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万江山岛

    现在是大明嘉靖三十八年三月二十日,距离张雍杰约定的返乡之日还有十天。

    小岛上来了好几队倭寇匪兵,加起来一共有一百人左右,因为今天有倭寇方面重要人物登岛视察。

    嘉娜美代子,是服部半藏家族的幼女,全名叫做服部半藏嘉娜美代子。服部家族对外正式场合称呼她为服部嘉娜,其余场合称呼为嘉娜美代子。

    在东瀛,服部嘉娜其实并无什么值得特殊称赞的身份。因为服部半藏家族连诸侯都算不上,但是东瀛人的思维,有点难以理解。

    对于服部半藏家族的家臣来说,服部半藏家族就是他们的天,就是他们的地。

    所以服部半藏家族内部,以及服部半藏家族的家臣,都称呼服部嘉娜为公主。

    而二寇当中的四大寇,比如汪直,徐海之流,为了讨好服部半藏家族,均命令所有匪兵尊称为服部嘉娜为嘉娜公主。

    别个嘉娜美代子,本来也就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而已,本来是个单纯的小女孩。

    但是在这群二寇的吹捧之下,久而久之,嘉娜美代子当真养成了一种公主病。

    嘉娜美代子托人打听,这大明的公主平日里是怎样一份气度和排场,然后嘉娜美代子力争事事向大明的公主看齐。

    要说到拍马屁,那些二寇当中,也不乏能人。这些二寇渐渐的将嘉娜美代子吹捧成天生的仙女,地上独一无二的公主。

    那区区大明的公主,岂能与嘉娜公主相比?大明的公主给嘉娜公主提鞋都不配。

    由于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嘉娜公主作为扶桑人士,灵智方面本来就有点问题,现在她真的以为自己的身份无比高贵,是天上地下最为尊贵的公主。

    嘉娜公主穿着木屐,身上穿着麻木衣服,用几块竹片制作成的铠甲,在一群二寇的簇拥之下,来到了张雍杰所在的这座小岛上。

    倭寇召集了本岛上三十余位俘虏,到前面修建的房舍处集合。

    倭寇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张雍杰由于此刻正在山洞中运功,根本走不开,所以张雍杰直接没有过去。

    嘉娜公主已然坐在了房舍下的一张大椅子上,假倭寇小头目扫视了一下众人,没 更新快有瞧见他亲自任命的李桑,当即沉声怒道“李桑死哪里去了?”

    有名大明男儿说道“李头领生病了,浑身发高烧,已然无法行走。”

    假倭寇小头目怒道“什么?李桑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生病?今天嘉娜公主驾到,李桑怎么能生病!你的,找两个人去把李桑抬过来。”

    当即有两名大明男儿出列往房舍走去,但此刻张雍杰根本不在房舍,而是在山洞当中运功疗伤。那两名大明男儿倒也不是真的要去将张雍杰抬过来。

    反正这些二寇智商不好使,待会儿随便找个理由将他糊弄过去。再说了,也许待会儿这些倭寇便忘了这事情,所以理由也不用想了。

    假倭寇小头目向众人说道“今天是个好日子,嘉娜公主来看望大家了。”

    在场的三十多位大明男儿面面相觑,公主来了,公主在哪里?我大明公主都在燕都紫禁城里面,难道也被这些倭寇俘虏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今天可能要提前发动攻击了,杀掉这些可恶二寇,相救公主。

    假倭寇小头目向众人介绍道“这位,便是嘉娜公主,尔等贱民,见到公主怎么还不下跪?”

    在场的三十多位大明男儿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前面坐着的那位扶桑人士,就是他口中的嘉娜公主。

    郑大叔和李大叔对望一眼,作了眼神交流。

    李大叔的眼中,好像在说“区区扶桑三岛,有几个人?扶桑的公主也能算公主?在我大明,随便找个地主老财,家中的大小姐也比这扶桑的公主要高贵一些。”

    郑大叔的眼神中,好像在回应李大叔“不,老李你太看的起这扶桑的公主了,依我看,这扶桑的公主,不见得比我大明地主家的丫鬟高贵一些。”

    李大叔微微一笑,稍稍点头,以示认可。

    他二人这番交流,仅仅限于眼神交流,假倭寇以及嘉娜美代子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现象,更别说知道他们内心的想法了。

    假倭寇小头目,见这些大明男儿并不下跪,顿感愤怒,正要抽刀好好教训教训一下这些俘虏,但嘉娜公主发言了,假倭寇小头目只好暂时站在一旁。

    嘉娜美代子说道“一点点的,汉语,我会。发言,我来。”

    假倭寇小头目当即躬身行礼,说道“嗨!尊贵的公主殿下。”

    嘉娜美代子从腰间抽出了长刀,来到一名大明男儿身边,直接一刀刺入心脏,杀害了这名大明男儿。

    当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嘉娜美代子突然杀人,让在场的其余大明男儿惊恐万分。

    不是说这嘉娜美代子要发言吗?怎么她一言不发,便开始杀人了?

    她这行为不但让人摸不着头脑,也让人顿感愤怒,这女子简直是可恶到了极点。

    先前那两名去抬张雍杰的两名大明男儿藏着暗中,见到这一情况,连忙往后山山洞当中跑去。

    当然他们跑之前,还学习了一声海鸥的叫声,意在向前面的三十余名大明男儿传递消息,示意他们稍安勿躁。

    嘉娜美代子说道“不跪,这就是下场。”

    嘉娜美代子又来到老谢的身前,将长刀指在老谢的心脏处,老谢就是下一个对象了。

    老谢本来就是个老油条,是一个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人。但要他在这种时候,像这所谓的嘉娜公主下跪,他也觉得丢面子,心中过不去这坎。

    毕竟在老谢的心中,我堂堂大明男儿,从身份上,远远比这扶桑的什么嘉娜公主要高贵。

    我老谢都没有让这所谓的嘉娜公主下跪,她反而却要我老谢下跪,这是什么道理?简直是恩将仇报。

    老谢虽然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在老谢的心中本来没有什么原则性,一切以趋利避害为标准,怎么对自己有好处怎么来。

    但是所谓的没有原则,并不是真的没有原则。而是事情没有触及到他内心的最后一条防线。

    显然,此刻的场景,早已远远超过老谢能承受的范围,他无法想象自己居然向这所谓的嘉娜公主下跪。

    老谢认为这一跪,丢的不是自己的脸,而是丢的在场三十多位大明男儿的脸,丢的是我大明纵横八千里江山,千千万万的大明男儿的脸。

    所以老谢眼疾手快,当下在众目睽睽之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一把夺过嘉娜美代子手中的长刀,顺势掐住嘉娜美代子的脖子,直接将她给俘虏了。

    现在老谢手中的长刀已然架在了嘉娜美代子的脖子上,这一变故,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老谢也没有料到自己这一冲动,竟然直接俘虏了嘉娜美代子。他本来是没有办法的无奈之举,竟然收获了重大战果,嘿嘿。

    嘉娜美代子的贴身跟班,一阵叽叽呀呀的言语,但他们说的是东瀛语言,根本听不懂,但看那表情,也能猜到他们说什么。

    假倭寇小头目万万想不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他万万没有想到这老谢竟然会突然出手。嘉娜美代子若有任何闪失,他这人头能保住?

    假倭寇小头目大声喝道“大胆,想死?”而那群二寇也跟着骚动,想要发动攻击。

    老谢悠悠道“谁敢动!老子一把捏碎这女子的骨头,让你们一个一个的跟着陪葬。”

    嘉娜公主被劫持,假倭寇小头目自然不敢乱动,也是他初心大意,觉得这些俘虏在这岛上生活了十七八个月之久,一直都是老老实实的服从安排,怎么这会儿突然就长出反骨了?

    这下怎么办呢?假倭寇小头目已然吓的灵魂出窍,大惊失色。

    嘉娜美代子连忙说道“公主我是,你竟敢伤害公主?赶快放开我。”

    老谢听见这话比较来气,心想你是什么公主?他这手一抖,竟然将这嘉娜公主的脖子给摸了。

    老谢本来挟持了这嘉娜公主,让假倭寇有所顾忌,也让在场的三十多大明男儿有了一个暂时的护身符。

    但万万没想到老谢在这关键时刻竟然手抖,送嘉娜美代子上路了。

    在场的三十多名大明男儿虽然觉得遗憾,但也没有人出言斥责老谢。

    毕竟这种失误是可以原谅的,又不是什么大事。老谢这种行为,就像是割了一颗路边的野草而已,算不了什么大事,不必上纲上线。

    一群假倭寇愣在当场,久久没有反应过来。假倭寇小头目率先反应过来,毕竟嘉娜美代子一旦出事,他第一个跑不脱。

    只见假倭寇小头目大声喝道“反了,反了,来人,全部处理掉,一个不留。”

    情况一时之间陷入了绝境,眼看这群上百假倭寇就要屠杀众人的时候。张雍杰及时的从后山奔来,从房顶当中腾空而起,向院前飘落。

    只见张雍杰大声喝道“我看谁敢动?”

    张雍杰这一声大喝,附上了内力,声音洪亮而又振聋发聩。

    虽然此刻张雍杰内力恢复并未达到一半,武力大打折扣,但是先前张雍杰可以算作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此刻就算打个三折,那在江湖上也能纵横一番,少有敌手。

    张雍杰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那假倭寇小头目,将他手中长刀折断,直接将他身上几处大穴点住,将他打跪在地。

    紧接随而来的两百余大明男儿,也赶到现场,他们手持弓箭,率先将场上的几名真正的倭寇给射死。

    原来先前那两名负责去抬张雍杰的大明男儿,见到嘉娜美代子突然杀人,心中气愤,也知道今天有变故要发生,当即跑往山洞通风报信。

    众人听见这倭寇又到岛上耀武扬威,纷纷感到气愤,所有人都拿上武器,全部赶往事发地点。

    假倭寇的队伍只有一百来人,这时候见到岛上突然涌出两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大明男儿,当下胆子都吓破了,现在假倭寇小头目也被张雍杰擒拿,他们吓的不敢反抗。

    一百人,对两百人,谁有胜算?假倭寇任何人都能算的了这笔账。

    有些假倭寇比较机灵,当即脱下倭寇匪兵的外套,只突出白色的内衣,喝道“大明人不打大明人。”

    就这一瞬间,那些假倭寇纷纷脱下外套,高声呼唤说道“大明人不打大明人。”

    老谢愤怒道“怎么?现在又成大明的人了?”

    有个假倭寇愤怒到“这位兄弟说哪里话,我生是大明的人,死是大明的死人。我之前之所以充当二寇,就是决定打入倭寇内部,探查信息。”

    又有个假倭寇义正言辞的说道“是啊,一旦探查到了有用的信息,我将揭竿而起,随时随地为大明贡献力量,就算丢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还有个假倭寇大声说道“我现在就探查了一个重大信息,就是准备马上返回大陆,引王师前来剿灭倭寇。想来这群倭寇离死不远了。”

    就在这群二寇向大明表达忠心的时候,大明男儿已经眼疾手快,将在场一百多假倭寇的长刀缴械。

    毕竟长刀类的武器,比自制的弓箭,长枪等简易武器杀伤力要大一点。

    张雍杰正在思考该如何处理这些投降的二寇,这些二寇嘴上虽然说的大义凛然,但他们既然充当二寇,必然就是毫无节操之时,随时随地可能再次反叛。

    所以如何处理他们,眼下倒还是个麻烦事情,张雍杰陷入了沉思。

    老谢抓住方才说话的一人,怒道“现在你说说,你充当二寇这么多年,到底探查了哪些有用的消息!”

    那二寇战战兢兢的回答道“现在,此刻,正式我们反攻飘零岛的大好时机。”

    老谢问道“什么飘零岛!你说清楚点。”

    另外一名二寇说道“他说不清楚,我来说。”这名二寇更加机灵,当即将这份功劳抢过来。

    只听这名二寇说道“飘零岛就是眼下这座群岛,远处那座海岛是大盗汪直的老巢,就连那天杀的服部君也住在这里。”

    老谢是宁山人士,世世代代居住在海边,以捕鱼为生,对附近海岛也比较熟悉,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飘零岛,当下怒道

    “这飘零岛的名字是倭寇取的是不?从现在起这座群岛叫零飘岛。区区倭寇,也有资格给我大明海岛取名字?”

    那二寇一愣,没想到这大明兄弟竟然在乎这个,当下说道“壮士说的好,不过在我大明这边,这座群岛本来有名字,叫做‘万江山岛’。”

    老谢一脚将那二寇登岛在地,怒道“既然有名字,你直接说‘万江山岛’便是了,扯什么飘零岛?”

    那二寇连忙打了自己几个巴掌,说道“壮士说的对,这个怪我,我一时说漏嘴了。”

    张雍杰见他二人夹渣不清,东拉西扯。而眼下杀掉了倭寇的公主,肯定随时会引来倭寇的反扑,如此等到四月一人再举事肯定是不得行,必须提前举事。

    张雍杰当即说道“你说重点。”

    那二寇连忙答道“此刻‘万江山岛’的守卫不过两百余人,咱们现在这边已然有一百多人重归大明,远处的本岛只有一百兄弟了,只需派一名信使过去,那一百多兄弟必然重新回到大明的怀抱。”

    张雍杰皱眉道“怎么会只有两百余人守卫?”

    那二寇说道“确实只有两百余人,其他的战船此刻又到福建沿岸去打秋风去了,‘万江山岛’上的守卫不足。”

    张雍杰不太相信这样的事情,这里既然是大盗汪直的老巢,怎么可能才有两百余人守卫?

    其余大明男儿也不太相信这种事情,如果是大本营,肯定随时都是重兵防守,就算猛虎离山,也不可能不在本部留一手。

    但那些叛变的二寇纷纷作证,言明确实只有两百余人守卫,正是反攻的大好时机。

    有一名二寇解释道“壮士有所不知,前几年大盗汪直的人马被胡部堂的军队打的七零八落,溃不成军,所以这大盗准备狡兔三窟,他不只有这个‘万江山岛’,除此之外,在东海海域还有七八处群岛,他都在用心搞建设。所以这才随时去沿海打秋风,俘虏我大明男儿,为他修建工事。”

    这名二寇说的言之凿凿,令人不得不行。张雍杰又道“假如现在‘万江山岛’上守备空虚,那这扶桑的女子又为何敢肆无顾忌的到其他岛上耀武扬威?”

    那二寇摊手道“所以她是扶桑人啊,她办事本来就这样没有逻辑,令人搞不清楚。”

    另外一名二寇补充道“是啊,这嘉娜美代子常常对我们说,没有逻辑,才是最大的逻辑。只要她的想法不被外人了解,便能体现出她‘天威难测’的神秘感。”

    另外一群二寇也纷纷附和,他们确实搞不懂这嘉娜美代子是怎么想的。

    有些大明男儿听见众人说这嘉娜美代子要搞什么天威难测,纷纷鄙夷一笑,想她一个小小女孩,竟然也要学习陛下的天威,简直是沐猴而冠,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张雍杰觉得眼下已然出事,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提前发动攻势。只好说道“咱们马上通知所有人,向本岛进行攻击。”

    其中有名二寇连忙说道“壮士且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有话说。”

    张雍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那二寇道“根据惯例,汪直的船队一时半儿还不知道这边出事。咱们现在就必须想清楚,下一步动作要搞什么?”

    张雍杰不明其意,不耐烦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二寇说道“如果说咱们现在要返回故土,那便可以直接将这‘万江山岛’大肆破坏一番。如果咱们要直接将‘万江山岛’占为己有,便要考虑是否抵挡得住这汪直的报复。”

    张雍杰心想这话有道理,不如索性将这‘万江山岛’占为己有,在这汪直的阵地当中,插一颗钉子,这样随时可以牵制住汪直的发展。

    张雍杰觉得这二寇话说的颇有意思,这二寇既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他心中有所想法。

    张雍杰道“你觉得咱们该如何?”

    那二寇说道“我方才估算了一下,咱们现在‘万江山岛’上的大明男儿,总共有接近一千人。而本岛只有一条战船,还是一条待修的破船。要靠这破船逃回大陆,无异于异想天开。”

    张雍杰显然听出了这二寇有拿下‘万江山岛’的想法,当下说道“你继续说。”

    那二寇继续说岛“不出意外,眼下大盗汪直的船队最快也要十天才能返回到这里。咱们可以在这十天内的时间里,一方面加强‘万江山岛’的守卫,另一方制作小船,面派勇士返回南京,向胡部堂求援。”

    张雍杰点点头,在场的大明男儿也觉得有道理。

    那二寇继续说道“不知道现在这里有没有熟悉海战的能人,这样的话,咱们凭借一千多人的队伍,也能与大盗汪直纠缠一番。”

    这群大明男儿本是宁山城以及附近县城的百姓,在海里打鱼是一把好手,要说在海里打人,进行海战,那就有点为难他们了。

    那二寇这时候才说出他的本意,只见他说道“小人姓莫,单名一个钱字,小人不才,熟悉海战的套路,只要壮士信的过小人,小人定然想办法守住‘万江山岛’。岛在人在,岛亡人亡。”

    在场两百大明男儿,听见莫钱拐弯抹角的说的这里来,纷纷都是内心一笑,这莫钱不但名字取的吉利,他作为二寇,竟然还想趁机当这一群的长官,你说他是不是异想天开?

    张雍杰显然也不相信这莫钱的话,认为他本来就是二寇,怎么可能做得到岛在人在,岛亡人亡?说不定那汪直的船队一到,这莫钱便率先投敌了。

    张雍杰大声说道“各位兄弟,咱们在这‘万江山岛’共患难了十八个月,早已经亲如兄弟。眼下何去何从,大家拿个主意吧。”

    张雍杰又道“赞成返回故土的兄弟,请到左边。赞成据守‘万江山岛’的兄弟请到右边。”

    场上很多大明男儿也在思考眼下的局面,在场的都是俘虏,前年十月,倭寇屠杀宁山城,早已让大家家破人亡,回去也没有什么事干,当下绝大部分的人都站在了右边。

    只有十来个人占到了左边,想要返回故土,也许他们还有亲人在,思念他们的亲人。

    既然绝大多数的兄弟都赞成据守‘万江山岛’,张雍杰豪气顿升,当即决定拿下万江山岛,并且派遣那些想要返回故土的十余位兄弟,驾船返回南京,顺便向胡部堂大人讲明事情,急求援兵。

    张雍杰点开了那假倭寇小头目的哑穴,想要听听他说些什么。

    那假倭寇小头目已然在此地跪了半天,这刚刚可以开口说话,连忙说道“李桑,我也是大明男儿,这打海战我也很熟悉。”

    张雍杰想起这倭寇小头目当初俘虏众人的时候,接连杀掉好几个人,岂能饶他?此刻又听见这假倭寇小头目说什么李桑,张雍杰可谓是恨从心底起,怒从胆边生。

    张雍杰一巴掌将那假倭寇小头目打倒在地,口中怒道“我去你爹的李桑,既然你改不了口,这便送你上西天,下辈子投胎到扶桑,天天叫桑,桑,桑。”

    那假倭寇小头目连忙说道“李英雄切莫动怒,是小人不对,一时之间疏忽了。”

    张雍杰负手而立,盯着那假倭寇小头目说道“这十八个月,我无时不刻有两个字要返回给你。”

    那假倭寇小头目茫然道“李英雄请示下。”

    张雍杰冷冷道“这十八个月中,你对我说了三百八十二次‘哟西’,这都精确到了各位数,我都是找了个本子给你记下来了。我早已经发誓,终有一天,要对你说一声‘哟西’。”

    张雍杰得意的对那假倭寇小头目说完一声‘哟西’之后,当即命令众人将此人杀掉祭旗。

    要说杀人,此刻正是那些二寇表达忠心的大好时机,那些大明男儿还没有反应过来,有几名二寇已然率先将这假倭寇小头目拖出去乱拳打死了。

    张雍杰当下命令道“将所有兄弟,全部召集到此岛,大家火速拼装船只,两个时辰后,正式向‘万江山岛’本岛进攻。”

    不一会儿,三十多条不大不小的战船已然下水杨帆,随时可以行动。

    莫钱等一众二寇见此情况,目瞪口呆,原来这些大明的兄弟,早已经暗中准备反击了,幸好今天稀里糊涂的弃暗投明,如若不然,他日肯定是死定了。

    这边一出事,万江山本岛的人马很快就收到了风声,他们那边只有一百来余人,岂敢抵抗?当即杀掉少部分真正的倭寇,直接挂白旗投降了。

    正所谓‘大明人不打大明人’嘛,此战,张雍杰还不用攻击,便轻而易举的拿下了万江山岛,拿下了这聚集在一起的十二座岛组成的群岛。

    现在大家终于拥有了一席之地,正式丢掉俘虏的身份。本岛上还有点白面和菜肴,有些会厨艺的兄弟,当即制作了许多食品。

    这些食品虽然并不太好,但是在长期食用金枪鱼鱼干的兄弟口中,这就是比燕窝还好吃的东西。

    莫钱跟在张雍杰身边,说道“原以为只有一条破船,没想到现在有三十多条船,如此足可与汪寇一战。”

    张雍杰的思绪却被另一件事情所困扰,当即将莫钱拉到一旁,询问道“当年倭寇洗劫宁山城的时候,俘虏了一群妇女,这群妇女现在去哪里了?”

    张雍杰本意是向他打听唐妍的消息,这十几个月以来,根本不敢去思考唐妍是生是死,身在何方。所以张雍杰此刻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那莫钱却想歪了,说道“李英雄,这事可不好办,这‘万江山岛’上没有女人,之前本来还有嘉娜美代子和她的几个婢女,不过方才被大伙儿杀了。”

    张雍杰黑脸问道“你到底知不知道宁山的妇女,被倭寇藏到哪里去了?”

    莫钱战战兢兢答道“当年俘虏宁山妇女的那条船出事了,海面上遇见了鬼了。”

    对于鬼神之说,张雍杰向来是不信的,当下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钱继续答道“那条船神不知鬼不觉的偏离了航线,自顾古向南方驶去了,汪寇派小船去追,小船上的人也有去无回,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雍杰先是一阵茫然,稍微一思索,猜想必然是妍儿也在那条船上。只有唐妍杀掉或者制服船上的倭寇,才可能将大船转移航线,脱离接触。想到这里,张雍杰心中颇为高兴。

    但不一会儿,张雍杰心中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依照唐妍的性格,当时夺得大船之后,必然向倭寇发动攻击,营造自己。

    就算实力不远远不及,唐妍也必然很快返回大陆,向官府求救,引兵前来。

    但是自己这十七八个月以来,却没有听到半点唐妍的消息,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妍儿又遇见什么危险了?

    张雍杰一阵惆怅,只盼唐妍此刻还好端端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即便是夫妻分离,只要大家都还活着,那便总有相见的一刻。

    但唐妍是否还活着?这时候只有天知道了。

    根据情况判断,汪寇的船队,最快还有十天便能杀过来。十天之后,必然是一场硬仗,只有这一仗胜利了,才能算真正拿下‘万江山岛’。

    所以眼下接近一千大明男儿,开始了他们紧张的备战。一方面,加紧制作海战所需的战船,弓箭,火团等武器。

    另一方面,这一接近一千多人的队伍,被分成了三十多支小队伍,并且选出了小队长,加紧操练。

    那时候,必然是生死时刻,必然是最为壮烈的一战。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