝上,半边留在侧旁。

    云霄会意,身子朝着李长寿挪了挪,并拢纤足、身子倾斜,刚好将古琴抵住,却不知不觉离李长寿更近了些。

    李长寿指尖摁压琴弦,让云霄在侧旁拨弄。

    虽弹出的,是一些断断续续的琴声,但在李长寿的把控下,依然算是悦耳动听,让云霄不多时便来了兴致,兴致勃勃弹了起来。

    待她抬头与李长寿相视而笑,不知觉已是肩角相错、肌肤相亲,仙力都已轻轻挤压。

    李长寿瞧了眼自己【路上】宝囊中,准备的那些后续道具……

    回顾混沌海一行,李长寿大抵推算出了,通天师叔的打算。

    有意算计鲲鹏,让他跟云霄经历一场‘苦战’,并借此留下对彼此的珍贵记忆。

    要增进感情,何必非要去混沌海,又何必安排什么打打杀杀的共同回忆。

    平平淡淡才是真,日久生情才是真。

    在遭遇危机时产生的‘激情’,很容易被天长地久的平淡消磨,到时等待这段感情的,只能是不断滑坡。

    在漫漫无边的修道生涯中,回忆起来两人相处的情形,是刀光剑影更显亲近,还是一同抚琴、漫步、聊天、打闹更显温情?

    搞对象这种事,道境高、修为高也就图一乐。

    碧游宫内,那白玉台阶上,通天教主直呼内行。

    太清观,那狭小的庙宇中,太清圣人嘴角扯出淡淡的微笑,手指轻弹。

    正与云霄一同抚琴的李长寿心底顿生感应,看了眼被他收到了宝囊中的鲲鹏玉扳指,仙识探入其中,也是不由一愣。

    那本【浪前辈遗物】,被一团阴阳气息包裹,隔绝了外部探查。

    这自是老师出手……

    这又是,几层深意?

    李长寿一心二用,心底思索为何老师会封住这本书,继续与云霄止乎于礼的互动。

    一缕青丝在他面前轻轻摇摆,带着少许芬芳,让李长寿颇感舒适。

    临近洪荒天地,李长寿又稳了一手。

    他与白泽商议了一阵,取了自己一只纸道人,将鲲鹏的玉扳指放在这纸道人怀中。

    李长寿与白泽花费了半日功夫,将纸道人层层封禁,保证这纸道人不被混沌气息侵蚀,便将它推入了混沌海中。

    如此,既可不被天道格外关注,又可防范鲲鹏可能存在的其他毒计。

    李长寿道“为了防备鲲鹏是在用假死脱身之计,咱们回洪荒后,切记不可多提此行之事,也不要将此事拿出去炫耀,这事本身就颇为蹊跷。

    若鲲鹏真的是如此盘算,咱们不张扬此事,自可让他的算计不攻自破。

    若鲲鹏并未有这般谋划,确实是死在咱们手中了,那也算除去了一个洪荒大患,让他的故事,在岁月长河静静消逝。”

    金鹏、白泽低头领命,云霄仙子目中闪烁几分光彩,凝视着李长寿的侧脸,似是心情颇为舒畅,扭头含笑注视着那隐隐可见其形的天道壁垒。

    “对了,”李长寿在旁轻笑道,“云霄你也记得,去将此事禀告三师叔一声。”

    云霄顿时若有所思。

    碧游宫中,某圣人老爷身形唰的一声消失不见,多宝道人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那三把绝世仙剑已凭空消失。

    “为师去混沌海中搜寻镇教之宝,云霄来了你记得接待下。”

    多宝立刻摆出了个苦瓜脸,坐在蒲团上幽幽一叹。

    ……

    带着鲲鹏玉扳指停留在混沌海中的纸道人,其实另有所用。

    一缕仙识自纸道人而出,探入鲲鹏的玉扳指中,凝成李长寿的虚影,盘坐在了那‘铁环笔记本’前,仔细感悟着那两团阴阳气息。

    李长寿很快就搞明白,太清老师出手,并非是阻止自己看里面的内容。

    相反,太清老师是用无上妙法,将浪前辈的遗物与天地隔绝开,让李长寿可以随心将它带回洪荒天地,不必担心被天道监察。

    那浪前辈的遗物,李长寿犹豫再三……

    反复思考、仔细琢磨。

    就算得知太多信息,明白所谓的真相,此时又能改变什么?

    岁月不可逆转,上古已是过往,浪前辈已经输了,自己此时想打开这本笔记,归根结底,只是源于好奇心。

    源于,对浪前辈的好奇。

    自己是否能承担,一时好奇要付出的代价?

    李长寿仔细想了想,心底念头无比繁复,最后还是伸出了手掌。

    看看。

    主要是为了引以为戒!

    仙识化作一缕缕流光,浸入了那阴阳气团,这笔记中的讯息,很快就浮现在李长寿心底。

    为了仪式感,李长寿特意将整本笔记‘拓印’完,在自己心底凝成一本书册,端在元神小人儿手中,缓缓打开。

    来了!来了!

    上古的隐秘,远古的轶事,道祖的谎言,天地的真相!

    一切尽……在……

    【年计其一,洪荒世界真美妙。

    从开天辟地后一觉睡醒已是到了这,这具身体修为竟这么高了,不错不错,培养的第二意识也算完整了。

    以后还是要养成百年做一次年记的习惯,提醒自己别忘了一些大事。】

    【其二,女娲这小丫头进入叛逆期,这叫啥?目睹自己老祖宗如何捏土造人?】

    【其三,鸿钧果然厉害,钓鱼不用点计还真赢不过他。】

    【其四,天道越发完善了,能感觉到天地间的规则秩序变得清晰了许多,挺好,盘古老哥的遗愿能早点实现。】

    【其五,百年无事,打牌。】

    【其六,千年无事,打牌。】

    …

    【二十七,鸿钧想统合万灵做个圣族,约束下越发膨胀的巫族,也确实该约束了,洪荒从远古好不容易培养的物种多样性,都快被巫族吃光了!

    妖族就妖族,还圣族,贴金。】

    【二十八,羲和果然好美,便宜帝俊那家伙了。

    要不是怕影响到后羿射日这种小故事,羲和还能被你们得手?贫道这收摄不住的该死魅力,啧,要不要找个伴?

    算了,等等人族,贫道以后的子嗣还是人族较好。】

    【二十九,最近三千年无事,打牌。】

    …

    【四十二,鸿钧这家伙讲的道也不怎么样嘛,还以为有多深的理解。

    就这水瓶?

    以前在天桥底下一块钱听三段儿还能倒找七毛!

    鸿钧这思想就不行,充满了老旧沉疴,比起远古一点都没进步。】

    …

    【一零九,人族诞生了,女娲这丫头终于成圣了,有点贫道当年风采了。

    成天道圣人注定无法超脱,贫道一路积累下去,也不差。

    三清要成圣了,太清有点东西,竟然能在天道之后推演出大道本初的演变,通天这暴脾气该改改了,不然后面肯定要吃亏。】

    …

    【一六二,羲和果然好美,这愉快的三天三夜,便宜帝俊那家伙了。】

    【一六三,妖族跟巫族开始起冲突了,巫族那几个祖巫是真的轴,非要胡乱承认昨天闯月宫的是他们,还一次几个。

    明明就贫道一个!

    帝俊不急谁急?

    以后还是跟羲和断了关系吧,她也挺为难的,贫道这短暂持续了几百年的感情……

    唉,早知道管什么后事,先下手为强得了。

    郁闷,找人打牌。】

    …

    【三七二,这些该死的妖族果然开始炼制对付巫族的法宝,人族要遭灾了。

    这次也没办法出手,人族必须挺过这一次,才能成为真正的天地主角。

    暗中护下一批,送去三千世界中安家吧。

    这么多年了,贫道这道心还是不能如铁石心肠。】

    【三七三,收了个乖徒弟,应该是今后的姮娥仙子了。

    后羿那家伙好像早就是大巫了,好像还成亲了,这故事是不是发生不了了?

    唉,心态老了心态老了,便是发现了未来的姮娥,也动不了什么心念,只能收徒了。

    以后谁要敢打贫道宝贝徒弟的主意,打断腿,必须打断腿。】

    …

    【三八二,最近无事,打牌。】

    【三八三,为什么?】

    【三八四,这不对劲。】

    【三八五,错了,都错了,不该是这样,我做错了。】

    【三八六,不,错的是鸿钧!这糟老头子一肚子坏水儿!我必须做些什么了。】

    【三八七……】

    内容戛然而止,这本笔记最后的一页被撕扯掉了半边,显露出那薄薄纸页内的复杂构造。

    错了?

    什么错了?

    李长寿的元神小人儿拍碎了手中的笔记本,一阵思索。

    笔记的内容多是打牌,也有很多上古轶事,比较有名的名场面都有记录,当然还有这位浪前辈的风流韵事。

    挖妖帝墙角这种事,恐怕也就只有这位浪前辈敢去做了。

    最让寿无语的是,还挖到了……

    这册笔记是铁环构造,其后不知还有多少内容,而对自己有警示意义的内容就在后面。

    行吧,本以为打开这个笔记,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最起码能知道浪前辈姓谁名谁,是上古哪位人物。

    但李长寿看完之后,只能哑然失笑……

    谁没事会在‘日记’里面写什么‘我某某某’?

    那样的日记,不太正经。

    李长寿沉吟几声,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讯息,期待感落空不少。

    罢了,多探究也无用。

    李长寿收摄心神,开始与云霄进入共同抚琴后的第二个画面。

    一同作画。

    手把手教学,一对一指点,作势把自己这点文艺优势发挥到极致!

    白泽半途回返了三千世界,走的时候神情恍惚、眼圈深陷,目中满是思索之光,明显的被迫害妄想早期症状。

    对此,李长寿也有些不忍,但为了培养白泽,也只能狠狠心。

    他与仙子在东海分别,李长寿将她送回了三仙岛。

    两人分别时,水依依、云依依、目光也依依,李长寿做了个道揖,云霄在那千里云雾前微微欠身,又对视一阵,方才一同转身离去。

    啊……

    舒坦了。

    李长寿身形遁入东海之中,潜藏行踪、回返度仙门中。

    金鹏已自行回返天庭太白宫,此次他收获最大,亲手斩杀了凤族叛逆。

    这让金鹏有一种越发浓郁的感激之情,感激到颇想为自己老师做些什么,却又不知该从哪个方向入手。

    说名望,老师如今在天庭被万仙敬仰;

    说实力,这次老师当着他与白泽先生、云霄仙子的面,硬撼妖师鲲鹏,用均衡大道平衡他与鲲鹏之间的极速,已是让他无法看清。

    宝物更是不用说,人教几件至宝几乎通用,那神出鬼没、算计了鲲鹏的穿心锁,更是无比犀利……

    ‘若要对老师表达感激之情,该给老师什么谢礼?’

    在太白宫中,金鹏不由陷入了沉思。

    且说,李长寿回返小琼峰,灵娥依旧在悟道之境。

    本是想跟灵娥唠叨啰嗦几句的李长寿,也只能忍住倾诉欲,在老位置打坐,并将离地焰光旗、乾坤尺送还。

    仿佛自己从未外出一般。

    就这般又过了半个月,灵娥身周仙光闪耀、灵气如潮,却是自身小境界稳稳提升,睁眼看向自家师兄。

    第一瞬,灵娥满心欢喜,自己修为突破,距离长生境又近了一小步。

    虽然本身离着还远。

    但下一瞬,灵娥眨了下眼。

    “师兄你衣服怎么多了点褶皱?”

    李长寿笑道“许是坐久了。”

    嗅、嗅嗅……

    灵娥幽幽一叹,双目失去高光,扭头看向一旁的花花草草,低声喃喃“你身上有云霄姐姐的味。”

    李长寿悚然一惊。

    他回来之前,明明用三昧真炎烧了几次身周气息!

    灵娥小嘴一扁,眼泪在眼眶里面打转儿,委委屈屈地看着自家师兄。

    “这、这个,”李长寿额头挂了个鲜艳的危字,在树下一阵忙碌,解释了半天才算安抚住自家师妹。

    得,乐极生悲。

    不过这次确实是理亏,李长寿也没强行诡辩。

    于是,片刻后;

    灵娥掐着细柳腰,对李长寿轻哼了声

    “师兄你这般不稳,去就去吧,还试图遮掩真相、蒙骗你师妹,稳字经三……三百遍!”

    “行行,”李长寿随手招来一块石板,“发动师兄令,一人一半。”

    灵娥闪身跳到一旁“师兄令无用!丢!”

    李长寿五指张开,灵娥哎呀一声,被他隔空拽到了身侧,塞了一面石板在她怀中。

    灵娥难得硬气、抵死不从,两人在树下一阵打闹。

    一直到灵娥头顶冒着白烟儿逃之夭夭,李长寿在树下百般无语。

    也就不经意间牵了牵小手……

    抬手在自己鼻尖嗅了嗅,李长寿目中带着暖暖的笑意,坐在树下看着面前的石板,低头开始刻起了稳字经,静静思索诸事。

    鲲鹏是否真的如自己猜测的那般?

    浪前辈到底为何会跟鸿钧道祖翻脸?

    封神大劫会不会有新的变数?

    从现在开始,紧盯商部落发展,就可预知大劫降临的准确时刻,在此之前……

    噹!

    噹!

    山中突然响起了急促的钟声,道道流光从度仙门诸峰飞起,朝度仙殿掠去。

    这是发生了什么急事?

    一缕仙识随之而去,自是毫无阻碍探入了度仙殿的阵法内,静静等着。

    但他还没等来季无忧掌门现身,心底就泛起了一声呼唤……

    “教主哥哥~我要渡金仙劫了!”

    李长寿精神一震。

    敖乙!

    。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