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血饮宝剑

    那青铜道人同唐抟激战正酣,听见绍七在旁边如此说话。当下连连催动内力,朝那唐抟打去。唐抟冷笑一下,侧身躲过。

    唐抟挥舞披风,扰乱青铜道人的视线。青铜道人暗道不好,这唐门善于用镖。唐抟此时挥动披风,显然是要准备发射暗器了。

    青铜道人当下不敢怠慢,全力进攻,使那唐抟无暇他顾。经过一番激战,这时候青铜道人已然占据了上风。唐抟斗过一阵,方才叫道“道长果然是好功夫,试试我这条铁鞭上的功夫。”

    原来初时唐抟并不在意青铜道人,故交手之时一直是双手对战青铜道人的浮尘。这时候已占下风,如此斗下去,百招之后自己当落败。

    这下唐抟不再小看青铜道人,当下抽出腰间铁鞭,来对付青铜道人的浮尘。浮尘和铁鞭同属软兵器,铁鞭软中带硬,而浮尘却是柔软,青铜道人只能时不时的催动内力赋予浮尘之上,让其时而变的坚硬。

    因此唐抟很快搬回劣势,如此二人又斗得将近百招,仍然是起起落落,难分高下,这时候双方各自暗暗佩服对方武艺高强。

    张雍杰环顾左右,见那唐抟和青铜道人战斗焦灼。心想这二人打斗总能分出胜负,那时候必然回头对付自己。而自己总不可能受唐门保护吧?但是这时候要是独自离去,那黑铁和尚和绍七追将过来,又如何对付?

    正思索间,张雍杰正瞧见病猫子正隐藏在身后远处的一颗树上,正朝着自己挥手,示意自己过去。

    张雍杰想来这病猫子的武功也不是黑铁道人他们的对手,须当更加小心,不要暴露了行踪。张雍杰当下微微点头,示意自己已知晓其意。

    张雍杰心中思索片刻,站起身来,大声对唐俊说道“小子内急,先去方便一下。”他与唐俊挨着甚近,本没有必要说的这么大声,这话自然也是说给青铜道人,黑铁和尚和绍七他们听的。

    张雍杰连忙起身,朝那病猫子的方向赶了过去。却见司徒雄武,宇文铁柱和尤金达也在树下埋伏着。

    那司徒雄武等人见到张雍杰,连忙挥手道“张兄弟,你赶快过来,这些人厉害得紧。”

    正说话间,一串佛珠极速朝着张雍杰身后飞来。原来绍七和黑铁和尚听见张雍杰大声说话,便一直留心观察。这时候见到隐藏在树上的病猫子,心中知道这小子要跑。黑铁和尚眼疾手快,一串佛珠自远处打来。

    那病猫子反应敏捷,抽出腰中软剑,连忙将这串佛珠挑开。这佛珠来势甚大,病猫子险些招架不住,但总算挑开了佛珠。当下软剑一甩,将佛珠甩了回去。

    黑铁和尚飞身上前,拿回佛珠,正待追击。这时候唐俊已然拦在了面前,只听得唐俊道“第一局还未比试结束,你便忍不住要开第二场是吗?”

    那唐俊转身对那张雍杰喝道“若是看得起我唐门,那便呆在这边不要动。”

    张雍杰心想张员外张大哥一直怀疑这司徒雄武等人是青铜道人派过来的卧底,确实也有这种可能。自己贸然跟着他们离去,岂不是正中青铜道人的陷阱?想及于此,当下道“咱们兄弟几人就留在这边看看吧。”

    那司徒雄武等人当下点头道“好,张兄弟。咱们现下也不用怕那青铜道人。”

    那青铜道人和唐抟正斗的如火如荼,对场上的其他事充耳不闻。这时候两人已经斗的太久了,高手过招,往往胜负就在一招之间。但是你永远无法知道决定胜负的这一招何时到来,也不知道这取胜的一招,是来自于谁人之手。

    就在这时候,青铜道人心中发毛,当即喝道“唐二公子小心,天师夺力功来也。”这天师夺力功毕竟是邪功,因此青铜道人出掌之前竟然好意提醒一下。

    青铜道人心中盘算,眼下毕竟虽然自己三人之力一定能打败唐门双雄,但如果这般对唐抟下死手,唐门必将全力同天海仙教为敌,唐齐远也会找自己麻烦,到时候确实够喝一壶。因此出掌之前,事先打个招呼。

    天师夺力功虽然是天下第一邪功,但能破此功的人,天下也有不少人。就拿唐抟来说,要破此掌也不是什么难事。唐抟当下手扣一枚毒镖,朝着那青铜道人的掌中刺去。

    就在毒镖即将碰上青铜道人手掌之时,唐抟忽然回撤几步,跳出战圈。

    青铜道人当即收掌,愣在当场。青铜道人道“我还未败!此招我已有应对之法,未必能伤得了我。”

    那唐抟点头道“当然,道长功力深厚,在下小输半招。”原来唐抟见方才情形,知道再斗下去,两人必有一死,甚至是两败俱伤。唐门威名虽然远超天海仙教,但看那黑铁和尚甩佛珠的功夫,只怕这三人功夫真当不低。如若血战到底,眼下吃亏的可是唐门双雄。既然是依照江湖规矩,那便没有必要你死我活,因此唐抟坦然认输半招。

    青铜道人与之大战已久,当然知道这是唐抟故意输给自己半招。如若真当斗下去,这谁输谁赢,还未可知。因此青铜道人也并不追击,当下一挥浮尘,拱手道“在下佩服。”

    绍七当下对黑铁和尚使了一下眼色,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只见绍七哈哈笑道“这第一局自然是我方胜利了,那便由区区在下领教一下唐门主的神功。”

    唐俊心想这天海仙教的军师绍七,地位虽然略高于青铜道人和黑铁和尚,但是听说这武功未必及的上这黑铁和尚,怎么这时候他会自告奋勇的站出来比试呢?

    这时候,唐俊哪有闲心想这些问题,随手一挥,发出一枚铜钱镖,朝那绍七挥过去,先试探一下情况再说。

    绍七应声倒地,甚至还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青铜道人和黑铁和尚大吃一惊,青铜道人心知自己也未必能够稳胜绍七,所以他绝无可能接不住这一镖。

    绍七站起身来,将铜钱扔到地上,哈哈笑道“唐门主的功夫果然厉害,是在下败了。”

    这时候众人皆知是绍七故意认输,青铜道人不解其意,当即问道“绍兄,你干嘛突然认输?咱们现下已然胜了一场,形式一片大好。”

    绍七白了青铜道人一眼,道“说你聪明,你又糊涂的紧。说你糊涂,有时候你比谁都聪明。我又没那争夺武功天下第四的爱好,干嘛不能认输?”

    青铜道人冷静一想,心想方才大战,分外激动,竟然大脑一时糊涂。这唐俊是唐抟的大哥,其功夫未必在唐抟之下。而唐抟功夫厉害得紧,自己未必能稳胜。因此要连赢两场,那可是难上加难。而且此次挑战唐门,是为了从唐门手中夺取千岛那小子。眼下情形,唐门不会再为难千岛那小子,因此这次对战唐门毫无意义。待那小子离开唐门,还怕他翻天不成?

    绍七拱手道“唐门双雄果然厉害,咱们兄弟三人甚为佩服,眼下平局,这场比试也算有了结果。咱们后会有期。”

    虽然绍七已然告别,但他三人却不离去。唐俊唐抟对望一眼,心知其意。唐俊回过头来,对张雍杰道“小子,现下你已经是自由之身,在下建议你可来我唐门盘桓数日,不知你意下如何?”

    张雍杰眉头紧锁,正在思索间。司徒雄武大声说道“张兄弟哪里也不用去,咱们现在不用怕那道士了。”

    宇文铁柱,尤金达也纷纷喝道“对的,张兄弟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们管不着。”

    那病猫子得意的笑了笑,当即从衣袖中取出一柄长剑,交于张雍杰。

    张雍杰接过来一瞧,这不正是大姐平日带着的那柄血饮剑吗?

    司徒雄武哈哈一笑,当即拉着张雍杰走到了人群中央。将张雍杰握血饮剑的手高高举起,道“你们认得这柄宝剑吧?张兄弟现在就站在这里,有胆子你们便把他给杀了。”

    那青铜道人一记浮尘将那柄宝剑卷入手中,拔出一看,剑身通体泛红,如饮人血。这正是湘西血饮谷的镇谷之宝,杨杉随身利器血饮剑。

    那司徒雄武哈哈笑道“这柄宝剑,给你你敢用吗?你要是敢用,你便拿走吧。”

    绍七这时摇头道“道长,切勿糊涂,返还给他吧。”

    宇文铁柱这时候跟着道“恐怕诸位还不知道吧,张兄弟现在已经是杨谷主的结拜义弟。他们姐弟两感情深厚,如同亲生血脉,因此杨谷主特意将此剑赠给张兄弟使用。”

    这时青铜道人等三人方知若是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将这千岛派的臭小子给杀了,那便结仇于杨杉了。这肯定是得不偿失的事情,自然不能干。

    那青铜道人将血饮剑丢给张雍杰,恨恨道“小子,也不知道你从哪里来的运气,竟然攀附上了高枝。本座只恨当日没有将你除去,竟然把你小子给放了。”

    司徒雄武这时候哈哈笑道“没胆子下手啦?你没胆子下手,张兄弟可是大忙人,现下咱们要去喝酒了,懒得陪你嗦。”

    话未落音,只见那青铜道人已然一掌打在司徒雄武的胸膛之上。只见司徒雄武顿时口吐鲜血,身子向后倾倒。

    青铜道人冷冷道“收拾不了他,还收拾不了你个畜生?”

    那司徒雄武倒在地,又吐了一口血,宇文铁柱,尤金达立马上前,扶起司徒雄武。司徒雄武恨恨道“狗贼,你不得好死。”

    那青铜道人见他口出脏话,心中大怒,喝道“既然如此,本座就送你个废物上西天吧。”当下猛地一掌,朝那司徒雄武劈去。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