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海战前夜

    由于决定拿下汪寇的领地之一的万江山岛,张雍杰知道必将引来汪寇和倭寇的猛烈报复。

    之前在江湖上,张雍杰也曾打过人,但是这率众打仗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在海面上坐船与人打仗,之前更是想都不敢想。

    在张雍杰的心里,那是没有一点底的,因为这打仗,张雍杰可是没有半点经验啊。

    张雍杰丝毫不敢大意,作了三方面的规划,首先,已经派出十余位兄弟,向南京胡部堂求援。其次,加紧操练队伍,加固战船,积攒武器等等。

    师出无名,那肯定是不得行的,最终众人商议,扯起了‘宁山民间灭倭大队’的大旗帜。

    旗子的作用,那是显而易见的,只有随风飘扬的大旗,才能更好的凝聚人心。

    看着大旗迎风招展,在场的大明男儿无不从心中升起一种征战沙场的感觉,张雍杰心中也升起一阵豪气。

    张雍杰想起在以前的纵横江湖生涯中,由于对信息的不了解,导致自己就像一个盲人一样,无法对事情做出准确的判断,被人耍的稀里糊涂的。

    要是在这打仗的过程中,对信息不了解,那便极有可能吃败仗,而吃败仗的代价,那便是大批的死人。

    古往今来,这些因为信息不对等,而吃败仗的事列还少了吗?咱们就不说具体战列了,就说一些兵法思想,赠灶示强,减灶示弱这些不都是打信息仗吗?

    张雍杰左思右想,觉得老谢这个人是个老油条,颇有灵活变通的才干,于是把老谢召集到账下,任命他为鸽子小队队长,负责收集,传递,散发信息。

    在之前的日子中,除了第一次张雍杰故意让老谢一个人搬运倭寇留下的工具,有点为难老谢。其它时候张雍杰也没有故意为难他,但是也没有对老谢重用。

    信息是一支队伍的眼睛,这份差事非常重要,关系着整个队伍的存亡,老谢也知道这份差事的重要性。

    老谢对张雍杰的任命,很是感激,当天便从队伍中,挑选了五十余位比较机灵的水手,选择了十余条小船,组成了鸽子小队。

    一番激情演讲之后,老谢便率领鸽子小队的成员,驾船出海,在广阔的海域打探消息去了。

    莫钱作为二寇,为了将功赎罪,他随时跟在张雍杰身后,尽管张雍杰并未主动向他询问,但他总是千方百计找机会发言。

    张雍杰决定率船队出海,迎战汪寇。所以莫钱当即站出来提出了他的意见。

    只见莫钱说道“请问李头领,咱们凭借这三十余艘小船,能够在海面上与汪寇五十余艘大舰相抗衡吗?”

    莫钱这一番质问,张雍杰并不能回答,因为张雍杰心中也没有底。

    莫钱继续说道“当年我大明太祖,在鄱阳湖上与陈逆进行大决战,歼灭了陈逆六十万军队。这种奇迹,岂能轻易复制?”

    当年朱元璋作为吴王与陈友谅在鄱阳湖上进行大决战,朱元璋便是用小船以少剩多打败了陈友谅的大船。但是很显然,莫钱不认为此刻张雍杰能够复制这样的奇迹。

    莫钱继续说道“鄱阳湖属于内湖,水面相对较为平静,岂可与波涛汹涌的大海相比?更何况鄱阳湖就那么大,只要扼守湖口,陈逆跑也跑不了,但是大海就不一样了,那时万万不可能将汪寇的船队困住。”

    张雍杰忌惮莫钱二寇的身份,一直也没有想他询问计策,此时左右无事,好好听听他的想法,也没有什么关系。

    但此刻万众一心,激情满满,大家又岂肯听不谐的言语?张雍杰怕莫钱的话引起大家不快,当即将莫钱拉到本岛的山上,悄悄询问。

    山上遥望海面,一望无际,海风袭来,有一种凉爽之感。张雍杰淡淡道“那么你认为该如何?”

    莫钱说道“此刻敌强我弱,咱们只能依托海岛,引得汪寇登陆上岛,咱们在海岛上与汪寇决一死战。若是出海海战,胜算基本没有。”

    张雍杰沉思片刻,若是所有人都龟缩于海岛之内,如果引发大战,宁山民间灭倭大队完全处于困兽之斗的处境,假如战败,那将全军阵亡。

    张雍杰问道“你认为岛上作战,咱们有几分胜算。”

    莫钱说道“岛上作战,咱们有五分胜算。汪寇人虽然多,但是咱们可以依托现有工事,做好防守。咱们是守方,汪寇要拿下咱们,也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攻方当然要拿出比守方更多的人马,才有胜算。宁山民间灭倭大队,人数虽然不足,但是依托地形,也能增强战斗力。

    张雍杰微微点头,示意莫钱继续说下去,莫钱继续说道“只要咱们抵抗住汪寇的第一波攻势,完全可能促使汪寇对万江山岛进行封锁,围而不攻。”

    张雍杰知道围而不攻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封锁万江山岛,让外面的物资进不了,时间一长就能将岛上的队伍给困死。

    张雍杰有点明白莫钱的意思了,如果汪寇选择封锁海岛,企图将咱们宁山灭倭大队困死,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因为万江山岛这边有一窝金枪鱼鱼窝,可以为大家军粮,而蒸馏海水也能获得足够的淡水。很显然汪寇不知道万江山岛可以靠金枪鱼度日的消息。

    莫钱继续说道“只要汪寇进行围困万江山岛,咱们完全可以固守待援,等到胡部堂大军一到,咱们再率船出海,与部堂大人的军队对汪寇进行合围,一战平寇。”

    张雍杰从来没有打过仗,此刻听莫钱说的头头是道,一环扣一环,觉得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案。

    但是此种方案有个关键之处,那就是这边的情况,是否及时的传达到胡部堂的耳朵中。万一之前派出返回南京报信求援的兄弟,路上遇到了什么意外,导致胡部堂大人根本不知道万江山岛的状况呢?

    另外此刻整个‘灭倭战局’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况,部堂大人即便是知道了万江山岛的变化,他是否又能抽出军队前来救援,这些都是未知的问题。

    张雍杰挥手示意莫钱退下,待自己好好思考一番,再作决定。

    这一晚,张雍杰陷入了沉思当中,大战还未开始,整个战略企图都还没有确定,这是不是注定要打个败仗?

    张雍杰静下心来思考一番,如果胡部堂大人能够及时的收到消息,并且派大军前来救援,这肯定是最好不过了。

    如此宁山民间灭倭大队固守万江山岛,届时从中心开花,与部堂大人对倭寇进行里外合围也。这确实是一个不出的方法。

    但是这个方案需要太多的可能,太多的可能意味着太多的不确定性,只要其中一环出现意外,那便可能导致全盘皆输。

    所以张雍杰必须思考清楚,假如胡部堂大人没有收到消息,或者无法抽身前来,这种情况又该怎么办。

    张雍杰想来想去,觉得这种时候确实有全军覆灭的危险,并无良策。

    张雍杰觉得头疼,当即拍桌,怕死还上什么战场?当初大伙儿本来可以将万江山岛进行大肆破坏一番,然后坐船迅速离去,逃回大陆。

    但是那时候大家没有那样选择,反而选择拿下万江山岛,这就证明大家是不怕死的,大家已经做好了为国捐躯的心里准备,在这种情况下,必须与汪寇决一死战。

    就算战死,也死的轰轰烈烈,也死得有意义。

    想那么多也没有用,张雍杰决定先好好休息一夜,准备明天早上,再向大家传达作战的部署,动员大家准备与汪寇决一死战。

    张雍杰刚刚入睡,老谢便传回来了一个很重大的消息,汪寇的船队最快明日下午便可以到达万江山岛。

    什么?今天才三月二十三日,不是说汪寇最快要四月初才能返回吗?

    张雍杰愣住,说道“莫钱不是说要十天才能返回吗?现在才过了三天,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老谢一拍大腿,说道“那些二寇的话,本来就不能轻易相信。咱们鸽子小队的兄弟,在东边八十海里处见到了汪寇的战船,密密麻麻的,大船五十来艘,正在向这边杀来。”

    事实是无法改变的,汪寇确实转眼便能杀到万江山岛,张雍杰必须马上做出决策。

    张雍杰问道“你认为咱们的力量,是否可以同汪寇一争长短?”

    老谢着急道“恕我直言,看那汪寇的船队,我认为咱们欲要攻击汪寇,无异于以卵击石,绝无胜利的希望。咱们本来就不该听从那些二寇的话。”

    张雍杰大吸一口凉气,如此看来此战真的是凶多吉少,但是就算如此,此刻又岂能怯场?

    老谢说道“咱们都是大明男儿,谁都不怕死。但是依我看,此战确实是必败无疑,毫无胜利的可能。想来那些二寇,故意传出错误的消息,就是要让我们留在这边,引汪寇主力回旋,再将咱们一锅端了。”

    张雍杰拍拍老谢的肩膀,说道“你既然是我任命的鸽子小队队长,你传回来的消息,我肯定相信。”

    老谢说道“依照我的意思,这些二寇个个都不是好东西,他们现在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他们充当二寇这么多年,岂能没有做过罪恶滔天的事情?当年宁山城被洗劫,就有他们的一份,必须全部杀之,一个不留。”

    张雍杰沉思片刻,这些二寇作为海盗确实都不是好东西,那莫钱等人更加可恶,居然向自己传达汪寇最快也要十天的假消息,扰乱视听,诱导自己拿下万江山岛,陷入困局,至少这莫钱必须杀之。

    张雍杰顿感愤怒,平常时候,别人骗自己,如果没有太大的伤害,那也可以一笑置之。

    但是此刻在‘宁山民间灭倭大旗’之下,那也相当于在军队之中,军队之中传达错误的消息,那就是找死,你岂能怪我张雍杰不够聪明,上了你的当呢?

    咱们在军队当中,不跟你玩这一套猜来猜去的把戏,只要你传出来的消息和事实不对,直接军法从事便是了。

    张雍杰主意已定,当即对老谢小声说道“你暂时先不要声张,你先传递消息下去,让咱们原来的兄弟准备好大刀,咱们明日清晨广场集合,再跟那些二寇算账。”

    老谢说道“咱们兄弟有七百多人,他们不一定都互相认识,万一消息传达到二寇那边,这可如何是好?”

    张雍杰说道“两道保险,一道,让咱们的兄弟都准备一条黑色的带子,系到自己的右肩上。二道保险,设置切口。”

    老谢点点头,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系黑色带子在肩膀,能够有效的将自己的兄弟和二寇区分开来。

    而设置切口,如果两队人马互相遇见,便可以通过切口的上半句和下半句来确定是自己人,答不正确就是二寇了,这样可以说是双重保险。

    张雍杰下达了此次的切口杨帆,宁山灭倭。

    如果不是内部兄弟,决计不可能胡乱答对切口的,老谢点点头,知道张雍杰肯定是下了决心,要在明日对二寇进行清算,高兴的领命而去,安排部署去了。

    是否对所有二寇都进行清算,张雍杰此刻并未下定决心,他此刻只是产生了除掉莫钱一人的想法而已。这莫钱于军前传达错误的消息,杀他天经地义。

    但是这二百多二寇,张雍杰却不忍心一起下手,毕竟不能因为莫钱一人,便将两百多二寇一棍子打死。

    还是得先斟酌一下,毕竟那是两百多条人命。

    张雍杰当下又叫了两名自家兄弟,前去召唤莫钱前来,说是有军务大事商议,先把莫钱给处决了再说。

    但那两名兄弟找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莫钱,这大半夜的莫钱竟然没有在房舍中就寝。

    难道那莫钱知道马上将要杀他,他先躲了起来?但这关口,时间如此之短,这莫钱不可能收到消息。

    这莫钱必有问题,只有内心有鬼的人,才可能随时东躲西藏。

    张雍杰当即让这两名兄弟不要伸张,以免让二寇引起警觉。

    张雍杰决定暂不大张旗鼓的找人,而是亲自出去查一下,寻找莫钱,看看这莫钱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张雍杰施展‘幻影两千’的轻功身法,当即在海岛中四处摸排,先四处走走,看看情况再说。

    但是此时已然是深夜,要想在这,由十二座海岛组成的万江山群岛,悄悄的找一个人出来,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万江山群岛本岛左后方处,有一座离岛,距离本岛最远,那里平日里本是荒芜人烟的地方,但是此刻却有暗淡的光辉传来,想来离岛此刻必然有人。

    张雍杰皱眉,事出反常必有妖,不该有人的地方竟然有人,先过去看看再说。

    想到这里,张雍杰直接跳入海水之中,向那离岛游去。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