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囚岛生涯

    在张雍杰要求下,凭借倭寇留下的两筐馒头,这座岛上的三十来位大明男儿,终于吃了一个相对较饱的饭,当然只能说相对较饱。

    因为众人已经饿了五六天,中间就吃了一块泥饼,这种情况下,两筐灰面馒头,显然是无法真正填饱肚子。有很多人,因为极度饥饿,馒头吃的太快,吃完之后,不断的打嗝。

    他们不少人趟在地上,显然不愿意在这种情况下,给倭寇干什么工程。

    张雍杰也不愿意,张雍杰之所以站出来,担任这个领头人,仅仅是因为他不想要倭寇再杀人,并不是他想要替倭寇卖命。

    张雍杰正躺在一处小坡上,望着天空,对于以后的打算,他此刻也是心中没底。在这种时刻,谁又能有更好的办法呢。

    郑大叔和李大叔凑了过来,他们都想知道张雍杰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郑大叔问道“小李,那倭寇选一个领头人出来,显然是没有安什么好心,你为何要来当呢?”

    张雍杰苦笑,说道“郑大叔,看那倭寇的意思,今天咱们这里,要么全部死绝,要么总要选出一个人来当头领,我也只是想多拖延点时间而已。”

    李大叔将假倭寇头子交给张雍杰的那份地图拿起来查看,怒道“这狗贼,凭借咱们这里的人力,怎么可能修建这么多房舍和战壕。”

    郑大叔拿起地图一看,觉得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又是对那倭寇一阵叫骂。

    也许是他腹中饥饿,没有力气。也许是他不敢大声叫骂,引来倭寇,所以郑大叔的骂声很小。

    其他大明男儿此刻躺在地上,他们知道这地图上所示的任务也非常巨大,所以他们都没有心情过来查看,现在他们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张雍杰也不着急,因为他心中根本就没有计划。给倭寇修建工程,这不是他想要做的。他想要做的,逃亡,求生,显然此刻也看不到任何希望。

    更何况,张雍杰心里清楚,自己现在虽然是头领,但是这个头领是倭寇任命的。自己根本不耻于用这种身份,来安排大家做事情。

    很显然有不少人,也不会因为自己被倭寇任命为头领,而听从安排。

    所以现在除了休息,根本不能做任何事情。这一休息,便休息了两三个时辰,转眼间下午已然到来。

    郑大叔终于坐不住了,站起身来,怒道“小李,你是打算坐以待毙吗?咱们这里三十多条人命,难道真的就看不到一点希望吗?”

    大伙儿想通过发呆,迷茫等方法,来逃避现实。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现实是根本无法逃脱的。既然还没有断气,就得努力求生,这本是人的本能。

    所以在场的大明男儿,此刻均是在思考接下来怎么办。本以为张雍杰应承当这个领头人,势必会要求大家努力干活,拖得一天是一天。

    如此,有些善于偷奸耍滑的老油条都已经想好了,绝对不会配合张雍杰的工作,但是到时候假倭寇来调查工程进度,直接把责任往张雍杰头上一扣便算完事,张雍杰死后,说不定又会有那个傻子站出来当这个领头人,又可以拖得三天时间,用于苟延残喘。

    人群中,一名姓谢的中年人,就是这类人的代表。这名姓谢的中年人,旁人一般叫他老谢。

    老谢甚至想好了台词,只要张雍杰一发言,想要调动大家干事,他便要首先出来抬杠。

    这本是人性最为常见的现象,只要有人想带着大家求生,必然会有一些人想浑水摸鱼,想要以最少的付出,搭上集体逃亡的便车。

    但张雍杰根本没有求生的动作,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要求大家做任何一件事,这老谢反而率先坐不住了,他必须怂恿张雍杰带领大家努力干活,他才有偷奸耍滑的机会啊。

    如若不然,这三天以后,倭寇势必又会胡杀人,谁都知道到最后,所有人都跑不脱,所有人都只能死。

    只见老谢站起身来,说道“谢某有些问题,想要问问李头领。”

    张雍杰的目光飘到老谢的身上,安静的在一旁想要听听他说些什么。

    那老谢说道“咱们这里剩下的三十多人,今后该何去何从,李头领有什么打算。”

    张雍杰一阵长叹,沮丧道“这倭寇任命的头领,也能算头领?我也没有什么打算。”

    老谢冷笑一声,说道“那不行,你现在不努力的去干活,完成倭寇交代的任务,难道你是想害死大伙吗?”

    张雍杰将手中的地图递给老谢,说道“你先看看这工程量,先弄清楚情况。”

    老谢却不接地图,悠悠的说道“咱们又没有接倭寇的任务,凭啥该我干?你既然是倭寇任命的头领,这工程肯定是该你去干。”

    见到老谢如此说话,张雍杰知道有人开始挑刺了。张雍杰迷茫的问道“我一个人干?”

    老谢点头道“肯定是你干,三天之后,倭寇一查工程进度,你啥都没有干,你不是存了心的想害死大伙儿吗?”

    老谢这话,不但让张雍杰感到震惊,在场的其他人也感到不可思议。

    听这老谢的话,他竟然是想让张雍杰一人去把工程干下来,如果这工程干不下来,那就全怪张雍杰害死了大家。

    但是这李容豪怎么可能独自干的了?他怎么可能会自己一个人去干?

    就算这姓李的小子,愿意去干,他也绝对不可能完成进度啊,到时候还不是大家要死人?

    就算把责任扣到这李容豪一个人头上,但倭寇肯定还是要牵连大伙啊?还是要杀人啊,这种情况下理论个责任,又有什么用处,这老谢是怎么想的?

    老谢这话一出口,见到大家迷茫的样子,他才意思到自己的失言,刚才这话确实说的过于无礼,简直是秀智商。

    老谢心中又对倭寇一阵叫骂,这天杀的倭寇,要不是不给老子饭吃,把老子饿晕了,老子能说出方才那种有明显漏洞的话语吗?

    老谢只好回旋道“我的意思是叫你带领大家一起干,但是怎么干,肯定是你来安排,不可能是我来安排啊,毕竟我又没有去当那什么头领。”

    大家这才‘明白’老谢的意思,原来老谢是要李容豪带领大家干,没有要李容豪一个人去干的意思。

    但张雍杰很显然已经察觉到了老谢心中丑恶的想法,所以他马上想出了对付老谢的办法。

    其实老谢原以为此刻的画面应该是,张雍杰站在大伙面前,大声疾呼,要努力求生,要努力奋斗,要好好干活的场景。

    而这种场景,张雍杰势必能够得到一部分人的响应,毕竟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嘛。不可能任何人都不听这小子的话啊。

    那样张雍杰就能带着这一部分响应的人马努力干活,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资格指挥包括自己在内的,不响应的大明男儿。

    但老谢万万没想到现在的局面,居然是自己去主动要求张雍杰带领大家干活。这种情况下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偷奸耍滑呢?

    张雍杰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说道“咱们现在被俘,大家心情都不好。我也一样,我恨不得立即跟那倭寇拼命,但是情况不允许啊,现在咱们只能从长计议。”

    张雍杰终于开始调动大家的情绪了,终于开始给大家做思想工作了。但是很显然,老谢此刻是不能出来唱反调的。

    因为他此刻出来唱反调,无疑是自己打自己的脸,所以老谢只好暂时听从李头领的安排,将来如果有机会,再想办法偷奸耍滑也不迟。

    张雍杰又说道“但是我这人脾气不好,经常想杀人,所以我也害怕来要求大家做些什么事情。”

    张雍杰说这话的时候,将手中的长刀一扬,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让大家看见了都产生了一种害怕的感觉。

    张雍杰继续说道“我大明男儿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个个可谓是顶天立地的人才。当此之时,我的意思是大家各显神通,各自逃生。”

    张雍杰这话让大家感到莫名其妙,这小子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越是危机关头,越应该保持团结,这小子竟然怂恿大家分头行动?

    这分头行动,人力单薄,那不是找死吗?

    正在大家迷茫之际,又听张雍杰说道“当然,如果有信得过小子的,愿意跟着小子一起的,咱们稍后移步他处。再作打算。”

    郑大叔这时候连忙说道“小李,咱们这群人里,就属你最年轻,肯定是你的办法最多,咱们大伙儿都跟你走,就算死,也算是拼搏了一把,不算坐以待毙。”

    张雍杰闻言,对郑大叔一笑,又继续说道“郑大叔,你不用怂恿大伙,这事但凭自愿,因为我李容豪是可能杀人的。”

    郑大叔向来比较机灵,他认为这种时候,肯定要有人配合张雍杰的表演,才能让大家都跟随他的意志而行动。怎么这小李竟然不明白这个道理?

    张雍杰又举起手中长刀,说道“但是有一点,大家一定要切记。凡是跟随我李容豪走的人,一定要遵守纪律,听从我的安排。否则我李容豪手中这柄长刀,肯定是会杀人的。”

    领头的人,必须要有实权,才能干好实事。若无实权,名为领头,其实是背锅侠。那就如在刀尖上跳舞,如履薄冰,地处深渊。

    想那李灵,作为李家临时当家的人的时候,不就是如同处在深渊中的人吗?

    张雍杰这话说的很清楚,倭寇任命的头领显然不算,他不愿意充当这个没有实权的头领。

    权利来自于大家,此刻跟着张雍杰的步伐走的人,视为将生家性命交给张雍杰,授权张雍杰将来在某些人犯错误的时候,可以惩罚某些人。

    换句话说,如果此刻选择跟随张雍杰的脚步走,那在将来要被处理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反抗。张雍杰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处决拖后腿的人物。

    张雍杰说完这话,便不再理会众人,自顾走到另一处小山坡,杵着长刀,静静的站立着。

    郑大叔和李大叔虽然觉得张雍杰这话说的非常不好听,但他们毕竟是邻居,具有一定的感情基础,所以他们率先走到张雍杰那边去了。

    在众多大明男儿的心中,此刻显然是绝境,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觉得只凭自己的力量,是无论如何难逃一死。

    虽然跟随张雍杰的步伐,也是九死一生,但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死马当活马医了。

    不一会儿,大多数人都站到了张雍杰那边的小山坡去了。

    老谢一阵迟疑,原以为这李容豪,年纪轻轻,想来是人都没有活明白的臭小子,自己轻易之间,便能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没想到这李容豪还有点道行,竟然使出这一招。仅仅这一简单的招数,便从虚的头领,摇身一变,变成实的头领。

    老谢知道,只要自己的脚步转移过去,那便相当于自己亲口承诺服从李容豪的安排。相当于一个承诺,这个承诺显然是有约束力的。

    假如自己此刻不过去,这李容豪根本就没有资格来要求自己做任何事情。这种时刻,李容豪如果要因为自己不听从安排而,杀掉自己,道义上说不走,其他人也会反对。

    但是自己先在走过去,如果不听从安排,这李容豪显然是会杀掉自己,而其他人也不会觉得这事有什么不对。

    老谢心中一阵叹息,看来这李容豪还是有两把刷子,道行远远在自己之上。

    有意思的是,如果张雍杰不展现出两把刷子,大家还不敢跟他混。毕竟将帅无能,累死三军。谁又愿意跟一个没有能力的头领混江湖呢?

    现在张雍杰展示出了这一番手段,老谢反而也心甘情愿的将身家性命托付于张雍杰之手,跟着张雍杰的脚步走了。

    老谢是最后一个走到张雍杰面前的人,现在,所有活着的人,都来到了张雍杰这边。

    这意味着,张雍杰这个头领的身份,是大家用脚投票选出来的,不是倭寇任命的。从此张雍杰手中的权利,是来自于大伙的,不是来自于倭寇的授权。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张雍杰觉得肩膀上的责任很沉重,毕竟要在这不知东南西北,不知方位的海岛,带领大家逃回大陆,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

    张雍杰发出了他的第一项命令,那就是要求老谢将倭寇留下的工具,全部搬到此地来。

    而且是要求老谢一个人去搬,是个人都看的出来,张雍杰是在故意为难老谢,但老谢却心甘情愿的去将工具搬过来了。

    因为老谢知道,他现在跟随的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头领,只有跟着很有能力的头领干事,所付出的任何劳动,汗水,才不会是无用功,才有逃出生天的那点希望,这希望尽管很渺小,但总算有了。

    老谢的举动,让张雍杰心中有了一些安全感。他知道此刻自己不再是那种架空的‘头领’,是具有实权的头领,这样他也才能够从容的安排事情,不至于陷入内部的勾心斗角之中。

    张雍杰示意大伙儿坐下,将手中的地图传达给众人看,众人纷纷一阵摇头,显得非常沮丧。

    张雍杰说道“我会尽可能的跟倭寇虚以委蛇,尽可能的保护大伙儿的安全。不过大家也得努力,咱们万众一心,才能有希望。”

    接下来张雍杰说出了他的想法

    首先,修建房屋,做个样子给倭寇看。因为修建房舍,首先能够让大伙儿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有个能在这海外的荒岛中,暂时的生活下来。

    其次,挖掘山洞,作为秘密基地。然后制作武器,砍伐树木在山洞里偷偷造船。待时机成熟,将山洞里大船的模块拖入海中,以最快的速度拼装成船。

    最后,杨帆,凭借日月星辰,辨别方向,返回大陆。上报官府,派兵前来剿灭倭寇,完成报仇大业。

    张雍杰这套想法非常粗浅,但是也不失为一个办法,特别是挖掘山洞,建立秘密基地的想法深得人心。

    就算倭寇想要动粗,大家也可以凭借秘密基地,与之抗衡。战死沙场,总比坐以待毙要好的多。

    说动就要动起来,大伙儿首先安葬了逝去的同胞,便分成几个小组,在这荒凉的小岛上,开始了他们的逃生兼复仇计划。

    倭寇每天早上送来馒头,每隔三天有倭寇小头目登岛视察工程。见到大家热火朝天施工的样子,倭寇小头目对张雍杰很满意。

    那倭寇小头目说道“哟西,李桑,你的果然不错,继续努力。”

    每当这时候,张雍杰总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倭寇小头目,没有展现任何情绪,心中却冷笑,他日将尔等畜生整死的时候,再来跟你说声哟西。

    小岛其实也不小,中间坐落着一匹小山。这本是很正常的现象,大海里的岛,本就是山峰高出海平面而形成的。

    小山里长满了树木,有些树木还比较粗大,唯独就是没有果树之类的,无法用以充饥解饿。

    上天不会辜负一群想要努力过上好日子的人,加之我大明男儿,能人辈出。虽然小岛上只有三十来人,但已然不同寻常。

    我大明男儿,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有很好的生存技能。

    别看只有三十多人,但有人会钻木取火,有人会挖山洞,有人会做木工。

    会钻木取火,就意味着能够蒸馏海水,获得淡水。而在这座小岛,能够拥有足够的淡水,那是一件多么让人满足的事情。

    而会做木工,就意味着制造的大船,能够更加经得住大海波涛汹涌的考验,逃回大陆更有希望。

    即便不会任何技能的人,全靠想象,或者通过别人的传授,也能将有些事情办的比较妥当。

    若换倭寇,三十余人在这荒岛上,只能坐吃等死。活的过三天,算是给他们长脸了。

    前一个月过的还是比较辛苦,但是这群大明男儿从来没有放弃希望。

    宁山的百姓本来就居住在海边,几乎个个都会水,虽然游不远,但是在附近徜徉还是没有问题的。

    一旦大家充满信心,即便是上天也会出手相助。很快传来好消息,有几名大明男儿,在海岛的后方一处山湾中,发现了一群金枪鱼的鱼窝。

    毕竟靠倭寇的那一筐馒头,显然不能填饱肚子,而金枪鱼体积甚大,一头金枪鱼相当于一头小猪,这样来说,填饱大家的肚子是没有问题的。

    这一消息,显然让这群大明男儿更加激动。当即有人上山砍伐了若干小树干,削尖尖端,制作成简易的武器,下海捕获金枪鱼。

    这群大明男儿虽然现在能够吃饱喝足,但他们在倭寇面前还是要表现出极度困乏的样子。

    所以每天早上倭寇送来馒头,他们都做出假意哄抢的动作,稍后便将馒头给储存起来,先吃金枪鱼。

    转眼间,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已然到了寒冬腊月。现在,张雍杰的山洞挖的足够长,有些地方也足够大,简直就挖成了一座城堡。

    山洞里的金枪鱼干也足够多,虽然天天吃金枪鱼鱼干,吃的想呕吐,但是能够填饱肚子,总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而大船的模块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将来只需要选择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偷偷将模块拖下海水之中,组装成大船,便可大功告成。

    而更加让人感觉喜上加喜的事情是,张雍杰渐渐的发现自己丹田之处的内力,竟然一点一点的往外泄露。虽然极其微弱,微弱的可以忽略不计。

    但这足以证明丹田之处的制约,并不是铜墙铁壁,这就意味着只要不断的加紧运功,冲破制约,恢复内力,总是充满希望。

    有时候,张雍杰又想起唐妍,不知道妍儿此刻在哪里,是生是死。这让张雍杰万分心痛,张雍杰只能通过白天的幸苦劳动,夜晚的不断练功,来缓解痛苦。

    冬去春来,又是几个月过去了,观察天象,此刻应该依然到了三月下旬,想必大陆上现在已经到了春暖花开的时候了吧。

    通过几个月不断的打坐运功,张雍杰的内力已然得到一定程度的恢复,虽然大部分内力仍然被困守于丹田,但是能够运用一部分内力,总比失去内力的感觉要好的多。

    张雍杰这时候才想,先前那赵千里说自己需要四十年才能恢复内力,这完全是出言恐吓。只要每天不断的运功打坐,这恢复内力之时,决计要不到四十年。

    修建若干房屋,挖掘数条战壕,又岂能是几个月的事情?尽管倭寇不断的催促工期,但张雍杰等人干的热火朝天,那些倭寇也并没有胡乱杀人。

    毕竟他们头脑再简单,也能想到,要完成他们所规定的任务,绝对不是几个月就能完成的事情。

    工期虽然慢,但是小岛上的现状,正在一步一步的满足服部君地图上的要求,倭寇对此内心上还是比较满意的。

    然而其他小岛上却接连出现不好的消息,工期遥遥无期不说,还经常在减员。倭寇只能认为这是他们忍受不住工程的幸苦,活活累死了。

    但其实是张雍杰这座小岛,每天黑夜里,不断的派人,抱着木筏,躲过倭寇的海上巡逻船只,联系附近的大明男儿,拖拉人员过来。

    毕竟张雍杰这座岛,山洞挖的足够大,金枪鱼足够多,能够养活更多的大明男儿。

    最初张雍杰还比较谨慎,只是不断的拖人过来,以防止有叛徒向倭寇告密。

    后来张雍杰胆子大了一些,不断的向附近的小岛,传出消息,要求大家自力更生,寻找食物,实在没有食物的,张雍杰这座小岛经常在夜晚派出人员,运送金枪鱼过去,给予帮助和救济。

    花开花落,又是一年过去了,现在已经是大明嘉靖三十八年三月。

    自从张雍杰自嘉靖三十六年十月被俘虏,到现在已经足足过去了十七个月。

    现在,各处小岛上,倭寇要求的工程,渐渐的接近了尾声,最多两个月,便能彻底建成。

    现在,张雍杰内力已然恢复了一小半,虽然无法同巅峰时期同日而语,但也不可小觑。

    张雍杰自忖,此时此刻自己在江湖上,面对任何一位第二梯队的高手,比如李延津,胡威扬等人,丝毫不惧。

    而且张雍杰心知肚明,只需自己的内力恢复先前的一半,使丹田之外的内力强于丹田之内的内力,那必然能够加快恢复内力的速度。

    在这十七个月的时间里,张雍杰不但聚集到小岛上的大明男儿有两百余人。而且附近八座小岛的大明男儿,都归于张雍杰的指挥之下。

    换句话说,此刻张雍杰能够指挥的人员,接近五百人。而这十七个月的时间里,偷偷建造的,能够在海面航行或者战斗的船只,不下于三十条。

    用树皮搓成细长绳子,再用细长绳子编织的帆布,也足够扎实,能够经得起海风吹打,推动船只航行。

    弓箭,树油制作的可以燃烧的火团,长枪等武器不计其数,金枪鱼制作的干粮,足以保证大家在海面上维持一个月的口粮。

    张雍杰决定,于四月初一,正式扬帆,踏上返回故土的征途。

    现在每个大明男儿心中都知道,大家即将结束俘虏生涯,他们都是感到很欣喜,都是很期盼的等到着那一天的到来。

    但是,三月二十日,却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的事情,打乱了张雍杰的安排和部署。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