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的故事

    秋风肃杀,乌云已然覆盖了整个天空。

    山脊上的一条小路,自天边而来,消失在远处的云层之下。

    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但你要不走,再好的路也将消失的无影无踪。

    自从有了若干隧道,连通两边。山下的芸芸众生,早已将山脊的这条小路忘记的干干净净。

    雨已然落下,荒凉小路变的更加泥泞不堪。

    没有人天生就想走这样残破不堪的道路,但他已经在这种路上走了太久。

    杂草丛生,满地荆棘,悬崖峭壁,荒原野兽这些困难都不算什么,重要是有些时候会勾引着他走错路。而一旦走错,轻则还能绕路返回,重则无法回归正途。

    一个长期走在这样路上的人,早已经锻炼的脚步轻盈,轻车熟路了,所以他走的很快。他知道他不是天生就应该走这样的路,他当然也想走一走那种好路。

    而此刻,好路就在眼前,就在前方山麓。那里有网文界的顶级豪门苍穹书院。

    天下寒士,纵然身处昆仑沧海,也绝对听过苍穹书院的人和事。

    在这里,只要你想要写小说,你便可有机会一举成名,天下皆知。从此以后不再踏上这样的荒凉小路,而走的都是康庄大道。

    谁不向往到苍穹书院去一展身手,谁又愿意回首过去?而现在苍穹书院已然在望,所谓“近乡情更切”,司徒少雄情不自禁的加快了步伐。他是再也不想看看脚下的路了,也许若干年后,他愿意回想一下曾经走过的这条小路,而现在他只想早一点脱离。

    黑夜,万奈寂静,唯有苍穹书院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这里推杯换盏,这里红袖丝竹,这里碳火旺盛。而外面萧瑟,寂静,冷漠。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来,院长,兄弟再敬你一杯。”

    书院院长日夜笙歌,此时已然醉意盎然,他斜眼望去,也不知对饮者是哪位。这些年来他已经成就过太多太多的人了,这些人本来默默无闻,来到了这里之后,便山鸡变凤凰,鲤鱼跃龙门。

    既然能与他称兄道弟,必然是苍穹书院的中流砥柱。否则只能在书院的某个角落,悄无声息,万万不能与他同桌共饮。

    “来,兄弟,喝。”

    众人轮番敬酒,院长大呼痛快。

    喝到酣畅淋漓之时,忽然一阵豪气自心底而起,当即一掌重重的朝那酒桌拍下,拍的那桌上的酒杯菜肴叮叮当当作响。

    只听那书院院长道“仙侠玄幻,都市穿越我有诸位兄弟力顶,放眼当今天下之网文界,还有谁能相抗?”

    众人见他突然拍桌,本是一惊。这时闻言,方才舒缓氛围。

    有人笑道“咱们苍穹书院存书百万,名神千员。上至苍穹,下至九州,能写的小说早就被咱们兄弟写完了,天下还有哪股势力,能与之抗衡?”

    又有人道“我苍穹书院能有今日之盛况,全靠院长多年来运筹帷幄,来,咱们众兄弟都应该好好的敬院长一杯。”

    书院院长听罢此言,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正待举杯之时,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喧闹。

    “是何人胆敢在此处喧哗?”席上的一名青年文士见此情形喝道。

    一书童当即进得厅来,道“禀院长,外面来了一位青年,欲求见院长一面。”

    那文士道“哦?他有何技能。”

    那书童道“是一位写武侠小说的乞丐,邋遢至极。”

    文士哈哈大笑“武侠小说?写武侠小说的不都到后厨烧锅炉去了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给我叉出去。”

    那书童道“那人赖着不走,非要见院长一面。”

    文士渐有怒色,道“写武侠小说的人有资格到这里来吗?你连这个现实都不懂?”

    书院院长哈哈笑道“无妨,今日难得高兴,就给他个机会,见他一回。”

    院长既然发话了,文士岂能阻拦?那书童便将来人带了进来。

    只见那人发丝紊乱,身穿布衣,脚踏草鞋,一看便是饱经风霜日晒之徒。

    书院院长上下打量,但觉此人也颇有些故事,于是便问道“你写过武侠小说?”

    那人摇头道“没写过。”

    原来是一位刚想入行的菜鸟,这种人书院院长早已经是见的多了,早已经有了经验应对,当下便直接问道“你写小说的目的是什么?”

    那人道“天下熙攘皆为利往,庙堂蝇营皆为名来,在下为名利而来。”

    书院院长心想果然如此,但却摇头道“既为名利而来,那便不该写武侠小说。”

    那人眉头一紧,问道“为何?”

    书院院长经验丰富的说道“非是本座为难,实乃时局如此。当下之时,河清海晏,国富民强,民众已不需要通过武侠小说来抚平抗战之心灵创伤。”说罢院长环顾左右,继续道“能够进得了这屋子的人,没有一个是写武侠小说的。”

    那人闻言一阵沮丧,默然不语。

    书院院长继续苦头婆心的道“武侠小说里的大侠,必将走南闯北,比如郭靖远走大漠,梁萧远游英吉利。而英吉利已然在地球的另一端,是极远之地。你还能怎么写?难不成你书中的大侠一步不远游,只窝在一条小山沟里面吗?”

    那人无言以对,院长得意的笑道“不过本座可以指点你一二。”

    那人经历千山万水前来,听先前之言语,本是失望至极,这时闻言又升起了希望,急促道“请赐教。”

    院长见他问的急切,当下微微一笑,心想这人总算是有些开窍,跟着道“既然梁萧已经跑到了地球的另一端,你书中的大侠一定要比他走的远,不妨打开思路,让他练成绝世之轻功,超越光速好几倍,去月亮上走一走。”

    说罢,身边诸位文士也是跟着凑个热闹,只听有人笑道“是啊是啊,咱们这里的兄弟,那个笔下的大侠没有去过月球?莫说是月球,连几十几百光年以外的地球大表哥二表哥都去了。”

    另一文士道“不但去了,还得在地球大表哥那里娶个妻子,二表哥哪里纳个小妾什么的,可风光潇洒呢。”

    那人听罢众人谈笑,迟疑道“这,这还是武侠小说吗?”

    书院院长笑道“此乃玄幻仙侠,跟武侠小说也差不多吧。你只需笔锋一转,加点虚无缥缈之事,写成玄幻仙侠,方有登堂入室之可能。如若不然,咱们苍穹书院里不过是又多了一名烧火做饭之徒罢了。”

    那人默然不语,仿佛在思考些什么。

    书院院长趁机道“现在你还写武侠小说吗?”

    那人长叹一声,道“写。”

    书院院长倒吸一口凉气,似乎不敢相信,问道“难道你的文笔很好吗?”

    那人摇头。

    书院院长又跟着问道“你心中充满故事?”

    那人点点头,但却跟着道“有一点,但不多。”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好像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一个从来没有写过武侠小说的人,文笔也不咋地,故事也不多,居然还要写武侠小说,还要依托此举来追求名利,你说这不是扯淡的事情吗?

    书院院长右手一指,断言道“如此,你与名利无缘!”

    那人闭目沉思良久,方才缓缓道“名利固然是我之向往,但我更想把那些让自己感动的人和事写下来。”

    书院院长本不想再与之多言,因为这种刚入行网文界的菜鸟,心里怎么想的,他早已经是见的多了。但当着众人之面,院长还想展示一下自己高超的导师语言能力,争取能够点化眼前这位青年,于是欲擒故纵道“那你想写什么东西?”

    那人道“比如,当年华山第三次论剑之时,众人分配好名号之后,见另一群人也在华山论剑,众人见那群人武艺低微,却也来附庸风雅,西狂见此便将那群人吼开了。”

    书院院长不明其意,众文士也是不知所云。

    西狂是另一文士的偶像,见那人言语之中似有不满之处,岂能沉默?当下抢先喝道“难道西狂此举有何不妥?”

    那人淡淡回应道“我笔下的大侠,绝不至于如此无教养。即便自己能力再强,也不会去吼别人。”

    即便能力再强,也不会去吼别人。此言恰映此景,好似在说那文士一般。

    那文士早已成名,早已忘了被别人讥讽的味道,此时听来,顿时怒从心底起。但书院院长在此,也不好发作。

    书院院长突然动容道“阁下如何称呼?”

    那人见书院院长神色有些动容,心想难道那院长对自己似有赞许之意?当下拱手道“司徒少雄”

    院长挥手道再见,不送。

    司徒少雄只好回到山道,沿着这条泥泞残破的小路前行。

    虽然黑夜终将过去,太阳必将升起,但司徒少雄也知道很有可能会死于这荒原野外的黑夜之中。

    纵使大家不识司徒少雄,但司徒少雄已然来过。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