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离而未离

    青铜道人虽然作恶多端,但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就这样活生生的死在自己的手上,张雍杰还是有些痛苦,这是张雍杰第一次杀人。

    毕竟任何人对生命,都有一种天生的敬畏,任何人都不能漠视生命。

    张雍杰将青铜道人的尸首交给天海仙教教徒,冷冷的对着王氏兄弟说道“成年人的世界岂有后悔药可吃?”

    这话本来是王氏兄弟对张雍杰所说的话语,现在由张雍杰口中说出来,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此刻青铜道人被张雍杰一剑刺入要害,神仙难救。那更没有后悔药了。

    天海仙教教徒一片惊呼,有人暗暗摇头表示遗憾,有人大骂张雍杰不是个东西,甚至有人想动手上前打人。但不管他们怎么样,这青铜道人死亡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张雍杰提足一口真气,将秦非烟和江枫提上辽宗殿,先跃上二层,再越上顶层。

    张雍杰说道“咱们在这里坐起,看看热闹。”

    张雍杰这话显然不只是对秦非烟和江枫两人所说,因为张雍杰这话附上了内力,全场均能听见。

    绍七指着张雍杰喝道“你个小畜生,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在这里坐起?你武功甚高,但咱们也不怕你。”

    黑铁和尚喝道“咱们仙教的兄弟听着,一起朝他们发射暗器,总能打死一两个。”

    黑铁和尚的话无意是表明,即便伤害不了张雍杰,那也能将他身边的秦非烟和江枫两人给处理掉。

    张雍杰如何不能明白这话的潜台词?当下又跃入到广场上,向秦非烟和江枫两人招手,示意他们下来。

    秦非烟和江枫两人虽然不明白张雍杰是什么意思,但也只好依照指令办事,当下两人一齐跃下,来到广场之上。

    张雍杰冷笑两声,说道“咱们现在就站在这里,有胆子你们便动手,这后果嘛,反正等会儿你们就知道,现在也不着急提前告诉你们。”

    张雍杰这话,就是将王氏兄弟的话一阵转述,但大家都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话无疑是说只要天海仙教敢伤害秦非烟和江枫两人中的任何一人,那他张雍杰今天将要在这里屠杀天海仙教。

    天海仙教教徒的脸已然便的扭曲,王氏兄弟却跟个没事人一样,他们反正不着急。

    张雍杰笑了,说道“你们这些人,话说的震耳欲聋,现在站在面前,喊你们杀,你们又不敢动手了。你们活的这种人,真的丢人现眼。”

    就在这刹那,一枚响箭破空而出,极速向秦非烟的位置飞来。张雍杰眼疾手快,一手将响箭接住,顺手朝那发箭之人射去。

    一人应声而倒,却是李家帮众的一人,张雍杰转眼之间又杀一人。

    原来李家有帮众听到张雍杰的话语,想发射一枚冷箭,给秦非烟造成伤害,进一步激怒张雍杰,让张雍杰对天海仙教发起毁灭性打击。

    张雍杰大感气愤,看着李家诸位人士,口中冷冷道“你们跑的脱,马脑壳,现在不想跟你们说话,一边玩蛋去。”

    史云山朝身后望去,扫视众人一圈,示意大家不可如此。先前不管张雍杰如何出言威胁,史云山虽然不能完全说张雍杰说的是假话,但也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但此刻情况又不一样了,这小子突然出手打死青铜道人,首开杀戒,看来这小子当真是会杀人的。

    史云山并不知道张雍杰和青铜道人,到底有什么过节,所以有此想法。

    张雍杰此刻虽然轻描淡语,但在史云山等人的眼里看来,张雍杰比以前更有威慑力。

    毕竟这咬人的狗不叫嘛,若是一条狗反复狂吠,那反而不值得放在心上。

    当初张雍杰好言相劝,又不辞劳苦,到处奔波,史云山从来不放在心上。现在张雍杰不威胁了,反而却让史云山从心底升起一阵寒意。

    张雍杰冷笑两声,不再理会众人,拉着秦非烟和江枫两人,朝着宫门口走去。看情况,张雍杰是要离开了。张雍杰离开的意思,大家都懂,就是先让大家自行混战。

    但他们都感觉到一阵寒意,不知道这张雍杰之前出言威胁的话语,什么李家杀仙教一人,他灭李家十人之类的话语,到底还算不算数。

    但这姓张的小子,一言不发,鬼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如果他现在说一下他的想法,场上不少人都能猜测他的意思,即便猜不准,也不会害怕。

    史云山和彭猛对望一言,彭猛悄声道“这小子是个巨大的祸害,必须想办法除去。眼下我李家还有五十余高手,对他三人进行围剿,必能要了这姓张的狗命。

    史云山皱眉思索,对彭猛悄声道“现在不可,如果对他进行强攻,我李家想必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而妖教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其实天海仙教一些教徒眼下也想对张雍杰发动攻击,但他们也忌惮李家众人在一旁,渔翁得利,所以他们强忍怒气,并未及时动手。

    沙通天,王以清,王以安等几位人士到是没什么情绪波动。毕竟他们属于青龙会上位的人马,这天海仙教的青铜道人死去,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虽然上位此刻就在这里,就在这明阳宫。王氏兄弟放掉秦非烟和江枫,也是得到上位的指令。

    但是此刻上位并未发出进攻的命令,所以他们也不着急着找死。

    张雍杰一行三人,走到明阳宫宫门口,随手抓住绳子,借力跃出明阳宫,慢慢的走出宫门外。

    张雍杰在这波诡云谲的局面下,竟然毫无阻挡的走出了明阳宫。就连天海仙教的那些普通教众居然也没有对张雍杰发动‘以卵击石’般的攻击。

    这也可以说明,这青铜道人的人缘也确实不好,除了绍七和黑铁和尚,不能淡淡之外。其余的人对青铜道人的死,似乎也没有达到要拼命的那种地步。

    张雍杰带着秦非烟和江枫两人走出明阳宫山谷口,围山上还有诸多李家的帮众,但此刻李家精锐已然攻入明阳宫内部,他们群龙无首,倒也没有去找张雍杰的麻烦。

    张雍杰说道“非烟姐姐,这里太危险了。方师叔他们已经到了燕都,你们快点去找他。然后再回到千岛,别在出来打架了。”

    秦非烟见张雍杰情绪不高,问道“杰弟弟,你不跟我们一起走?”

    张雍杰摇头道“非烟姐姐,我还有事情没有处理,暂时不能返回千岛。”

    秦非烟与江枫对望一样,秦非烟说道“杰弟弟,你不走,咱们也不走,跟着你一起。”

    张雍杰大惊,连忙说道“不,不,你们千万别跟着我。”张雍杰说着说着,竟然动容忍不住想哭。

    张雍杰预感要是秦非烟姐姐跟着自己,说不定上天又会安排什么花样,扯出一段故事,甚至让秦非烟姐姐死于非命,这是张雍杰万万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只见他继续说道“你们千万别跟着我,跟着我很危险,我一个人反而不危险。”

    江枫这时候说道“是啊,师妹,咱们就先去找方师叔他们吧。杰弟武功甚高,咱们跟着他,他反而要分心照顾咱们。”

    秦非烟觉得这话说的对,但是跟着问道“杰弟弟,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怎么不跟我回千岛?”

    张雍杰撒谎道“上月我约了几个朋友,要去南京参军,所以先不回去了。”

    秦非烟将信将疑,但既然是要去参军报国,这肯定不能阻止。毕竟男儿要做出一番事业,岂能窝在一条小山沟里面,孤独终老?

    秦非烟嘱咐张雍杰说道“好,杰弟弟,你可要注意安全,别到处去管闲事,你可一定要活着回来。”

    张雍杰点头答应,表示自己再也不会管别人的闲事了。秦非烟和江枫两人这才沿着官道,向燕都方向赶去,与千岛门人汇合。

    这时候,六猴儿和四赖歹带领着一百多号混燕都地界的混混,连忙追上张雍杰。

    只见四赖歹招手道“张英雄,请留步。”

    张雍杰回头一望,见他们这群人还在这里逗留,心下不爽,说道“你们怎么还在此地?”

    六猴儿说道“张英雄,听说那李军师封锁了通往燕都地面的道路,咱们不敢去啊。”

    张雍杰心知确实有史云山的人马在官道上设卡,但那些都是普通的帮众,又有何战斗力?此刻这群人有上百人,他们竟然不敢走?

    这般胆小,又何必来到这明阳宫?想起秦非烟师姐和江枫师兄刚刚才离开,张雍杰想要追上,让师兄师姐带着这群人离开。

    但转念想到,好不容易把秦非烟师姐送走。自己又去找她,又是一阵嗦,便道“那你们跟着我,稍后我们一起出去。”

    那群人正是打的这个主意,四赖歹连忙说道“张英雄,那咱们快走吧,都饿了一天了,这李军师也不派人送饭了,简直是把咱们当猴儿耍。”

    张雍杰心中一笑,心想你们这群人本来就是当炮灰使用的,哪里还会给你们准备吃的,怕是想多了。

    张雍杰当下说道,你们现在分成四个小组,选出四个小队长,这样我好安排一些。

    他们那群人本来就是燕都地界的混混,要选出四个小队长,根本不费吹灰之力,马上就有二狗子,三麻子两人站出来。加上四赖歹和六猴儿,一共四位。

    张雍杰笑道“好,现在暂时还不打算返回燕都,咱们现在也算是有组织,你们每个小队长,都要照看好自己的队员,我只对你们四个人发布指令,其他人都要跟着自己的队长,切勿到处乱窜。”

    那群人自从来到明阳宫,已经担惊受怕一整天了,现在既然有人肯带领他们返回明阳宫,就想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如何敢不听?

    张雍杰当即带领着这一群人,又爬上了围山,找了一处空地歇脚。

    张雍杰又掏出二十多银两,交给六猴儿,让他们去远处李家的队伍中,换点馒头,大饼之类的口粮。

    六猴儿当即带领二十多名队员,朝着远处李家帮众的聚集地走去换粮食去了。

    张雍杰爬在围山上的一处高低,望着明阳宫内的情形。毕竟人命关天,张雍杰虽然已经离开明阳宫,但他还是希望少死一个人是一个人。

    明阳宫广场上的两方人马,现在很明显的分成两拨。一波是史云山率领的李家帮众,另一波自然是天海仙教的教众。

    而两拨人马中间,确有一张简易的桌子,史云山和李灵正在这里进行谈判。

    而萧燕此刻正带领十几位普通的仙教教徒,将青铜道人是尸体转移到后宫进行收敛。

    张雍杰心想,还是萧燕妹子具有人情味。这青铜道人虽然作恶多端,杀他一百次都不足以弥补他的罪恶。但毕竟他现在已经死了,也不能让他暴尸荒野。

    晃眼间,张雍杰瞧见辽东断刀雷明,正来到山口,当即向雷明奔去。

    李灵和史云山此刻虽然在谈判,但他二人却实在是没有什么可谈的。

    只见李灵冷冷道“这个地方,我一定要拿下。”

    史云山淡淡一笑,说道“这个地方,你是一定拿不下的。”

    场上众人大多数人不能明白他二人的对话内涵,但也有少数人知道,这二人正是在为云中石炭矿区做争锋,来谈谈到底是该由谁去开矿。

    李灵摸了摸腰间的‘高仿版’绣春刀,不耐烦道“既然如此僵持,那你要求与我谈谈,是谈几个意思?难不成你想挟持我?”

    史云山正色道“不敢。此次来到燕云,李大哥特意嘱咐,情非得已,是绝不能伤害李军师。”

    李灵冷笑,说道“这情况是否得已,还不是你一句话?咱们之间就别说这些。我既然敢来,就不怕你下黑手。”

    说完李灵又将那把特制的,可以回收刀刃的匕首,扔到桌上,说道“若想动手,你现在就可以动手了。”

    其实史云山认为,此刻要想拿住李灵,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不过李延津和李灿对这李灵都还有亲人感情,所以李延津再三交代,此战的目的,仅仅是拿下云中矿区,尽量不要伤害李灵。

    虽然不是不准伤害李灵的这种死命令,但是李延津的话语具有很明显的倾向性。

    而李岳李异等人此次也来到燕云,队伍中,忠心李家的,占绝大多数。史云山要是随便的拿掉李灵的性命,这事又如何能瞒得住?

    所以尽管李灵扔出匕首,史云山只是轻轻一笑,说道“叫你来谈,是让你明白,李家想要拿下的地方,别人是无论如何拿不到的。这本就是你自己当初定下的铁律,你应当明白。”

    李灵冷笑道“我能定下这条铁律,就同样能够破坏掉,不信你可以试一试。”

    史云山说道“现在正在试。”

    所以说,他们两人根本无话可谈。之所以要谈谈,完全是出于对张雍杰的恐惧。

    毕竟这小子事先出言威胁,后又在那种环境下,不少人苦苦哀求他手下留情的局面下,仍然一剑刺入青铜道人是心脏。

    这足以证明张雍杰是不听劝的,所以史云山和李灵用谈判的方式,来缓解他们对张雍杰的恐惧。

    现在差不多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他们显然已经逐渐将张雍杰的话忘记。

    毕竟这是利益之争,谁能退步?作为天海仙教来说,拿不下云中矿区,就意味着他们永远无法插手石炭买卖,将会永远放弃这种大型买卖。

    青龙会虽然财力雄厚,但是他们赚的仍然是幸苦钱,所以他们也想插手石炭买卖。

    而对于洛阳李家来说,丢掉一处,就意味着会有第二处,绝对不能开这个口子。

    所以双方根本无法谈判,李灵已然失去耐心,一脚将简易桌子踢倒,冷笑一声,返回天海仙教高手的阵中。只见李灵抽出‘高仿版’绣春刀,看样子她要下达最后决战的命令。

    史云山见此情况,也回到自己的阵中,此种局面,只有狭路相逢勇者胜了。双方各种花样,战略战术已经失效了,现在就是最后硬碰硬的时候了。

    若没有张雍杰插这一脚,双方主力人马之间的决战,可能还不会这么早的来到。毕竟李家还有上千人在外围围山没有派上用场呢。

    本来双方还准备了很多战略战术,那李灵事先做的规划,密密麻麻几大张地图。什么反间计,瞒天过海,声东击西,围魏救赵,围点打援等等。

    但经过张雍杰这么一插手,双方主力部队,几乎全部聚集在广场。这种时候,事前那些策略,已然不起作用了。

    眼下的局面,仍然是洛阳李家占有优势。毕竟李家此刻在场的高手,还有五十余位。

    就在双方要大展拳脚的时候,有一位国字脸青年,悄然来到广场上。他走路带风,场上任何人都难以忽视他的存在。

    没错,这位正是辽东断刀雷明。雷明还是那样的淡定,只听见雷明来到双方人马中间,说道“诸位且慢,在下有话要说。”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