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军功升迁

    就在尖刀军到达湖城的次日,朝廷方面派遣了一位公公,前来传达朝廷的命令。

    朝廷自然不会传达军令,军令由南京胡部堂总督军务。而朝廷方面派人前来,是为了封赏尖刀军各部。

    因尖刀军肃清福建倭寇有功,朝廷正式委任张雍杰为尖刀军指挥使,李耿为副指挥使。

    大明军队编制,一般指挥使手下也就七千余人,而尖刀军当年在血饮谷成军之日,就达到了七千人的编制。

    朝廷这般任命,表示尖刀军各部将军品级的提升,也七千人的补给。

    大战在前,尖刀军内部也要有所动作,该提拔的提拔,该封赏的封赏。

    张直送来了历年军功纪录,以供张雍杰参考。对于张直拟定的提拔人员名单,张雍杰基本无异议。只是眼光落到陈东的名字上,张雍杰陷入了思考。

    陈东参军五年来,攻击斩杀敌人三十八人,所以这次张直拟定,提拔陈东为把总。

    陈东是不会武功的,这五年来居然也斩杀了三十八人,而且关键的是他还没有成为炮灰,理应进行提拔。

    只不过张雍杰多次从彭墨枫处获得消息,这陈东在军营里也不那么老实,干过不少违背军纪的事情。

    但是陈东也没有那个胆子犯死罪,干过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情,也关过不少小黑屋。

    尖刀军原本是一群武林人士组成的军队,军纪方面,本身就有点问题,比陈东更严重的,大有人在。

    就比如千岛门的师叔们,也经常违反纪律,只不过冲着他们是张雍杰的长辈,张雍杰也没有给他们认真。

    长辈在军营,确实有点不好约束,所以张雍杰在第二年,就找了一个理由,将千岛门的方师叔,沈师叔和万师叔遣送回千岛了。

    还有很多人,虽然经常违反军纪,但是都因为军功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升迁。

    张雍杰想起这陈东人品不端,有赌博恶习,如果让他当官,他可能要干出什么克扣将士口粮等龌龊事情来,那时候可饶他不得。

    陈东是独子,张雍杰这几年也经常派人回千岛,看望陈大娘陈大叔等人,并且还经常送上礼品。

    看在陈大娘的份上,张雍杰可不想看到陈东被军法从事的局面,所以张雍杰不想提拔陈东。

    张雍杰再次提起毛笔,将陈东从此次提拔将士名单上划去。

    张直的表折上,张雍杰全盘通过,唯独陈东给予否决。那陈东虽然咬牙切齿,但也无可奈何。毕竟这张雍杰,向来不跟陈东说话。

    严世雄这几年,也基本没有跟张雍杰说过几次话。张雍杰虽然时刻提防着他,但他也并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这一晚,一向不爱发言的严世雄,却突然找到了张雍杰,并且邀请他到太湖边上转转。

    张雍杰想要了解了解严世雄,便欣然同意。

    严世雄带着张雍杰来到了城外,寻了一处空地,转身说道“这几年,江湖上的事情你知道的不少。”

    特务营有一千五百名将士负责打探消息,江湖上的事情,确实很少满过张雍杰。

    张雍杰点点头,道“确然如此。”

    严世雄又道“但是青龙会的事情,你却知道的很少。”

    张雍杰想了想,青龙会的事情其实也知道的挺多的,但是为何严世雄会说自己知道的很少呢?

    严世雄道“你听到的青龙会的事情,都是表面上的事情。因为上位基本上没有把你当成下属,所以她从来没有给你委派任务。”

    这是一个实话,自从加入青龙会以来,萧燕确实没有给自己安排任何秘密任务。除了最初安排了几件,比如在李灿大婚之日,相助李灵等等,然而张雍杰根本没有听过。

    严世雄正色道“但是这一次,你非去不可。”

    张雍杰道“这一次?什么意思?萧姑娘要有所动作了?”

    严世雄道“自从当年赵千里冲出江湖,青龙会与白龙会交战已经七个年头了。”

    七年时间里,青龙会和白龙会交手若干次,互有胜负。但青龙会萧燕并不会武功,一直没有亲自露面,所以说到底,这青龙会还是处于下风。

    张雍杰道“是啊,时间过的真快。”

    严世雄继续道“这七年里,上位一直处于赵千里的威胁之中,好几次差点都被斩首。”

    萧燕能够在赵千里的直接威胁下,躲过七年之久,也真当难为她了。

    严世雄道“而这一次,上位已经调集本会八大金刚,准备对赵千里进行斩首行动。”

    八大金刚,张雍杰还是第一次听说。但从严世雄的话语中,不难判断,萧燕决心抛开下面的对战,直接找到赵千里本人,进行斩首行动。

    这可谓是青龙会的大动作,赵千里对萧燕实施了若干次斩首行动,都没有成功。而这一次,是萧燕第一次对赵千里进行斩首行动。

    那赵千里的武功可是天下屈指可数的人物,这几年被江湖冠名新三大高人之一。

    江湖高人三鼎甲,玄空残阳湘西女。这句话自当年血饮谷大战之后,便已经失效了。

    新时代的三大江湖高人,自然是指血饮谷主杨杉,白龙会赵千里以及千岛派张雍杰。

    张雍杰深信自己的功夫,就拿天下第二梯队的高手,沈玉刚,唐俊,胡威扬之类的,自己一个打十几个都不成问题。

    萧燕纠集了八大金刚,就算八大金刚武力得到大幅度提升,当真能够对赵千里进行斩首行动吗?

    严世雄道“这八大金刚之中,便有我在内,所以现在,咱们先比试一下内力。”

    说完严世雄伸出手掌,欲要和张雍杰比试内力。张雍杰欣然应允。

    两人内力激荡一番,互知深浅,严世雄的内力能够达到张雍杰的三成。

    相比起来,那沈玉刚师叔等人还不足自己内力的两成,这足以证明严世雄的内力,已然绝非等闲之辈。

    严世雄道“八大金刚的内力,都几乎处于同一水平线上。如此看来,剿灭赵千里,上位是做足了准备。”

    是啊,按照一般内力比拼,三到四个严世雄这样的高手,就已经能够战胜张雍杰了。更何况,以八敌一,胜算更大。

    看来萧燕是不动则已,一动就要惊天动地。

    张雍杰道“你给我说这些事情,是向我请假离开尖刀军吗?”

    严世雄道“不仅仅如此。我还要你跟我一起去。”

    现在尖刀军刚刚开赴湖城,与倭寇的南京会战即将爆发,这种时刻张雍杰作为主帅,怎么可以缺席?在这种时候,哪里又有空闲告假,离开尖刀军呢?

    严世雄道“上位从来没有向你提过要求,此次剿灭赵千里的计划当中,也从来没有将你算计在内。”

    严世雄的话是可信的,如果萧燕有利用自己的武力去剿灭赵千里的话,根本不需要等到今天,也根本不需要纠集八大金刚。

    张雍杰摇头道“我恐怕走不开。”

    严世雄冷笑道“你走的开,虽然你是名闻天下的张少侠,但是你应该知道,尖刀军历次大战,都是李耿负责指挥,军中有你无你都是一样的。”

    这话虽然是实话,但是当面说出来,张雍杰还是感觉有些不好听,不知道怎么回答严世雄。

    严世雄继续道“更何况,此战,上位可能会有危险。”

    任何算无遗策的行动,都可能会有漏洞。此战萧燕可能会有危险,这也是可以预料的。

    严世雄继续道“八人一起行动,上位也会观战。你知道的,人多了,也许就会有意外。青龙会这几年,已经出了若干叛徒。所以这八人中,也许就有叛徒。在这样的情况下,此战上位可谓是以身犯险。”

    张雍杰不能否认,而萧燕有危险,这很能牵动张雍杰的神经,这是他极度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严世雄道“一旦这八人中有叛徒出现,那么这一战之后,就再也没有上位这个人了。所以我认为,此战你必须参与。”

    严世雄的话已经直击张雍杰的软肋,他动容道“此战在哪里?什么时候开始行动?”

    严世雄道“长江入海之处,长兴岛上。赵千里此刻已然到达那里,本会将于明日傍晚,掩杀赵千里。”

    张雍杰问道“那赵千里跑到那座岛上去干嘛?”

    严世雄道“他为什么跑到那座岛上,这个本会不知。但本会知道的是玄空和尚,杨兴,服部千元等人在东海八十海里外的蟠龙岛。”

    张雍杰道“你的意思是赵千里去那里,可能会与倭寇进行秘密接触?”

    张雍杰当年从何元奎处得知这赵千里与倭寇有所接触。本想告发赵千里,通过官府的力量,将赵千里剿灭。

    但当年部堂大人点名何元奎是他的人,所以张雍杰也一直没有去找那何元奎。

    除此之外,张雍杰并没有寻找到赵千里勾结倭寇的铁证,所以出动官府的力量对赵千里进行打击这件事也办不到,后来也就将这事放到一边了。

    虽然没有证据,但张雍杰一直认定这赵千里勾结倭寇,反正他也不是好人,还不如趁此机会,将赵千里灭了。

    由此,不管从公义还是私交,看来这一战,自己必须参与。

    张雍杰道“我跟你一起去,咱们现在就去取马。”

    严世雄却道“不能取马,张将军胯下追风马天下无人不识,为了不打草惊蛇,咱们一定要注意隐蔽,不能让那赵千里察觉到你也到了战场。”

    严世雄的话,让张雍杰深感信服,自己突然杀到赵千里面前,那更能出其不意的一举歼灭赵千里。

    但自己突然离队,并没有跟任何人打一声招呼,这可是违反军法,虽然自己是尖刀军的统帅,但是也不能这么干啊!

    张雍杰道“那我回去给李耿他们打个招呼。”

    严世雄道“张将军请放心,你这一次离开本队,曹公公定然会知晓,相信尖刀军会做出相应的调整。”

    这曹公公作为监军,自从当年唐驯勾结倭寇,叛国通敌之后,曹公公在每一位尖刀军将领身边都安插的有眼线。

    张雍杰道“此地到长江入海口还有一段距离,咱们事不宜迟,立即出发。”

    严世雄刚刚一转身,张雍杰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掌拍向严世雄的后背。

    严世雄猝不及防,当即瘫软在地,再想运用内力,已然发现身体内部处处是制约。

    他的内力本来就远远弱于张雍杰,加之张雍杰突然袭击,那严世雄根本无还手之力。

    张雍杰对阵严世雄,本没有必要背后偷袭。但张雍杰方才试探了一下严世雄的武功,要想临时制住严世雄,但又不让他受伤,就只有偷袭了。

    张雍杰将严世雄拖入树林,方才说道“现在只要你一用内力,你将筋骨寸断,成为废人。”

    严世雄吃惊的道“你怀疑我?”

    张雍杰道“我这人本来就多疑,并且经常被人调虎离山,所以只好得罪了。你既然知道尖刀军特务大营具有一千五百余人,你就应该知道咱们的消息是异常灵通的。”

    张雍杰又道“赵千里是否在那岛上,我并不清楚,但是玄空和尚,杨兴,服部千元三人此刻绝对不可能在东海八十里外的蟠龙岛上。”

    张雍杰冷笑道“因为今天下午,有人在嘉兴见过他们三人。所以,我怀疑你将我调离尖刀军,就是为了给玄空和尚他们创造偷袭尖刀军的条件。”

    严世雄摇头道“不是这样的。”

    张雍杰当即一股内力而出,将严世雄全身五处大穴点住,让严世雄动弹不得。

    张雍杰方才说道“明日天亮出发,如果今天晚上服部千元等人并没有来偷袭尖刀军,我替你疗伤,让你恢复正常。”

    说完,张雍杰拍拍手,立即有人出现,来到张雍杰面前听候指令。

    张雍杰道“找两人,化装成我和严世雄的样子,让他们立刻往长江入海处的长兴岛前行。”

    那人当即返回湖城,果然不一会儿,两人先后窜出,穿着张雍杰和严世雄相同款式的衣服,留着两人相同款式的发型,趁着夜色往东北方向赶去。

    如果严世雄当真是叛徒,那么这两人化装成自己和严世雄的样子往东北方向赶去,那倭寇应该知道自己已然离开湖城。

    张雍杰这才对严世雄道“你到底是不是叛徒,咱们用事实说话吧。”

    严世雄摇头道“你这样的判断方法,并不严谨。倭寇偷袭尖刀军与否,并不能证明我就是叛徒,要来将你调虎离山。”

    此刻大军交战,战场上四处都是情报人员,如果严世雄不是叛徒,倭寇也确实可能从别处打听到自己离开尖刀军军营这个秘密。

    张雍杰笑了笑,说道“如果倭寇当真今夜偷袭尖刀军,而你又真的不是叛徒,那就怪你命不好,我张雍杰只好将你冤杀了。”

    张雍杰也知道自己的判断方法,确实不严谨。之所以要这么说,是为了吓一吓严世雄,争取将他诈出来。

    自己决定今夜留下的原因,是为了防止自己的推测是真的,倭寇如果今夜偷袭尖刀军军营,自己还可以立即救援。

    至于那严世雄是不是叛徒,看来还是再调查调查为好,不宜轻举妄动。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