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位面客串

    曹公公见清河姑娘拉着张雍杰单独说话,想来都是青年男女之间的事情,倒也不跟随,跟着去李耿张直那边查看招兵情况了。

    张雍杰快步来到清河姑娘身边,说道“先前那南海双神两人到来,你怎么便躲了起来?”

    清河姑娘稍露态,但她也知道此刻南海双神早已离开会场,当即道“本座是清河派掌门,躲那两个老家伙干什么?张少侠,现在你可要帮我‘借剑’,这血饮剑对我可有大用处。”

    张雍杰问道“这天下利器,如血饮剑那般锋利的也有不少。姑娘为何非要‘血饮剑’不可呢?”

    清河姑娘嘻嘻笑道“这可显得你太无知了,血饮剑乃是玄铁打造的,坚硬无比,寻常钢刀岂能相比?”

    张雍杰摇头道“这事情可有点不好办,大姐已经将‘金月枪’借给我使用了。而那杨兴也带着百辟刀逃离,此番要是再将血饮剑借走,这血饮谷三大利器,岂不是都离开了血饮谷?”

    清河姑娘鄙夷道“我只是借去用用,稍后是要归还的。张少侠可不必这样小气,你要是能帮我借剑,我还能帮你几个忙儿。”

    张雍杰一直不知道清河姑娘要这血饮剑有什么用处,怕她拿着血饮剑去为非作歹,所以内心一直比较排斥。此番听见清河姑娘说可以帮自己几个忙儿,也只是微微一笑。

    清河姑娘见张雍杰微笑,当即道“张少侠可别不信,有些事情,你是解决不了的。”

    张雍杰道“哦?什么事情我解决不了?”

    清河姑娘这时候才道“我也知道你那李小欢师妹的事情,张少侠将李小欢击晕,是为了让她不再自杀。但是她不可能总晕厥状态的吧,你敢保证她将来回想自己身世的时候,不会自杀吗?”

    清河姑娘提起李小欢,也让张雍杰心中升起一阵担忧。是啊,李小欢师妹此番来到血饮谷,突然被李灵揭露身世,心中肯定万分难过。

    现在虽然让柳青青师妹和秦非烟师姐一起照顾她,但是李小欢师妹也是一个大活人啊,总不可能每时每刻都需要人照料吧。

    这李小欢师妹稍后找个没有人的地方,自绝于人世,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想到这里,张雍杰顿时愁眉苦脸,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清河姑娘这时候才说道“要是张少侠能帮我借剑,我便能帮助你的李小欢师妹,让她永不寻死。”

    张雍杰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清河姑娘嘿嘿笑道“我可以施法抹去她在李灵到场之后的这段记忆。让她觉得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她不会知道她父母的消息,当然也就不会寻死了。”

    抹去记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张雍杰以为自己听错了,所以他又向清河姑娘确认了一遍,但是清河姑娘确实是这么说的。

    张雍杰道“这是什么妖法?居然能够抹去人的记忆?这之前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

    清河姑娘故作神秘的说道“所以说,张少侠办的不到的事情,我可以办到。所以,和本姑娘交朋友,还是有好处的呢。”

    张雍杰讪讪道“我有点不相信你说是话,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妖法?”

    清河姑娘道“白天那麻云道长给程啸梁施展了禁术,张少侠可就没有能够解开程啸梁的穴道,是也不是?”

    张雍杰想起白天的情形,确然如此,当下说道“这证明麻云道长内力很强。”

    清河姑娘道“嘿嘿,麻云道长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他充其量只不过是个小人物。只是这麻云道长的功夫,同这抹去记忆的方法,属于同一种类的功夫。这些功夫和世俗武学有很大的区别,所以张少侠才没有能够凭借内力,解除程啸梁的穴道。”

    就算清河姑娘说的分外认真,张雍杰都觉得她精神错乱,开始说些疯话了。那麻云道长轻轻挥动浮尘,便能隔着李灵的身体,将李灵手中匕首折断,这种功夫,清河姑娘居然说他是个小人物,这是否太过狂妄。

    看着张雍杰的表情,清河姑娘悠悠道“本来就是啊,我们这一行的人,那些厉害角色都躺到棺材里了,谁没有事干整天到处乱跑?”

    张雍杰道“躺在棺材里面,那不是死人吗?又有什么厉害可言?”

    清河姑娘左右看了一眼,非常神秘的凑到张雍杰耳边,轻声说道“神游天外,羽化登仙。”

    道家一些道长,追求长生不老,希望自己能够荣登仙界这种事情,张雍杰也并不是没有听说过。

    说个不好听的,当今圣上,嘉靖皇帝,就一直住在西苑,和一帮道士鬼混在一起,炼制丹药,群臣虽然表面不说,但是内心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嘲笑嘉靖异想天开。

    毕竟自大秦始皇帝开始,企图长生不老的,古往今来真的很不少,但却没有一人能够成功飞升成仙。所以羽化登仙这种事情,只不过是人的美好想象而已。

    清河姑娘却道“张少侠,假如有一天你羽化了,成仙了,你会不会向天下人炫耀?”

    张雍杰一愣,心想有鬼谷子遗书留世,这世界上闷声发大财的人也不少。如果有人真的飞升成仙,也决对不会向世人炫耀。

    但这些事情太过离奇,张雍杰不可能相信这种事情,当下不太耐烦,说道“我是个俗人,不信这种事情,就算这世界上真有这回事,我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不会去修仙。”

    清河姑娘道“为什么呢?如果真的能够成为天上的仙人,就可以长生不老,和太阳肩并肩,万古不灭的存在。”

    张雍杰道“你知道这世界上有很多中思想,你认为我最讨厌哪种思想?”

    清河道“这个我知道,从张少侠的事迹来看,张少侠是很反感以鬼谷子为代表的那种,趋利避害的思维。”

    张雍杰点头道“对,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想法。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不公?就是因为趋利避害的思想存在,你看大明白大侠,一辈子行侠仗义,又落的什么下场?李延津这种人,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他却能够有钱有势,荣享富贵。”

    张雍杰道“人间有这些不公平的事情,有这些肮脏龌龊的事情。你要是修仙,成为神仙,难道就不会碰见这些事情?”

    清河点头道“有人的地方,就江湖。神仙也是一群生灵组成的地方,相必人间有的狗血剧情,勾心斗角,仙界也应该会有。”

    张雍杰道“我有时候想到这些事情,我觉得根本无法接受。人间这短短六七十年的光阴,我都觉得太长了。你要是让我去修仙,永生不灭,我看我会被这个世界逼疯。”

    清河这才知道,年纪轻轻的张少侠,竟然有厌世的情绪,短短六七十年的时光,张雍杰都觉得太多了。因此,长生不老对于张雍杰来说,毫无吸引力。

    张雍杰道“如果大家都去趋利避害,那这个世界上的公道,该由谁来维护?”

    清河道“不是还有那些大侠吗?大明白大侠,张邪侠,这些拥有侠名的,天下还有不少人呢。维护世界的公平与正义,就落到这些大侠的肩膀上了。”

    张雍杰道“可是你怎么知道那些大侠就能真正的对事情拿捏清楚?大侠也可能犯错的,也是可能制造冤假错案的。而且据我所知,很多大侠,只是空有其名,其实质,干的都是猪狗不如的事情。”

    这些问题,清河姑娘显然不能理解张雍杰的想法,当下道“那该怎么办呢?”

    张雍杰道“这些时日,我也一直在想这些问题。你看我上次在燕云明阳宫,我真的很想动手打人,关键是史云山,李灵这些人,脑壳真的像坨铁,很多事情瞒着我,我就想一个盲人一样,无法分辨是非曲折,更无法化解械斗危机。眼睁睁的看着很多人会因此丧命,自己却无能为力。”

    清河问道“所以?”

    张雍杰这才说道“所以我觉得,天下的不公,不应该由江湖汉子去主持公道。江湖闲汉,没有这个资格。这个大侠的责任,不应该由某一个人去承担。”

    张雍杰又道“我觉得真正的大侠,应该是律法,应该是朝廷。只有律法,才能保护弱小,只有朝廷才能维护公道。”

    张雍杰道“你看,假如发生命案。江湖门派,如果没有相关利益,他不会去管。如果有相关利益,他只会考虑趋利避害,根本不会考虑公道。”

    张雍杰又道“而朝廷就不一样了,出现了命案,县衙会去调查,捕快,仵作等相关人员会不辞辛苦的去忙前忙后,去查清楚事情的来弄去脉。”

    张雍杰道“说个不好听的,那些江湖仇杀,和衙役等人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因为朝廷为律法站台,所以他们会冒着生命之危险,去调查。”

    张雍杰总结道“所以,真正的大侠,绝不是某个江湖闲汉。而应该是朝廷,具体就是奋战在第一线的衙役,捕快等等。他们都应该是大侠。”

    张雍杰道“你看前元故宋年间,那些江湖闲汉,随时叫骂捕快,衙役,官员为朝廷的鹰犬。他们是没有与我张雍杰生活在同一时代,算他们运气好。”

    张雍杰道“如果今天有人肝胆辱骂那些第一线的公门中人为鹰犬,我他爹的一把将他捏死,分筋错骨,扬灰到青楼女子的夜壶当中。”

    张雍杰说道此刻,情绪已然非常激动,清河姑娘只好道“我其实很尊重朝廷,我从来没有骂过任何公门众人为鹰犬。私下也没有,心里也没有偷偷骂。”

    张雍杰听罢,满意的点点头,拍着清河姑娘的肩膀,说道“恩,你是个好孩子。”

    张雍杰又问道“你要借‘血饮剑’做什么?你对我说吧,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瞒着我。”

    清河姑娘耸耸肩膀,说道“我要借剑去屠龙,夺取龙元,那样对修为有大幅度提高。”

    张雍杰听见清河姑娘说要去屠龙,这说的是人话吗?好吓人哟。当下说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龙的存在?你见过?”

    清河姑娘这才说道“当然有,至少我见过。而且只有我知道它在哪里?所以这普天之下,只有我才能够夺取龙元。这个消息,可不能让两位麻道长知道了。”

    张雍杰摇头道“就算真的有龙,我也绝不容许你去屠龙。”

    清河姑娘讪讪道“为什么?”

    张雍杰道“龙,是一种生灵。它生活的好好的,你为啥要杀死它?仅仅因为你想要修炼成仙,满足自己的私欲,就要去杀死它?你这和抢劫有什么不同?”

    清河姑娘没有想到张雍杰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小心翼翼的道“大哥,这龙又不是人,它就是一个畜生,怎么能够说是抢劫呢?”

    清河姑娘觉得张雍杰此刻的思维,就像有点走极端了,当下说道“大哥,你不用这么极端,如果屠龙也算是抢劫,也算是不对。那么这个世界上每天几万头猪被宰杀,那又怎么说。”

    张雍杰一时语塞,无法回答。清河姑娘这才说道“所以说,大哥,这世间的任何事情,都有个尺度。我很理解张大哥的想法,但是张大哥千万不要钻牛角尖,不要太过极端。”

    张雍杰想了想,这话说的也对。这世间的事情,以人为本就行了,如果真要追求绝对的公道,人活着本来就会威胁其他动物,天道本身就有不公,这些事情没法细说。

    张雍杰愣了半响,方才说道“好,你说的有道理。这个话题,咱们就不聊了,我去帮你借剑,至于借不借,那还得大姐说了算。”

    清河拍手道“好,张大哥果然仗义,稍后我便去给你的李小欢师妹抹去记忆。让她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回到千岛,好好的生活。”

    张雍杰想了想,说道“这个事情,你别莽撞,你稍后去给方师叔他们商议一下,让方师叔拿主意。”

    在张雍杰的开口之下,杨杉虽然不信清河姑娘所说的话,但是也将‘血饮剑’大方的借给了清河姑娘。闲来无事,杨杉也想去看看那传说中的龙到底长什么样子。

    清河姑娘知道杨杉武功绝顶,当即邀请她一同去屠杀飞龙。杨杉想了想,闲来无事,决定稍后跟着这个小姑娘去看看。

    借剑的事情结束后,张雍杰也就没有再管清河姑娘,也没有插手是否给李小欢师妹抹去记忆。

    李小欢师妹后来跟着清河姑娘走了,张雍杰虽然知道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并且从旁人口中得知她活的很开心,很幸福。但是这一生,张雍杰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备注一李小欢其实应该在血饮谷领取盒饭,在那种冲突之下,李小欢应该陨落血饮。但是有书友朋友强烈要求这个人不要死。所以就写了这个结局,她虽然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与大明邪侠的故事无关了。)

    (备注二这是一本传统武侠小说,这章的修仙事情,是真是假,各位书友朋友就不要较真了。在大明邪侠的故事内,清河姑娘的话,全部都是吹牛,假的。但是在我其他作品当中,这段故事,就是真的了。可以当成不同位面的人物,跑个龙套,客串一下。毕竟以后,我肯定是要写玄幻,科幻的。)

    次日,李耿和张直报上来了‘尖刀军’的各种信息,一共招兵七千余人,妥妥的指挥使编制。军饷一共募集三百七十多万两白银,实力强大。

    张雍杰拿来士兵花名册,天下各门各派,都派有代表参加。唐门派出了桀骜不驯四名弟子参加,这都是张雍杰的老熟人了,张雍杰想起唐驯也在‘嘉靖英雄榜’的榜单之上,因此在唐驯的名字上,多看了几眼。

    千岛派方万山,万东,沈玉刚三位师叔,以及周少坤师弟也在上面。

    张雍杰想了想,将周少坤从花名册上勾去,让他和柳青青师妹去洛阳调查鬼狐理以及周老爷的事情。调查清楚了之后,让他径直前往南京,找叶飞驰师弟参军。

    周少坤见张师兄居然不要自己加入‘尖刀军’,肺都气炸了,但转念一想,长安的事情涉及到师父大仇和自己的身世,必须要查个清楚,也就不着急参军了。

    张雍杰想起部堂大人让自己六月一日前,率部赶往福建前线,此刻才四月十八日。又想到军事阵战异常凶险,自己这种队伍,是由武林人士组成的,单人作战能力没得说,但是团战可能就是乌合之众了。

    李耿当即拍拍胸脯,说道“大哥,你放心,我马上把队伍拉到江汉平原去,咱们用十二天的时间,操练兵马。五月一日再往赶往福建前线,你看如何?”

    此言正合张雍杰之意,一群乌合之众,是该好好操练了,以免上了战场,各自为战,被倭寇打的落花流水,那就闹出大笑话了。想到这里,张雍杰便同意了李耿操练兵马的请求。

    李耿这才笑道“这三年的兵书没有白读,大哥你看我表演。谁要是不准守队伍纪律,我操练死他。五月一日,咱们大军开拔之时,请大哥检阅‘尖刀军’的军容。”

    张雍杰当即又凭感觉,任命赵伟,上官云盾,李耿,张直,唐驯,司徒雄武等人为副把总。并且言明,尖刀军把总,副千总等各级官员,将来凭大家战功而定。

    李耿虽然被张雍杰任命为副把总,但其实他已经自封为副千总了,当即同曹公公一起,拉着尖刀军,急速赶往江汉平原的江陵城外,日夜操练。

    对于李耿自封为副千总了,代替张千总操练兵马这件事,曹公公虽然不太认可,但是曹公公本人,也差不多认为自己便是统帅,而那张雍杰也只是挂个统帅名字而已。现在有人主动效劳,操练兵马,曹公公觉得自己这个军中主帅,也乐得清闲。因此曹公公也很乐意让李耿操练兵马。

    因为曹公公小看张雍杰,认为自己是军队统帅这件事,曹公公在后来还和张雍杰之间,发生了一系列斗争,想来也颇为有趣。当然这些事情,这里就不详细说了。

    由于曹公公言明,‘尖刀军’不收女兵,也不允许家眷同行,张雍杰虽然是千总的身份,但也不能坏了这个规矩。

    当然,这也是大明的规矩。所以唐妍,秦非烟这些人,既不能参军,也不能同队伍同行。

    张雍杰刚刚和唐妍重逢,转眼又要分别,夫妻二人都是很不舍。但是作为妻子,张雍杰要上战场,建功立业。唐妍又怎能拖后腿呢?

    唐妍组织唐门人手,连夜从四处收集上号材料,亲自主持,为张雍杰缝制了一套战甲,张雍杰穿在身上倍感贴心。夫妻二人在血饮谷相聚十来天,一直到四月三十日的清晨,才依依惜别。

    四月三十日清晨,张雍杰身穿铠甲,跨上追风马,手拿金月枪,劲直赶往江陵。

    红色的披风,迎风招展,追风宝马速度甚快,当天傍晚,张雍杰便已到达军营,开启了下一阶段的征程。

    s:书友为我建立了一个书友群,只有读书的朋友,才能知道群号,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加加。

    扣扣群794329578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