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绣球招亲

    张雍杰在徐家庄稍作停留,次日清晨便带着何元奎北上,往杭州方向前进。

    此地距离杭州只有两百余地,又是大明重兵防守之地,倭寇虽然猖獗,但也并未波及此地。张雍杰凭借尖刀军千总腰牌,去驿站叫了一辆马车,护送前往杭州。

    嘉靖三十五年,千岛师门曾经要求自己远赴杭州游历一年,那一年虽然没有去成,但后来张雍杰与唐妍婚后,曾经游历杭州,此刻可以算作张雍杰第二次来到这个地方。

    张雍杰想起自己和唐妍聚少离多,大婚之后,也就过了几个月的安生日子,便遇见倭寇洗劫海城宁山,导致夫妻分别。

    经历将近两年的俘虏生涯,好不容易返回大明故土,与唐妍相会,自己又转眼被部堂大人特招入伍,又与发妻分离。

    张雍杰故地重游,心中很是思念唐妍,不知道妍儿此刻在哪里,又坐着什么样的事情。

    信步之间,张雍杰又走到宋城,这里每晚有歌舞表演,吸引着游客驻足参观。

    那边有一群姑娘跳舞,领舞的姑娘婀娜多姿,体态优雅。张雍杰顺眼望去,那不是小白吗?

    小白是李灵的婢女之一,张雍杰见过数面,但很少与之说话。

    张雍杰心中寻思,这小白怎么会来到了杭州?她不应该在李灵的身边吗?小白在此,李灵会不会在此?萧燕又会不会在此?

    小白当然也认出了张雍杰,不一会儿,策划歌舞的幕后人员,又进行下一个娱乐项目,绣球招亲。

    绣球招亲,和比武招亲都差不多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家女儿找到一个合适的郎君,只不过方式不一样罢了。

    绣球招亲是指女方站在一个高楼楼道上,向楼下抛出绣球。路过的人们若是有机会能够接到绣球,将会被这家人召为乘龙快婿。

    小白已经站到了一处楼道,左顾右盼,便将绣球往下方人群扔下。

    绣球当然故意往张雍杰方向扔来,张雍杰轻轻一笑,自己已经是成婚人士,岂可再接别人的绣球?

    但是小白那绣球,准确无误的落入张雍杰的手中。当即有小厮邀请张雍杰入内。

    有好事者在旁边提醒道“这位公子可别进去,这姑娘的茶水费可不便宜。”

    张雍杰疑问道“茶水费?”

    那好事者说道“是啊,你当这真的是抛绣球招亲?这只不过是个游戏罢了,这个游戏已经在这里表演十几天了,你进去了,不得给点茶水钱?”

    张雍杰听那好事者如此说话,当下笑道“难不成阁下也成接到过这绣球?”

    那好事者嘿嘿一笑,说道“这个,你就自己去悟吧,反正这银子啊,是哗啦啦的往外流了。”

    张雍杰本想着自己是已婚人士,即便接到小白的绣球,也万万不能与之成亲,心中还在思量该如何拒绝。此事这好事者说之是个游戏,便释然了。

    张雍杰想起这小白是李灵的婢女,这小白明知道自己已经和唐妍结为夫妻,仍然将绣球抛与自己,这里面估计有点原因。

    张雍杰当即一股真气,急速传入何元奎右臂,形成一道制约,当下道“这道劲力,普天之下,也只有我张雍杰能解除。你要是逃跑,这道劲力足以将你致死。你先去巡抚衙门报道,稍后我再来寻你。”

    何元奎甩了甩膀子,一股很明显的酸痛涌上心头,他听过张雍杰的事迹,知道张雍杰武功甚高,当下也不作反抗,点头称是,径直前往巡抚衙门。

    在小厮的指引下,张雍杰来到阁楼里面,早有人员已经备了上好的茶叶。但却没有人向张雍杰讨要‘茶水钱’。

    不一会儿,小白来到座前,连声说道“你快跟我来,上位有事要找你。”

    小白在宋城抛头露面,参加歌舞表演,果然是为了等待张雍杰。之所以连续表演十几天,完全是掩人耳目。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这是掩赵千里之耳目。

    张雍杰万万想不到,萧燕要找自己,竟然通过这种方式。在张雍杰的印象里,这还是自打相识以来,破天荒的头一遭。

    看来青龙会上位,萧燕姑娘的日子有点不好过。以至于被逼无奈,前来寻找自己帮忙。

    张雍杰跟着小白,来到一处绝密的地方。这是一处密室,甚为简陋,但是干粮和淡水资源却很充足。

    萧燕,李灵就躲在这个甚为简陋,又暗无天日的地方,只有小白陪伴在她们的身边。

    偌大的青龙会,其他的人呢?难不成已经被赵千里一网打尽了?。

    身处窘境,萧燕还是那般乐观,负手笑道“张兄,别来无恙?”

    张雍杰瞧见萧燕此刻的处境,心中一酸,动容道“萧姑娘,你还能应付吗?”

    萧燕颇为皱眉,说道“有点麻烦。”

    当萧燕说有点麻烦的时候,那绝不是只有一点儿麻烦,因为萧燕绝不是那种一点儿挫折就能击垮的人物。

    她从小生长在天海仙教明阳宫,虽为教主,但其实就是一个傀儡,摆设,甚至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虽然不曾生活在帝王家,但是帝王家应有的惊险,应有的危机,萧燕是一样不落的都体会到了。

    十七岁那年偷偷溜出明阳宫,一介弱女,身无长技,更无武功。但风云际会,机缘巧合之中,混入青龙会,并且窃据青龙会权柄。

    窃据的意思,就是来路不正,根基不稳。试想一下,随便把一个倭寇,一夜之间,提拔到倭寇国王的位置,他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诸君为认为他大权在握,爽透了的感觉,但这是一种比较天真的想法,是一种可笑的想法。

    如果真的有一个倭寇,莫名其妙的当了倭寇国王,他只会战战兢兢,从心底生出一股空荡荡的虚,升起一股凉意,继而是长久的心惊胆战。

    因为他这个国王,没有根基,没有拥护他的人马,他随时可能被下面的人架空,甚至有杀身之祸。

    以青龙会举例,青龙会是赵千里一手创办的,因此他有一批铁哥们围在身边,他赵千里做这个大龙首会感到踏实。

    但萧燕是窃据青龙会上位,莫名其妙的掌握了青龙会经济命脉,取得了上位的位置。

    这纵然有萧燕的谋略之功,但说到底也算是天上掉下一块大馅饼,能不能成功的将这块大馅饼掌握在自己手中,显然还需要一番博弈。

    控制收买青龙会原有的人脉组织,培养新的嫡系人员,这都需要时间。

    这种艰难的局面,本不是萧燕这个年纪就能玩得转的。但是萧燕从小生活在勾心斗角的明阳宫里,也算是见过一些大风大浪。

    萧燕别的本事或许不够强大,但是‘躲’的本事,那可是炉火纯青。

    如果没有‘明哲保身’的本事,萧燕绝对不可能在那充满算计的明阳宫中,活到成年。

    所以萧燕窃据青龙会上位之后,就很注意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在初期,青龙会只知道更换头领了,但是到底谁是上位,就连青龙会内部也是几乎无人知晓。

    所以,那时候,萧燕过的特别辛苦,她深知,她只要走错一步,就有可能是万丈深渊。

    她顶着两个江湖势力的一把手位置,但这两个位置都几乎是虚的。最开始的时候,她拥有唯一比较实在的东西,便是青龙会的钱财。

    所以她就借助天海仙教和青龙会两股江湖人马,互相制衡,互相牵扯。

    即便如此,有时候都感觉难以应付局面。所以她下令考察江湖新秀的事迹,发布新一届‘嘉靖英雄榜’,为的便是为自己挑选人才。

    也就是那一时期,她听说过不少江湖后起之秀的故事,这里面当然也有张雍杰‘调停’唐门与李家血战的‘英雄事迹’。

    所以她认识了张雍杰,当然,开始认识的时候,张雍杰只是一个符号,一个名字而已。

    在秦岭深处,青龙会正式与张雍杰第一次会面的时候,萧燕当时也在场,但并未露脸。

    那时候萧燕,急于寻找新的江湖豪杰,来作为替身。冒充自己,而自己影藏在幕后,操控这一切。

    所以张雍杰与萧燕的相识,看似偶然,其实是萧燕刻意安排为之。

    起初,萧燕对张雍杰并没有什么感情因素。因为在萧燕的眼里,她这样深处深渊的人,能活着都不容易,哪里还能够奢谈爱情呢?

    但是两个年轻人在一起久了,难免会滋生出一点感情,所以萧燕渐渐的对张雍杰也有了好感。只不过这个好感还没有到达死去活来之前,张雍杰便主动离开了萧燕。

    萧燕虽然有所不舍,但也只能挥手告别,将这份感情影藏起来。

    在长安期间,萧燕与李灵相识,并且结为盟友。萧燕相助李灵夺取洛阳李家的权柄,当然很遗憾,这件事情失败了。李灵失去了根基,正式沦为萧燕的下属。

    当初李灵以洛阳李家大小姐的身份,担任洛阳李家临时当家人,其身份之尊贵,仍在萧燕之上。所以那时候,萧燕和李灵的友谊,是平等的。

    李灵失去根基,投靠萧燕之后,这种友谊慢慢变的不平等。或许萧燕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然这是后话,此刻暂且不表。

    而此刻,萧燕带着李灵躲到杭州的一处密室,想要和张雍杰见一面,都需要大费周章,提前十来天布局,可见萧燕此刻处境之艰难。

    张雍杰连忙问道“萧姑娘,眼下到底是怎么了?”

    萧燕是一个不善于开口求人的人,所以这时候,一般由李灵代为其发言。

    李灵道“咱们青龙会出了叛徒,赵千里对咱们实施了新一轮的斩首行动。”

    不管青龙会的根基有多大,只要萧燕一死,青龙会的权柄,自然就会回到赵千里的手中。

    所以赵千里夺权最快的办法,不是利用服部千元去剿灭各处青龙会的人马,而是直接消灭萧燕,这点张雍杰是能够明白的。

    张雍杰道“叛徒是谁?”

    李灵默然,摇头道“还在查,此次的叛徒乃咱们极为亲密之人,就连少雅,墨香墨竹等人都不能排除在外。”

    萧燕的婢女,墨香墨竹,李灵的婢女,少雅小白。这四人中,竟然有三个人,都不再被萧燕和李灵完全的相信,这足以证明,此次的叛徒,对萧燕的冲击力有多大。

    张雍杰又道“南海双神呢?”

    萧燕和李灵的青龙会,之所以敢在血饮谷的英雄大会上露面,完全是因为萧燕他们交上了南海双神这样的朋友。但是此刻,这两位‘朋友’又到哪里去了呢?

    李灵道“两位麻道长返回南海了。”

    张雍杰试探的问道“闹掰了?”

    李灵摇头道“南海来了一个小道士,说了些什么,两位麻道长便急冲冲的赶回去。按道理来说,他二人本没有理由离开本会的。”

    张雍杰问道“你们是怎么与两位麻道长交上朋友的?他们会不会先与赵千里交上了朋友。”

    李灵茫然道“这就是我们所担心的事情。这两位麻道长欲要炼制丹药,寻求长生不老之术。我青龙会已经承诺,量本会之财力,为其搭成所愿。”

    张雍杰沉思片刻,这炼丹药,当然需要各地奇珍异果,来做药引子。有些比较高明的道士,甚至对炼丹炉的材质,炼丹的火质,时间等有所要求。而这些都需要花钱,而青龙会当然有这个财力。

    但难的是,这一点代价并不稳妥。因为有这个财力的,天下不止青龙会这一家,三家四派应该均有这个财力,甚至赵千里也有可能会有这个财力。

    所以,青龙会与南海双神的盟约,是不太稳固的。

    张雍杰想起青龙会耳目众多,消息收到的特别快,为了证实心中的判断,当下问道“你们可知道我大姐杨杉,近日去了哪里?”

    李灵道“据查,她已于前月去了南海。至于去那里干什么,就不知道了。”

    张雍杰心中有底了,这南海双神定然是返回南海,与那清河姑娘抢夺‘龙元’了。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