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三章 叛国者,杀无赦!

    杨信抄起地上的人头,在身后的吼声中径直撞进大帐。

    紧接着土兵涌入。

    他抬脚踢翻一个火盆,拎着人头纵身跃起,从大帐上方钻出,密集的弩箭呼啸而至,用那颗人头挡住脸的他在箭雨中落地,尚方宝剑挥出两颗人头斩落。而他身后大帐烈焰腾空,几个浑身是火的土兵惨叫着冲出,杨信再次跃起,掠过火焰落在另一边,原本绕开烈火合围的土兵匆忙转身,但杨信已经开始狂奔向前。

    在他前方更多士兵涌出。

    杨信挥剑接连斩断旁边三匹战马的尾巴,后者悲鸣着狂奔向前撞在了那些土兵中。

    一个不下两米的壮汉突然吼叫着冲出,拎着大斧砍翻一匹战马,带着凶悍的杀气撞过来。

    两人相遇瞬间壮汉手中大斧拦腰横扫。

    杨信却直接一脚踏到了他肩头,跃向他背后的同时拖在后面的尚方宝剑顺势割断他的喉咙。

    壮汉手中全力挥出的大斧立刻脱手,直接将一名土兵腰斩,然后双手捂住自己脖子,在鲜血喷涌中扑倒在地。

    落地的杨信继续狂奔向前,转眼到了代替那首领指挥的将领面前,后者夺过旁边土兵的长矛,对着他当胸直刺,但却被杨信用那颗人头挡住,矛头直接卡进了骨头。

    那将领本能般收矛,看着熟悉的面孔略一愣神。

    杨信的尚方宝剑当头斩落。

    鲜血喷涌中那将领倒下,而这时候已经无人敢上前,杨信从容地割下第二颗人头,拿过那支长矛对着这颗猛然一捣,两颗瞬间穿在了一起,然后他倒过头将矛杆直接插在了地上……

    “哈哈,下次再玩!”

    他嚣张地狂笑两声,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在一片惊恐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那些土兵们面面相觑。

    大雨骤然降下。

    紧接着贵阳周围所有叛军的军营全部进入警戒,甚至那些首领级别的匆忙搬出自己的大帐,毕竟这样容易成为目标,他们可不想自己的脑袋也被串起来,插在自己的军营里当标志一样展览。于是大雨中那些土兵被赶出军营,冒雨完善他们的防御,在营区外围竖立栅栏,挖掘陷阱,针对杨信的跳跃,把自己军营插得到处都是一根根竹矛。

    但这没什么用。

    杨都督又想杀他们哪还会被这种东西阻挡住,当天晚上借着大雨的掩护,杨信悄然出现在了另一处军营。

    这次他换上了土人服装。

    操着相同语言的他,在这处明显是另一族的军营中毫无顾忌的走着,前面两个军官模样的,匆忙走向一座不起眼的帐篷,他立刻跟着过去,其中一个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不过却没有多问。

    紧接着他掀开门,里面两个阿仲打扮的正在商议什么。

    杨信径直走过去。

    “你是谁的手下?”

    那军官也感觉到了不对,急忙拔刀喝道。

    杨信直接一剑刺穿他的身体,就在他倒下的同时,里面两个阿仲吼叫着站起,另一个军官挥刀劈落,杨信一拳轰在他胸口,这个军官倒飞进帐篷,周围那些土兵惊叫着涌来。

    杨信一下子撞倒了帐篷,那两个用刀割开帐篷向外跑的阿仲立刻被罩在下面,杨信顺手夺过一支刺向自己的长矛,向下一甩把下面一个挣扎的身影直接钉在了地上。另一个阿仲挣扎爬出,但速度极快的杨信转眼到了他背后,双臂一张猛然夹住了六支刺过来的长矛,然后拖着这些长矛撞在他背上,六支长矛瞬间穿透他的身体。

    那些被夺了长矛的土兵茫然地看着自己手中。

    杨信转身拔出地上那支。

    底下的阿仲惨叫一声,确定了他脑袋位置后,尚方宝剑直接扎进了他的脖子……

    “叛国者,杀无赦!”

    杨都督用他们的语言喝道。

    周围那些土兵惊恐地看着他,下一刻他腾空而起,转眼间消失在了雨夜的漆黑中。

    半个小时后,他又出现在了另外一处军营。

    在这里他倒是没找到首领藏在何处,首领的大帐的确在,但里面明显埋伏了大量士兵,以他的听力一下子就听到了里面无数紧张的呼吸,不但是这座大帐,周围几个帐篷同样塞满了伏兵。还装作一名土兵的他站在那里四下观望,一处帐篷里有人悄然在盯着他,他冲着这个人笑了笑,后者疑惑地看着他,杨信猛然一拳打在旁边的战马脑袋上。

    那战马悲鸣一声倒下。

    “快,他来了!”

    那伏兵惊恐地尖叫着。

    然后就在这叫声中杨信一手抄起了一条马腿。

    “起!”

    他骤然大吼一声。

    五百斤重的战马立刻化作炮弹,恍如泰山压顶般,瞬间砸塌了那座大帐篷。

    就在里面伏兵挣扎着往外钻的时候,周围伏兵汹涌而出。

    然后杨信径直冲到了倒下的帐篷上,再次抄起了那匹战马,恍如抡起一个巨大的锤子般,狠狠砸在了脚下,边砸还边像浩克一样吼叫着,仅仅四下,底下的那些伏兵就多数没了动静。而那匹倒霉的战马也早就变形,他站在那帐篷顶上狞笑着看着周围那些伏兵,帐篷底下的鲜血不断向外随着雨水流淌。

    环绕着他的数百伏兵端着长矛战战兢兢无人敢上前。

    “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尔等欲何为?”

    杨信咆哮着。

    说完他猛然间将死马甩出。

    那些土兵瞬间崩溃,死马紧接着撞在他们中间。

    而杨信再次跃起,在整个军营炸营的混乱中,一刻不停地狂奔跳跃转眼消失在了茫茫雨夜,不过今晚他已经玩够了,杨都督直接返回山林,然后背起了等在那里的陇孝祖。在贵阳周围所有叛军一片混乱时候,他已经出现在了贵阳城下,紧接着向上面抛出了绳索和飞爪。

    不过用不着这么麻烦。

    紧接着上面一阵混乱,然后一片弩箭指向了他们,无数目光在火光中注视着他们,甚至还有人举起了大石头……

    “是我!”

    杨信没好气地喝道。

    “杨,杨都督?”

    一个将领模样的惊讶地说道。

    “你是,你是那个威清卫指挥佥事朱永年吧?”

    杨信说道。

    说话间上面放下了吊篮。

    几分钟后。

    “都督可玩的开心?”

    城楼內王三善并不愉快地看着被接到城墙上的杨都督说道。

    说话间他还看了看陇孝祖。

    “这位是乌撒知府陇夫人之女,陇夫人在毕节击溃叛军,正在准备进攻安邦彦老巢。”

    杨信说道。

    “令堂真是女中豪杰。”

    王三善看着陇孝祖多少有些意外地说道。

    这还算是好消息。

    至少王三善可以确定禄陇两家不会跟着一起造反了,至于陇应祥进攻安邦彦老巢这种事情听听就行,禄陇两家所有军队加起来,估计也打不下慕俄格城。这些土司里面安家是占据压倒性优势的老大,其他几家也就奢家能与之匹敌,但也要比安家弱,至于禄陇这些就更弱了。

    安家可是贵州宣慰使。

    其他只能是宣抚使,土知府,这些土司里面宣慰司是三品,宣抚使和土知府四品。

    等级不一样。

    “城里还有多少粮食,能支撑多少天?”

    杨信说道。

    如今这些文官看他都没好脸色。

    毕竟这一切说白了就是他瞎胡搞搞出来的,他现在做的在王三善这些人看来那完全是赎罪,不是他在永宁的胡搞,奢崇明还不至于造反,可以说整个西南三省一片鸡飞狗跳,大半个贵州战火纷飞,全都是这个混蛋的责任。

    “俩月。”

    王三善很干脆地说。

    “那就不急了,先让我玩半个月。”

    杨信说道。

    “都督随便,下官这里能做的就是坚守贵阳了。”

    王三善说道。

    他已经在城墙上衣不解带地坚持一个多月了,甚至还挨了一箭,贵阳城內军民死伤数千,都是这个混蛋搞出来的,他很难对杨都督有什么好脸色。

    而且杨信又没带援军来。

    很显然他不认为这个家伙一个人能解决外面十万大军,也就是说他们还得继续坚持下去,而且不知道得坚持到何时,至少从杨信带来的消息看还遥遥无期。同样是文官的王三善很清楚那些同僚在这种事情上会是什么效率,如果朱燮元至今还不能反攻夺回遵义,那么至少两个月內他很难看到解围的希望。

    毕节,乌撒的解围没什么用。

    因为那里无法支撑向贵阳的大规模进军。

    毕节向北的山路太难走。

    唯一能够大规模进军贵阳的,只有从遵义北上,这条才是贵阳向南的最主要大路……

    虽然这条大路其实最窄的地方也就四尺,但在贵州这个地方,这样的驿道就已经是大路了,从毕节北上最窄的地方还不到三尺,而且必须穿过安家的核心区。总之杨信的归来只能说他还算负责任,没有抛弃贵阳的数十万军民,但他的归来也没给贵阳军民带来太多好东西。

    贵阳军民还得继续他们被围困的艰难日子。

    而且只有两个月的存粮。

    杨信才懒得管他,在城墙上那些军民很不友好的目光中,迅速带着陇孝祖去了守诚钱庄。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