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决战前夜

    张雍杰生性多疑,自从当年自己被那李玉堂调虎离山之后。五年来,张雍杰一直坚守龙台大本营,除了一些作战任务,基本没有脱离本队。

    由于张雍杰武力超群,倭寇方面无一人能与之匹敌,所以这五年来,倭寇也曾经想过若干阴谋诡计,企图将张雍杰调离本队,然后以身怀武功组成的突击队,企图给尖刀军重创。

    但是张雍杰坚决不离开大本营,若不是服部千元之流,经常躲在扶桑三岛,行无定所,依照张雍杰的脾气,肯定是要主动出击的。

    所以这次严世雄以萧燕同赵千里决战为由,企图将张雍杰带离本队。张雍杰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本着绝不离队的原则,将严世雄给控制起来。

    时间就在呼吸之间流走,张雍杰的思想却一直在想假如倭寇今夜当真前来偷袭,是否可以根据此事实,来证明严世雄有问题。

    其实换着其他人,这根本不是问题。管它严世雄是真有问题,还是假有问题。只要倭寇今夜前来偷袭,直接将严世雄给处决就是了。

    毕竟天下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但是张雍杰深怕冤枉一个好人,所以每件事都力争将事实调查清楚,有任何疑点都不肯轻易出手。

    这个个性,也给张雍杰带来了很多麻烦,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张雍杰虽然顶着邪侠的名声,但是他内心一点儿都不邪,他想做一个好人。

    倭寇果然于几个时辰后,大举前来偷袭,由服部千元亲自带队,玄空和尚,杨兴等人参与,一共三百多名武林高手,朝着湖城大本营进攻。

    湖城城防已经向四面八方示警,大战毫无预料的爆发。张雍杰愤怒的站起身来,看了看严世雄,想看他作何反应。

    严世雄此刻并未什么反应,表情一如既往。既未做什么惊恐的表情,又未做什么惊喜的表情,让张雍杰难以判断。

    张雍杰思考一番,将严世雄的外衣拨了下来,穿到自己身上,然后一掌将严世雄打晕,并且动用内力,给他全身加重了几处大穴,让严世雄彻底动弹不得。

    张雍杰将自己的外衣,套在严世雄的身上,方才扛起严世雄的身体,往湖城方向奔去。

    张雍杰行动故意惹眼,他想将此等情形故意透露给倭寇看,想看看倭寇见到此等场景是什么反应。

    张雍杰快步混入倭寇附近,抵着舌头喊道“不好了,张将军受伤了。”

    倭寇之所以屡次偷袭尖刀军,其主要作战目的是为了消灭尖刀军的有生力量。毕竟这一支军队,大部分人是由武林人士组成的,普通军士不是其对手。

    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见到张雍杰,都会躲的远远的。但是这次情况就不同了,他们见到一人穿着张雍杰衣服的人,被人抗在背上,生死未知,纷纷向这边靠近,都企图亲手取得张雍杰的性命,好建功立业。

    也不说杀死张雍杰了,就算拿着张雍杰身体的任何一块部位,服部君定然重重有赏。

    这就好比当年刘邦和项羽,乌江一战,有人只抢夺了项羽一条大腿,都拜将封侯。

    张雍杰通过这种方式,本意是想看看倭寇方面是否有人勾结严世雄,毕竟自己此刻穿着严世雄的外套,若严世雄真当勾结倭寇,那必然有人会出言叫停严世雄,前来和严世雄接洽。

    如果真有这个人,那严世雄勾结倭寇的罪名那便坐实了。

    张雍杰催动‘幻影两千’,迅速的在战场上四处奔走,但倭寇方面并无一人向严世雄搭言。

    反而是尖刀军将士,见到张雍杰有危险,纷纷往这边涌入,给了张雍杰不少的麻烦。

    看起来这严世雄并未勾结倭寇,今天的事情只是巧合罢了。

    但张雍杰多疑,想到,此刻虽然没有任何倭寇和严世雄搭言,但也不能轻易洗脱严世雄的嫌疑。

    毕竟这世界上的事情复杂至极,万一严世雄并未亲自和倭寇接触,而是派了几个中间人呢?

    毕竟当年唐驯的事情,东窗事发,就是因为唐驯亲自和别人联系。

    如果这严世雄也勾结倭寇,他必然学乖一点,必然找一个中间人,不会再傻乎乎的直接联系倭寇。

    张雍杰将严世雄的身体扔给一名尖刀军将士,喝道“将此人待到后堂,严加看管。”

    那尖刀军将士这才发现,张雍杰和严世雄的衣服穿反了,当即舒缓一口气,听从张雍杰的命令,将严世雄背离战场。

    但那些倭寇并不清楚这回事,纷纷向严世雄方向涌过去,企图杀掉‘张雍杰’建功立业。

    见此情况,张雍杰又呵斥一群兵士,继续保护严世雄。自己则跑到一处楼角,从高空往下寻找,企图找到倭寇方面的重要人物,然后给予斩杀。

    虽然尖刀军举着若干火把,将城头照的通亮,但毕竟是夜晚,加之倭寇方面清一色的夜行衣,想要辨认谁是谁,那还真的有点为难张雍杰了。

    张雍杰只好迅速跳入战团,左劈右砍,一阵挥舞,先把这群倭寇歼灭一个是一个,至于谁是谁,那倒没有关系,反正他们都是倭寇,多死几个也无所谓。

    张雍杰抖擞精神,一阵混战,已然消灭十余倭寇。就在这一刹那,张雍杰晃眼间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武功身法十分勇猛,但又认不出来那人是谁。

    张雍杰迅速移步过去,与之对掌。那人带着一个黑色头套,只露出两只眼睛。

    普通倭寇都是露着脸的,毕竟反正都是倭寇,还怕人认出来不成?但这人却带着一个头套,看起来他特别害怕泄露自己的身份。

    张雍杰当即判断这人一定是个汉奸,否则他没有必要带着头套。张雍杰这一生,最痛恨汉奸,如此遭遇,岂能放过这人?

    张雍杰当即运起排山倒海的力量,向那人推去。那人迅速翻身,躲过张雍杰这一掌,跟着拔腿就往城外方向奔跑。

    服部千元,玄空和尚和杨兴等人的武功,张雍杰是知道的。他们三人虽然武力很强,但是我尖刀军也有大明白大侠等数千好手,真当怕那倭寇的雕虫小技吗?

    眼下这戴着头套的汉奸,急速向城外逃跑,自己若是去追,又要脱离大本营。

    不过无所谓,既然这倭寇屡次想要自己脱离大本营,那自己索性就脱离大本营好了。

    只要能够将这名汉奸除掉,那也无所谓了。

    而且你看这名汉奸,行动迅速,显然不是泛泛之辈。就凭他这一手轻功身法,能够与自己比肩,那就不是简单人物。

    那人一阵狂奔,当即跃入太湖,欲要从水里遁走。张雍杰冷笑一声,这人知道自己‘幻影两千’的轻功身法,缺乏水里的关键一环,所以他想要从水面逃走。

    不过没有那么容易,张雍杰当即从岸边,一掌下去,将一根树木批倒,迅速将那树木的枝叶去掉,扔到太湖水里,自己则飞身停留在那树木之上。

    张雍杰用树叶急速催动独木舟向前赶去,待天亮之时,已然接近太湖中的一处岛屿。

    这处岛屿名叫三山岛,是太湖内部比较著名的岛屿。那带着头套的汉奸,却不再逃跑,矗立在三山岛上等待着张雍杰的到来。

    他为什么不继续逃跑?难道前方有埋伏?张雍杰想到了这点,但是他现在杀心已起,管他什么埋伏,即便是龙潭虎穴,也要亲手结果此人。

    张雍杰飞入岸边,一掌拍向那人,那人继续躲闪,偶尔抽拳回击,两人交手数十回合,那人跳出站圈,抬手示意停战。

    张雍杰喝道“你有屁快放,今天你是死定了。”

    那名带着头套的汉奸揭开头套,却是赵千里本尊。张雍杰冷笑道“果然是你,如今这天下,也只有你才能和我交手数十招。”

    据严世雄所说,这赵千里此刻在长江入海口的一处小岛上。但赵千里却参与了偷袭湖城尖刀军的行动,这证明严世雄说的是假话。

    虽然也有可能是青龙会情报搞错了,因此这事仍然不能成为严世雄勾结倭寇的铁证。

    但是这事情,件件指向严世雄勾结倭寇,张雍杰此刻真的怀了杀心,无论如何要将那严世雄除掉。

    赵千里淡淡一笑,说道“张老弟,你我数年不见,别来无恙?”

    张雍杰冷笑道“我比你年轻,肯定是你比我先死。”

    赵千里将手一扬,说道“当年你可以和我打成平手,这话是不错,不过今天,你可就不是老夫的对手了。我本不想与你计较,但你撞见我在服部君的队伍当中,因此,今天留你不得。”

    张雍杰怒道“你怕是说反了,你勾结倭寇,叛国通敌。并且攻击大明军队,你已经连犯数条大罪,怕是留你不得。”

    张雍杰又道“此刻我只需逃跑,将你勾结倭寇的事情上报部堂大人,你就要步那血饮杨兴,玄空和尚的后尘,流浪扶桑三岛。从此大明万里江山,将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这确实是一句实话,这也是赵千里今天下定决心要除掉张雍杰的原因。

    张雍杰顿了顿,又笑道“但是我今天却不会离开,我将要亲自将你送上西天。”

    赵千里笑了笑,方才说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就在这时候,岛上又闪现出七人,来到这边。张雍杰横扫这七人,非常好。

    这七人中,有王以清,王以安,还有皆杀。这三人张雍杰是认识的,他们都属于萧燕的人马。

    再细眼一看,竟然还有李宏达,李宏达是张雍杰的师弟,他竟然也出现在这边。

    萧燕,李灵两人也露面,二人一白一黑,来到了附近。萧燕在对阵赵千里的经历之中,是从来不露面的。今天她亲自现身,这证明青龙会的斩首行动已经到来。

    萧燕负手,环顾左右,方才对张雍杰说道“张兄,几年不见,你过的还好?”

    张雍杰笑了笑,道“劳烦萧姑娘挂怀,这几年也真当是难为你了。”

    当年部堂大人严令军营当中不能有女人,所以张雍杰万般无奈之时,也只有对萧燕洒手不管。

    这几年,每次听说萧燕躲躲藏藏,张雍杰的心里都十分难受,觉得自己对不起萧燕。

    张雍杰就没有当年守襄阳的郭大侠那个命,能够带着老婆孩子一起住在襄阳城,甚至还有府邸。不但能抱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还能受万人敬仰。

    人和人毕竟是不同的,张雍杰守龙台这几年,虽然老婆唐妍也曾经来看望张雍杰过几次,但每次停留都不超过三天,这是军营里的规矩。

    唐妍尚且不能逗留在尖刀军,那萧燕,李灵之类的人物那就更不能了。所以,张雍杰无法保护萧燕,这几年萧燕能够挺过来,全靠自身的本事了。

    萧燕道“张兄,那严世雄确实是叛徒,你这个人疑心重,但是心太软。这样不好,你如果不想动谁,你就不要去怀疑他。”

    张雍杰道“你怎么知道严世雄是叛徒呢?”

    萧燕道“三年前我便知道了,这严世雄已经投靠大龙首了,我之所以留着他,是因为叛徒往往也是有用的。”

    叛徒在某种时刻,当然是有用的,只需要向叛徒传递错误的消息,同样能够正确的使用。但是在这之前,必须知道谁是叛徒。

    就拿此次来说,萧燕之埋伏人员在三山岛,企图将赵千里掉出来,完全是利用了严世雄,传达出错误的消息。

    当然,萧燕也不是神,她无法准确的知道赵千里一定会来这个岛上。她能够知道的是,这赵千里必然来到太湖附近。

    而这个三山岛,只不过是萧燕选择的一个中间位置,一旦时机有利,萧燕将亲率众人,杀向赵千里所在的位置。

    赵千里哈哈大笑,说道“萧上位,李军师。你二人躲藏这几年,就连老夫都无法准确的找到你们的踪迹,今天为何敢于现身?”

    萧燕轻轻一笑,道“大龙首说笑了,你老人家三番五次召晚辈前来,晚辈若是不来,岂不是太不给面子?所以这次亲率青龙会众人,前来探望大龙首。”

    萧燕,赵千里两人在此,看来历史七年的青龙会白龙会之争,要在今天分个胜负,画个句号了。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