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折剑断交

    就在这时候,萧燕发出了攻击的命令,七大金刚迅速朝着赵千里的身位抢攻而去,将赵千里围在人群的中央。

    七大金刚的武力虽然并不弱,但是对于赵千里来说,却是不值一提。

    赵千里当即运起‘童子功’,形成一道球形屏障,接着暗云‘阴流气劲’,只需一招,便能将七大金刚全部制服。

    张雍杰见此情况,正是夹击赵千里的大好时机,当即强忍疼痛,运起雄厚的‘千岛电劲’,默地腾空,紧接着一掌从天而降,与从头顶攻击赵千里。

    就在这刹那之间,之听见一声‘轰隆隆’的巨响,继而发出阵阵浓烟。

    这股爆炸引起的震荡波,急速向四面八方扩散。鸡飞狗跳,一片狼藉。

    就连张雍杰也被这‘爆炸声’,激荡的头脑发昏。幸好他反应极为灵敏,当即翻身摔倒在三仗开外的沙滩上,才不至于被炸死。

    饶是如此,张雍杰仍然手脚麻痹,被炸的血淋淋的。

    ‘火云霹雳弹’,这是张雍杰的第一反应。

    这一战,竟然运用上了唐门火器,火云霹雳弹。

    再看现场,赵千里被炸的双手断裂,外加一条腿。依照他受伤的情况来看,他是断不能活。

    而七大金刚呢,也几乎死伤遍地。

    王以清,王以安两兄弟反应敏捷,迅速撤离,被震晕之外,手脚还是健全的。

    皆杀的反应是最迅速的,他本就是杀手,所以他对任何事情都保持着高度的灵敏性,只见他半跪在沙滩上,剑杵着地,不停的喘着大气。

    赵千里用嘶哑的声音,喝道“萧上位,李军师,你二人厉害啊,真的是厉害!老夫败了,老夫在奈何桥上,等待你们的到来。”

    赵千里又补充道“就不知道是先见到萧上位,还是先见到李军师了。”

    说完,赵千里断气了,结束了他这一传奇的一身。

    张雍杰内功雄厚,内力运转两个回合,便完全清醒了过来。

    张雍杰迅速扑到李宏达的身旁,急道“宏达师弟,你怎么样了?”

    但那李宏达看起来受伤严重,而且全身开始冰冷,显然已经断气,是绝对活不成了。

    张雍杰悲愤交加,当即大喝道“是谁放的‘火云霹雳弹’?”

    萧燕皱着眉头,这情况看起来有点严重,她心中正在盘算,自己没有下令使用‘火云霹雳弹’,难道是李灵私自下令的?

    回想赵千里气绝之前说的那话,是乎在挑拨自己和李灵的关系。

    萧燕盯了一眼李灵,李灵只是淡淡道“我并没有下达这个命令,而且这队人马并不会听从于我的指令,萧姐姐你可别上了那赵千里的当,来怀疑小妹。”

    萧燕心中盘算,如果不是李灵下达的命令,必然是七大金刚中的某一位死士,为了完成必杀赵千里这个任务,自作主张,使用‘火云霹雳弹’。

    王以清,王以安两兄弟被气流震晕,这时候已经醒过来,正好听见李灵的对话。

    王氏兄弟心中已经有了些想法,虽然他们并没有说出来。

    他们本来就是萧燕旗下的死士,为了青龙会的存亡,为了萧燕的兴衰荣辱,他们本来就可以去死。

    七大金刚对赵千里进行斩首行动,这难道不是怀着必死之心吗?

    只不过大家都是怀着必死之心,萧上位假如要使用火器,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她完全没有必要骗大家啊?完全可以将使用‘火器’的行动告诉大家啊!

    王氏兄弟虽然不会轻易怀疑萧上位,但是李灵那句‘这队人马并不会听从她的命令’也是真的。

    这七大金刚,本就是萧上位手上最为重要的一张牌,李灵是绝对没有那个本事调动。

    如今看来,就有以下三种情况了。

    首先,萧上位未了对赵千里进行必杀,所以打算丢掉七大金刚这手牌,暗中命令某位死士,使用‘火云霹雳 更新快弹’,为了灭掉赵千里,不惜让七大金刚全部去死。

    如果没有把握,这萧上位是绝对不会亲自面对赵千里的,如此看来,这种情况很可信。

    如果这种情况是真的,那萧上位旗下的人,第一次体会到了当狗的感觉,体会到了被抛弃的感觉,未免让人心寒。

    这第二种情况,就是某位死士自作主张,拉上大伙儿一起,与那赵千里同归于尽。

    毕竟依照萧上位的人格魅力,如果她真当提出这个要求,相信这七大金刚都会同意。

    就连王氏兄弟扪心自问,如果萧上位真当提前向自己这般要求,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同意。

    甚至萧上位不做出此要求,自己只要想的到这点,也会去做。

    看来,这第二种情况,也是很有可能的。

    第三种情况,那便是李灵买通了其中某位死士,或者说假传命令,受意某位死士这般做。

    李灵买通某位死士,虽然不可能,但是如果她假装暗示这是萧上位的命令,七大金刚的人都极容易听从这个建议。

    毕竟这种不光彩的事情,萧上位是绝对不可能亲自出面受意的,那对她的形象有损。

    如果是这种情况,那又分为两种情况。

    一是李军师有异心,故意给萧上位身上抹黑,挑起七大金刚对萧上位的怀疑。

    二是李军师和萧上位互相勾结,抛弃了七大金刚。由李军师出面干坏事,萧上位继续保持她光明伟大正义的形象。

    真相到底如何,在场活着的人都不笨,都迅速想清楚了这其中的关键点。

    他们一时之间难以判断,所以只好愣愣的停留在原地,但是不管如何,某位死士悄悄使用‘火云霹雳弹’的做法,已经给青龙会内部人员的心灵,种下了一个种子。

    这个种子,必将在将来的某个时期,爆发出来。

    张雍杰悲痛欲绝,想起方才那种场合,要不是自己反应迅速,必然也会被‘火云霹雳弹’炸死。

    ‘火云霹雳弹’的威力自己见过,方才那种阵仗,无疑是一颗巨大的火器,威力远超平常弹药。

    张雍杰愤然怒道“你们青龙会就是这么对待下属的吗?使用火器还瞒着大家?”

    萧燕不能回答张雍杰的话,因为萧燕还没有弄清楚这里面的真相。

    张雍杰指着李宏达的尸体,对萧燕吼道“这是跟我一起长大,生活了十几年的师兄弟,他现在死了,你知道我有多伤心?”

    萧燕作为青龙会的上位,位高权重,这几年来还没有人敢在萧燕面前如此嘶吼。

    而张雍杰早年钟情于萧燕,如不是李宏达师弟命丧黄泉,他情绪激动,他也万难对萧燕这般怒喝。

    萧燕此刻并不解释,毕竟这事是谁都没有料到的。

    李灵却喝道“大胆,你岂能如此呵斥上位?你的尖刀军军饷都是咱们青龙会的,你现在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干什么?”

    张雍杰一把抓住李灵的衣领,喝道“是不是你偷偷下令使用‘火云霹雳弹’?害死了宏达师弟?”

    看着张雍杰狰狞的面孔,李灵索性将头一偏,说道“我早知道你这人从来都是看不起我,你说是我害死了你的宏达师弟,就算是吧,你想杀就杀吧。”

    张雍杰怒道“从来看不起我的人是你,当年我热脸贴冷屁股,你还好意思说我看不起你?”

    说着张雍杰将李灵摔倒在地,喝道“你给我小心点,将来莫要撞在我的手里。”

    张雍杰此刻不杀李灵,是因为他心中也对萧燕产生了怀疑,这事有可能是萧燕干的,有可能是萧燕害死了李宏达师弟。

    萧燕当然也知道张雍杰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她很心痛,但是她并不解释。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跟你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张雍杰又大声喝道“当年青龙会资助尖刀军五十万两白银,加战马器械,折合一百万两白银。一个月后,我给青龙会做出交代。”

    张雍杰此刻心中已经有所计较,这一百万两银子,自然是从岳父唐俊和大姐杨杉两派手中,各自周转五十万两白银。

    张雍杰又道“从此,我和青龙会恩断义绝。若有违背此誓言,有如此剑。”

    张雍杰从地上捡起一把佩剑,催动内力,使其拦腰断裂。

    张雍杰的激动状态,并未让萧燕做出过多的反应,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张雍杰的表演,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也许是难过吧。

    难过到麻木,也就不那么难过了。

    张雍杰扛起李宏达的尸体,踩着独木舟,返回到了湖城军营。

    真当是祸不单行,万东师叔昨夜恰好来到尖刀军军营,给张雍杰传达了一个天大的噩耗。

    师娘病逝了。

    什么?师娘不到五十岁,她怎么可能病逝呢?

    张雍杰顿觉五脏六腑都被炸裂,师娘说没就没了,这可怎么办?

    万东当然也认识李宏达,李宏达年幼之时,可是自己最喜欢的金宝园弟子,怎么突然就撞上他死了呢?

    万东这时候已经年过五十,人世间的很多事情都看的很淡,绕是如此,他也感到一阵伤心。

    万东安慰张雍杰道“雍杰,生老病死本就是天道,任何人都无法逃脱的,你可别过于忧伤。周少坤正在千岛料理你师娘的丧事。”

    万东又继续道“千岛师门念你此刻正率军同倭寇作战,本打算暂时对你隐瞒师娘病逝的消息。但想到这世间的人伦纲常,所以千岛特派我来通告与你。”

    万东又道“师门希望你能化悲痛于力量,杀敌建功,争取早日能够将倭寇驱逐出我大明域内。”

    张雍杰悲愤道“师父当年本就走的突然,这番师娘离开,弟子竟然没有能够呆在她老人家身边,想来这世上最大的不孝子,就是我了吧。”

    想念师母做的油茶馓子,以及从小到大师娘对自己的疼爱,张雍杰只觉得整个天空都黯淡下来了。

    人活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

    但是无论怎样悲痛,也改变不了事实,张雍杰让人将李宏达的尸体火化,装入一个小盒子里,委托万东师叔他日带回千岛。

    毕竟是千岛的弟子,死了自然要归根落叶。

    此时大战欲来,万东想起张雍杰遭受亲人离世的痛苦,怕他一时之间无法承受,所以他决定暂时陪伴在张雍杰身边,并不着急返回千岛师门。

    张雍杰当即书信两封,命人传递至唐门与血饮。

    张雍杰在信中陈述自己与青龙会的瓜葛,并且言明向唐门血饮两派分别再借五十万两白银,归还于青龙会,从此和青龙会斩断关系。

    唐门唐俊知道张雍杰曾经和所谓的萧上位有着不太寻常的关系,此番张雍杰和萧上位交恶,他自然是高兴还来不及,当即爽快的通过‘银通钱庄’向青龙会划拨了一百万两白银。

    毕竟是自家女婿嘛,要用钱,岂可从别派筹措?那不是打了唐门的脸面?

    自从杨杉去了南海修仙以后,血饮谷此刻是上官小飞代为当家,他和张雍杰当年同困于秦岭鸳鸯洞,可谓是经历过生死的患难之交。

    毕竟血饮谷是张雍杰婆家的人嘛,张雍杰和杨杉有八拜之交,是姐弟关系,弟弟要用钱,岂能求助于娘家人?

    求助于娘家人,那以后张雍杰在唐门还能抬起头做人吗?所以血饮谷也很大方的从账上划拨了一百万两白银给青龙会。

    若不是多出来的这一百万两银子,依照张雍杰和萧燕两人刚烈的脾气,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交集了。

    但是命运就是这样奇怪,唐门和血饮两派的‘好心’,为张雍杰同萧燕的后续故事,埋下了伏笔。

    四日后,张雍杰化悲痛与力量,调查了倭寇偷袭尖刀军之后的战斗损失,确实给了尖刀军不小的创伤,有一百多人战死沙场。

    但尖刀军也斩杀一百五十倭寇,这批人可算是扶桑武林的精英人物,算起了也没有吃什么亏。

    张雍杰命令张直等有司人员,将阵亡将士名单整理成册,由曹公公负责上报朝廷,申请抚恤。这本就是尖刀军的惯例。

    张雍杰想起还有严世雄这个家伙呆在牢里,他此刻并不想见到严世雄这种叛徒,当即下令将严世雄就地正法。

    但是有司人员却传来那严世雄在第三日凌晨,便越狱逃走了。

    什么?那严世雄竟然能突破自己设的穴道,继而逃跑?

    那严世雄武功虽然不及张雍杰,但毕竟也不太弱。张雍杰过了四五天才想起严世雄,严世雄趁着么几天的空档,冲破穴道也不足为怪。

    再加上张雍杰事前并没有宣布严世雄叛国通敌,勾结倭寇的罪名,那大牢里的人员对严世雄看管并不严格,还以为他犯了什么小错。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