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二章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老黄很不厚道啊!”

    当刘士斗再次看到光明时候,光明里是杨信那张邪恶的面孔。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我是锦衣卫,我会什么安排都不做,就那么把老黄放回去吗?”

    杨信笑着说道。

    而且他手里还拿着黄士俊的那份字字血泪。

    习惯了灯光的刘士斗,这才发现陈邦彦,黎遂球也都在,不过这倒是让他松了一口气,这就意味着他们的事情没暴露,杨信抓他只是因为他们去了黄士俊那里,这种事情不会有什么大危险的。不过这个奸臣也的确太狡猾了,居然会搞秘密逮捕,一边放了黄士俊,一边安排手下在外面守株待兔,等到天黑了趁夜抓捕去见黄士俊的。

    “杨都督,在下难道就不能去看望长辈了?”

    陈邦彦说道。

    “那这个东西呢?”

    杨信举着那份控诉自己罪行的可以说控诉书说道。

    “杨都督,大明天子设登闻鼓,就是要天下人有冤就去伸,在下以黄公无辜蒙冤,故此欲前往京城代其诉之天子,杨都督是想阻拦吗?须知这大明还不是杨都督一手遮天的。”

    陈邦彦说道。

    “陈生员,我们没有过节吧?”

    杨信说道。

    陈邦彦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

    “看陈生员也是个聪明人,为何我们不能更理智一点呢?杨某行事的确雷厉风行了些,但那也都是为了陛下为了大明,你们总说我是奸臣,可是看看我这些年为大明浴血沙场,杀敌无数,可以说辽东就靠我保住的,你们为何就不能体谅我一下呢?陈生员也是有才能的,杨某对有才能的人一向尊重,正好我手下还缺一个可用的,若陈生员有意,一个七品官就是一句话而已。”

    杨信说道。

    “杨都督,请把您手中的信归还陈某,陈某将进京敲登闻鼓为黄公鸣冤。”

    陈邦彦说道。

    “六品官!”

    杨信说道。

    “杨都督,请归还。”

    陈邦彦说道。

    “那就只能杀了你们灭口了!”

    杨信说道。

    “杨都督,士可杀不可辱,要杀就杀何须废话,你能灭我等之口,又岂能灭天下人之口。”

    黎遂球说道。

    “我不需要灭天下人之口,我只需要灭你们的口就行,把他们三个捆起来找个炮弹坠着,然后扔进珠江,还敢进京告我,你们到阎王爷那里告吧!”

    杨信说道。

    说话间几名士兵上前,陈邦彦和黎遂球傲然地看着他,旁边的刘士斗急了……

    “都督,学生对此一无所知,学生什么也不知道啊,都督,这是他们的事情与学生无关啊,都督,您就放过我吧!”

    他扑到杨信脚下哭喊着。

    “起来,不过一死而已,何至于此!”

    陈邦彦怒道。

    “我要的是灭口,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灭口?

    不管你是否知道这封信的内容,也不管你是否和他们同谋,既然你在这里又知道了这件事,那么你就必须得死,这就叫杀人灭口,除非你能让他们放弃进京去告我,并且发誓不再与我为敌,否则他们死你也要跟着一起死。

    把他们捆起来,然后带到城外绑上炮弹沉珠江,话说这可不是我不够仁慈,我已经给你们机会,你们自己不抓住就与我无关了。”

    杨信说道。

    “令斌老弟,你就答应杨都督吧。

    黄玉嵛没安好心,他明明儿子在身旁却怂恿你进京,就是知道此事必然不成,不过是哄着你当替死鬼,到时候你去敲登闻鼓,此事闹起来有结果固然是好,没有结果也能让他出口怨气。

    可他知道多半不成,那时候杨都督会再对他下手的。

    可你去就不同了。

    你去就算不成他也可以置身事外说自己没参与,是那你自己要进京给他诉冤的,他可以推得一干二净,令斌老弟,你就别糊涂了,别被人利用当枪使了。”

    刘士斗立刻转向陈邦彦说道。

    “某所为者惟是非对错,义之所在,不倾于权,不顾其利。”

    陈邦彦说道。

    “哈哈,这句话说的好,义之所在,不倾于权,不顾其利,的确算得上义士,来人,摆上酒宴,杨某与二位义士同饮。”

    杨信突然大笑着说道。

    好吧,这个无耻的家伙又在玩他那套挑拨离间的把戏了,不得不说他的阴险也的确令人发指了。

    陈邦彦啊。

    他还不至于把一个岭南文天祥沉珠江。

    说完杨都督把那封信双手递给陈邦彦……

    “杨都督不怕陈某进京?”

    陈邦彦有点不敢相信地说道。

    “杨某所为无愧于心,你们的确可以说我荼毒士绅,说我横征暴敛敲诈勒索,但杨某俯仰无愧,杨某顶着一身恶名,给陛下弄到的银子要么给了辽东的士卒,要么赈济灾民。朝廷收入不足,但花钱的地方太多,撤了税监就更不够了,总得有一个人给陛下弄银子,要不然难道逼得陛下给农民加赋?

    杨某不想给农民加赋,那就只能出来给陛下弄银子。

    但杨某的银子可不是给自己的,今年从葡萄牙人那里弄到的二十万,全都给了山东地震的灾民,数十万灾民没有人饿死,靠的全是我在这里捞钱。包税的四十万全拨给了辽东前线,二十万大军在辽东,一年耗费近千万,一年解京的税收才几百万,这个窟窿全靠我给陛下填。

    我不填士兵就得挨饿。

    饿着肚子的士兵是打不过建奴的。

    四年间辽东战场由杨镐的一败涂地变成如今固若金汤,靠的全是杨某能给陛下捞钱,没有我顶着一身恶名捞的银子,这时候建奴恐怕已经渡辽河了。

    只要士兵能吃饱饭,只要饥民不会因为受灾卖儿卖女甚至沦为饿殍。

    那你们骂我就骂我吧!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的确一进广州就勒索了一大笔银子,可我让那些买不起米的贫民都能吃饱饭了,如果能让天下人都吃饱饭,杨某倒是很乐意做这个奸臣。

    至于陈老弟想去京城敲登闻鼓那就去吧,太祖皇帝立登闻鼓就是要人去敲的,如果连登闻鼓都没人敢敲,那这大明才真完了呢!你认为我做的不对要告我是你的权力,我尊重你的权力,至于刚才不过开个玩笑而已,如果我连你去敲登闻鼓都阻止那才是真正的卑鄙小人。

    我可以做奸臣。

    但我不会做小人的。”

    杨信说道。

    话说他也很无耻了。

    那东西有个屁用,谁爱敲就随便去敲好了,反正最后还是要给九千岁的,要是敲登闻鼓管用,承天门外那面大鼓换成铁的也敲烂了。刘士斗说的很对,黄士俊就是知道敲也没用但又咽不下这口气,所以才怂恿陈邦彦这种热血青年,去给他当炮灰发泄一下怨气,否则他干嘛不让自己儿子去敲,他儿子去敲难道不是比陈邦彦更有力度?

    说白了他也知道没用。

    而且他儿子去敲,还有可能招来杨都督的报复。

    但陈邦彦去敲就与他无关了。

    甚至需要的时候,他都可以说那信都不是他写的,

    “就冲杨都督这句话,陈某与都督饮这酒,不过酒后陈某还是要进京敲登闻鼓,都督所为对与错不是陈某一介书生敢妄加评论,但陈某答应了黄公的也不敢食言。”

    陈邦彦说道。

    话说他也没想到这个被称为千古第一奸臣的家伙如此通情达理,很显然他还是太年轻,这时候的陈邦彦才二十岁,还不知道人心险恶,更不知道这种老狐狸的演技。

    “请!”

    杨信说道。

    陈邦彦行礼走向外面,黎遂球同样行礼跟随,这个人也是世家子,原本历史上自己掏钱购买军火送去支援弘光,之后自己在家乡招募军队并被派去支援赣州,赣州沦陷他和弟弟带着部下巷战身中三箭阵亡。

    刘士斗尴尬地也要跟着一起。

    “你不行,你不配跟我喝酒!”

    杨信拦住他笑咪咪地说道。

    刘士斗红着脸尴尬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一同走出去,不过看陈邦彦二人的目光却带着恨意,很显然在他看来是这两人害得他出丑了。而且杨信肯定会让人大肆宣扬,然后他也就和文震孟那些人一样身败名裂,话说此刻他都很想把这俩掐死了……

    你们为什么不屈服呢?

    你们也屈服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

    你们做英雄了。

    却把我变成软骨头的小人了。

    好吧,这其实是一种很正常而且很普遍的心理,他不知道杨都督就喜欢干这个,今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杨信预谋分化瓦解的一部分,他其实是中计了。

    “都督。”

    这时候一名锦衣卫迎着杨信走过来欲言又止。

    陈邦彦二人急忙前行回避,然后那锦衣卫低声对杨信说了几句,杨都督立刻将目光转向刘士斗,刘士斗忽然生出不祥的预感……

    “刘生员,你的家奴说今天晚上你还去见了几个外地的朋友?”

    杨信阴森森地说道。

    刘士斗俩腿一软瞬间又跪下了。

    “杨都督,不关我的事啊!都是他们干的。”

    他嚎叫着。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