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小海战下

    ‘宁山民间灭倭大队’的船只,向南行驶了一海里,开始以更快的速度往西边冲去。

    张雍杰这才注意到本队的风帆与风向有一个夹角,正是利用这个夹角,改变了船队航行的方向。

    张雍杰立即命令身边六条战船,立即跟上本队的脚步,极速向西南方向冲去,不一会儿便离本队的船只很近了。

    汪寇的船队数量众多,大小不一,这时候一些稍微小的战船脱离大队而出,向西追去。

    老谢下令所有船只继续以最快的速度向西边撤退,但是各个船只之间,又保持相对相同的速度,使所有战船紧密的凑在一起。

    尽管此刻张雍杰已经距离本队很近了,但是他觉得老谢处理的比较不错,因此并没有拿回指挥权,示意老谢继续指挥战局。

    经过一个时辰的继续向西撤退,汪寇的船队大小不一,战船速度有快有慢,较小的船只已然冲在最前,次小的船只次之,那些大船被远远甩在身后。

    ‘宁山民间灭倭大队’本队的船只又分出六艘战船,停留在原地等待。

    这六艘战船与张雍杰身边六艘战船插肩而过时,张雍杰喝道“不极速向西撤退,停留下来干什么?”

    那六艘战船上的小队长说道“谢队长让我们留下来狙击汪寇。”

    张雍杰回头一望,心中大喜,后边那些汪寇的战船,由于方才的追击,战线被拉长,比较松散的分布在一片广阔的海域之上。

    虽然汪寇的力量整体强于‘宁山民间灭倭大队’,但是此时,由于汪寇战线的拉长,‘宁山民间灭倭大队’的力量又局部强于汪寇追击最快的船只。

    张雍杰觉得颇有意思,当即命令先前六艘战船继续向西,自己却跃到此刻狙击的船队当中。

    汪寇追击最快的船队,看到前方有六艘战船正在等待他,而后面的船队又没有极速跟上,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危险之中了,连忙调整风帆,降低速度。

    张雍杰哈哈大笑,说道“所以兵法有云,切勿孤军深入。你方才追的那么猛,此刻降低速度,又怎么来的及!”

    张雍杰拿了一把三百斤的强弓,按常理来说,张雍杰这身板是无法将这样的弓箭拉开。

    但是张雍杰此刻内力已然超凡脱俗,运起内力,很轻易的便将弓箭拉开了。

    张雍杰将箭头裹上火团,点燃大火,瞄准方向,嗖,的一声,径直射向敌舰的风帆。

    这一箭射的相当漂亮,不一会儿,那战船的风帆便燃起熊熊大火,一时之间失去了动力,漂流在原地。

    张雍杰正待往前斩杀,但瞧见汪寇后方的船只正在源源不断的逼近,如果此刻上前打击那条敌船,势必被后方船只追上,无法逃生。

    那边汪寇的有些大船已然向南边飘出了不少距离,而本队的船只虽然是在向西边前进,但是由于风向的关系,在向西前进的同时,又或多或少的在往南边移动。

    张雍杰知道,如此情况,两军主力舰队不可避免的会相遇,注定会有一场大血战。

    张雍杰当即不再恋战,决定跟随本队快速移动。

    有个小队长连忙阻止道“李头领,谢队长的要求是让咱们快速冲上去,与汪寇的战船交战在一起,现在撤退,是否不太好?”

    张雍杰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前方的情况,当即说道“此刻冲上去,无异于找死,听我的,全部撤退,跟上本队的船只。”

    张雍杰既然这样说了,那六条战船只好听从张雍杰的命令,跳转船头,向本队方向移动。

    不一会儿,本队那边分出一条小艇,快速向张雍杰这边靠来,小艇上有一传令兵,打着手势让张雍杰过去。

    张雍杰当即从海水中趟了过去,那传令小兵说道“李头领,谢队长让我传话与你。”

    张雍杰翻身爬上小艇,问道“谢队长要说什么?”

    那传令小兵说道“谢队长说,一支军队不需要两个指挥官,要么李头领现在返回旗舰,指挥全局。要么就请李头领切勿自作主张。”

    张雍杰一脸茫然,问道“我自作什么主张了?”

    那传令小兵指着方才的战船说道“那艘战船本来毫无逃生的余地,但是李头领射一支火箭便结束了攻击,这一点谢队长不是很满意。”

    那传令小兵又道“战船上无论如何会有备用的风帆的,因此李头领相当于什么都没有做,还打草惊蛇,使汪寇后续战船没能全力跟上进行营救。”

    张雍杰心中颇感愤怒,这老谢只不过是副手,居然还怪起自己这个长官来了,是不是耍长了?

    而且方才船队要是攻击上去,必然会使汪寇的后续船队前来相救,时间稍微一耽搁,便纠缠上了,到那时候六艘战船的兄弟,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老谢到底是怎么想的,张雍杰强忍心中怒气,先搞清楚方才老谢的战略用意,看看到底是谁对谁错?

    张雍杰问道“方才谢队长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传令小兵说道“汪寇的大船正在往南边移动,从海面上的情况来看,必然会在西南远处与咱们大队相遇。”

    这点张雍杰非常认可,这也是他很担心的事情,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

    传令小兵继续说道“若方才交战在一起,谢队长将率本队向方才交战地点虚晃一枪,让汪寇判断方才那地方是决战战场,如此,汪寇必然率船队向方才那里集结。”

    张雍杰就更搞不清楚了,说道“那样岂不是更危险?一旦汪寇进行合围,那我方岂不是有全军覆没的可能?”

    传令小兵说道“汪寇的船大,要停住向西南方向移动,朝着西北方向移动,很费时间,如此将为我军歼灭方才那条战船可能。”

    张雍杰忽然明白了老谢的战略意图,当即说道“老谢的意思是根本不会率领主力船队,于方才的位置与敌舰交战?汪寇只要朝着西北方向移动,他便要以更快的速度向西南穿插?”

    传令小兵点头道“确实是这样,只要汪寇主力大船改变方向,再想从西北方向调转船头道西南方向,又会耗费大量的时间。我军战船小,调整方向的速度远远比汪寇快,这样我军大部分战船才能更快的冲向南边去,与汪寇脱离接触。”

    张雍杰明白了老谢的战略意图之后,这才觉得方才自己的命令确实打乱了老谢的计划,当即说道“现在如何补救?”

    传令小兵说道“两条路,一条返回本队,然后全力迎战汪寇,狭路相逢勇者胜。”

    张雍杰问道“第二条路是什么?”

    传令小兵说道“按照原计划进行,由李头领率队继续冲上去,与敌舰纠缠在一起,勾引汪寇的大船掉头。不过这样,李头领和那六船的兄弟们基本上更加危险了。”

    张雍杰知道,由于方才的时间耽误,汪寇的那条快船已然不再是孤军深入,已然有三四条战船跟上相助,此刻率队冲上去,更加危险只是说的好听,其实质就是有去无回。

    但是如果不冲上去,整个‘宁山民间灭倭大队’的船只将全部被汪寇纠缠住,全军覆没的局面已然可以预料。

    一对一才有狭路相逢勇者胜的说法,像今天这般,‘宁山民间灭倭大队’就算再勇猛,也决然斗不过汪寇,毕竟实力有绝对的差距。

    为了舍车保帅,张雍杰毅然决定率队冲上去。

    张雍杰对传令小兵说道“请转告谢队长,让他继续指挥全局,若他日能够有机会返回大陆,请务必率队到南京参军。打击倭寇,为兄弟们报仇。”

    传令小兵向张雍杰与远处的六船兄弟深深的鞠了一躬,方才划动小艇,向本队返回。

    张雍杰做出决定之后,当即率领六船的弟兄,向方才那条战船冲了上去,无论如何要 更新快纠缠的更久,勾引汪寇主力大船掉头,为‘宁山民间灭倭大队’的大部分船只跳出包围圈争取宝贵的时间。

    先来一轮火力压制再说,张雍杰示意六船弟兄,齐刷刷的向那汪寇战船射出火团。

    一时之间,火光冲天,燃起熊熊大火。少时,汪寇的前沿船只也开始回射箭矢,双方交战在一起。

    汪寇的战船毕竟要大上许多,各种后勤装备,箭矢等也远远比张雍杰的这六船要多的多,如此互射,张雍杰的船队肯定是吃亏,时间一长,这仗也就不用打了,必败无疑。

    张雍杰大喝“兄弟们,快速冲杀上去,登上敌船,展开肉搏。”

    水手们已然不断的向敌船抛出绳子,攀岩着绳子不断的往敌舰上爬。

    而汪寇的这一只战船,先被张雍杰的火箭射中风帆,好不容易扑灭大火,换上了展现的风帆,转眼间又遭到攻击,燃起大火,甲板上的二寇真慌忙乱作一团,有扑火的,有拿弓箭还击的。

    张雍杰借助绳索的力量,快速攀沿而上,运起浑厚的内力,一掌打响那风帆木杆,将那木杆拦腰斩断,使敌舰彻底失去风向动力,再要移动,只能靠人力划桨了。

    大战四起,一时之间,周围一片喊杀之音。张雍杰展开双臂,龙飞凤舞,连连拍向眼界之内的二寇。

    那些二寇本来也是久经阵战之人,但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张雍杰这么勇猛的人,纷纷四处躲闪,不敢与之交战,只是有些箭雨时不时的从暗处射来,均被张雍杰的长袍挥动破坏。

    周围四五条敌船,不断的向这条敌船靠近,此刻已然互相挨在一起,其他敌船上的二寇,不断涌入此条战船,二寇越打越多,而宁山的兄弟们却不断的减少。

    但让张雍杰颇感欣慰的是,远方汪寇的主力大船已然掉头,老谢的战略企图已然完成,如此便说明将有更多的兄弟,能够跳出战圈,安全的撤退回故土。

    战斗已然持续了许久,张雍杰过于勇猛,但是身上也挂了数条红彩,转眼一看,周围附近居然没有一个活着的兄弟。

    张雍杰大怒,运起排山倒海的掌力,一掌打向附近的一群二寇,打的他们灵魂出窍。

    整整六船的弟兄啊,一百八十余人,竟然已经看不到几个活着的兄弟,这足以证明此战有多么的残酷。

    张雍杰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此刻已然处于癫狂状态,处于一种想要与敌人同归于尽的状态。

    只见张雍杰连连发掌,狂喝怒吼,有些胆子小的二寇,竟然因为张雍杰的怒吼声,失足落水了。

    黄昏时分,海战上的浓烟,遮天蔽日,将天色渲染的更加暗淡。

    张雍杰此刻已然体会到了一种‘英雄末路’的感觉,此刻身边有杀不完的二寇,自己又孤立无援,与当年项羽在乌江的那种穷途末路如出一辙。

    将死之时,张雍杰想起了唐妍,不知道妍儿到底在哪里?是生是死?自己这一死,恐怕天下的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了吧。

    ‘宁山民间灭倭大队’的本队,已然按照老谢的战略意图,已然跳出战圈,张雍杰极目望去,已然瞧不见了。

    张雍杰心想这二寇简直太多了,自己一人之力,一时半儿也杀不完,反正目的已经达到,是时候准备逃跑了,只可惜六船的兄弟,均是个个战死沙场,没有能够一起逃生,让人觉得很是遗憾。

    张雍杰眼疾手快,从大船一侧抢过一条小艇,扯断绳索,那小艇便扑通落入海面。张雍杰跟着鱼跃入海,一头扎进海水之中。

    二寇的箭矢如雨水般向海面倾泄,但是张雍杰此刻已然仅仅的附在小艇的船底。只听见‘朵’‘朵’‘朵’的声音,那些二寇的箭雨有不少射在小艇的正面。

    幸亏汪寇小艇的质量还不错,箭雨的力道不够,无法射穿小艇船板,无法伤及张雍杰。张雍杰催动内力,极速向外边移动,不再与二寇纠缠。

    不到半个时辰,张雍杰已然听不见那种呼天喊地的厮杀之声音,心知已然跳出战圈,方才浮出水面,爬到小艇之中。

    此刻天色已然暗淡,海面上风平浪静,星月掩映,一副非常非常漂亮的景象呈现在张雍杰的身前。

    张雍杰躺在小艇之中,看着‘星辰大海’,任随海浪将小艇推动,随波逐流。

    一想起黄昏时分的大战,不少兄弟均死于这场恶战,张雍杰的心情真的很不好受,不但脑壳发晕,而且不断的想要呕吐。

    这就是战争的滋味,鲜活的生命不断的失去,已然成为一处修罗地狱,不应该是人间的景象。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