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八章 爷就好这一口

    两个时辰后。

    “早这样多好,非得逼着我发飙!”

    杨信满意地看着面前一个建奴,后者身后两个建奴拖着被五花大绑的祝世昌。

    代善屈服了。

    只不过是在付出了一百多条人命以后。

    他真没法对付杨信的这种杀戮,山林的确是他们最重要屏障,可山林对这种孤狼式的袭击者无效,杨信只要愿意可以在这片绵延数百里的深山老林里随心所欲地行动,然后杀死遇上的所有建奴。

    根本防不了他。

    以这个恶贼的战斗力,一个牛录以内完全是送人头。

    而且除了大炮至今也没有其他能打死他的手段,但他们不可能天天让本来就不多的八旗,在所有城寨都维持一个牛录以上单位,带着弗朗机在山林里跟这个家伙玩,那样他们也就什么都别干了。这种情况下屈辱点就屈辱点吧,反正就像杨信说的,不能为了一只狗搭上太多,代善又不是真在乎祝世昌的性命。

    那个建奴陪着笑脸一招手。

    后面两个建奴立刻把祝世昌拖过来……

    “代善,你们这些背信弃义的狗东西,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后者悲愤地嚎叫着。

    “我对此表示赞同!”

    杨信说道。

    那建奴也没再多说什么,直接挥手带人离开。

    看得出他们也很尴尬。

    事实上这件事的后果他们很清楚,这就意味着以后不会再有明军将领敢去投奔他们了,甚至战场上投降的都很难再有了,毕竟他们已经无法为这样的人提供保护。

    “回去告诉野猪皮,他们一家子的脖子都洗干净了,说不定哪天爷爷就会去取了让他们一家团聚。”

    杨信说道。

    “杨将军,你就不怕鸟尽弓藏?”

    那建奴回头冷笑道。

    “你是愿意做戚继光贫病而终,还是愿意做李成梁富贵荣华,大汗不在乎你杀莽古尔泰贝勒和阿巴泰台吉,战场上打不过你就应该死在你手中,我们建州勇士还不至于输不起。倒是大汗对阁下很好奇,阁下想过没有,若这辽东没有了我们,大明朝的武将们还想荣华富贵吗?”

    他说道。

    说完他径直走了。

    “他说的是不是很有道理?”

    杨信说道。

    张神武当然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杨佥事,你可知道我们辽东将门为何都与建奴勾结?”

    地上的祝世昌说道。

    “因为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没有建奴就没有辽东将门,没有野猪皮的造反作乱,辽东这一个个总兵从哪里捞银子?富贵荣华的不是戚继光,他六十就在贫病中死了,你知道他死的时候边镇多少人弹冠相庆吗?相反养寇玩寇的李成梁却在富贵荣华中活到九十,和他比起来戚继光是不是更像个笑话?忠心耿耿的忠臣六十贫病而死,丝毫没有忠心的却在富贵荣华中活到九十,多么可笑,哈哈……”

    他有些抽风地嚎叫着。

    “玛的,这个我还用得着你教啊!”

    杨信踹了他一脚说道。

    “但爷就好这一口啊!把这个汉奸俩腿打断,然后扔到马背上,带回去咱们把他凌迟,话说我最喜欢看凌迟汉奸了。”

    他紧接着说道。

    张神武立刻拎起祝世昌,然后把他捆在马背上。

    两人就这样带着这个战利品踏上归程。

    杨信回到辽阳时候,秦民屏等人已经在孙承宗默许下,完成了对剩下那些士绅的抄家。

    这场对辽阳世家大族的堪称清洗,为天启增加了两百五十万两现银,这笔巨款直接留在辽阳,而户部原本要送来的一百万两军饷则给了皇帝。这样这笔巨款一部分算户部原本应该给的军饷,另一部分则算是皇帝从内库拿出给辽东各军补发的欠饷。

    至于杨信自己依然没要一两银子。

    他在辽阳贪墨了一百多万,而这笔银子统统分给了一帮爪牙。

    杨佥事义薄云天之名迅速响彻辽河两岸,甚至包括遥远的叶赫城和广袤草原。

    话说杨佥事都这样义薄云天了,这些银子当然存入辽阳的守诚钱庄,而那些叶赫骑兵之类则疯狂购物,他们买的也依然是杨信,方家,陈于阶这些家伙在辽东商号的货物。最终这些银子还是回到杨信手中,而且还是汇集到了辽阳的守诚钱庄,这座刚刚成立不到两年的不起眼钱庄,短短几个月就跃升为大明头号金融巨头。

    贪墨这种手段对杨信来说已经很初级了。

    完全没必要。

    他有的是更高级手段,而且这几年他捞的也太多,没必要和前线这些拼命的官兵分这点银子,他要捞也得去关内,从那些关内的士绅们身上捞,更何况接下来还得去一个最有钱的城市大干一场。

    义薄云天的杨佥事,最终两袖清风地离开辽阳返回广宁。

    “范永斗?”

    杨信看着被吊着的范永斗。

    后者已经遍体鳞伤,正如一只受伤的小鹿看狮子般看着他。

    “不要害怕,我不是这些粗野的家伙,你只要老老实实招供,我会很温柔地对待你的。”

    杨佥事说道。

    旁边曹文耀赶紧递上供词。

    除此之外还有十几封信,这就是那些收钱者给范永斗的回执,察哈尔骑兵很认真地完成他交给的任务,他们在经棚追上了范永斗一行,因为双方都是老交情了,范永斗没来得及做任何反抗,紧接着就被蒙古骑兵控制,然后迅速被扒光就那么带了回来,中途有没有遭遇别的就不知道了。

    不过蒙古牧民似乎没有这种爱好。

    这些回执绝大多数都没什么意义了,因为回执的主人已经或死或……

    或被吊在旁边。

    这间刑讯室里还吊着好几个呢。

    鲍承先,祝世昌,孙得功全都在这里,而他们三个特殊些,需要押到京城去凌迟以此警示群臣,不过审讯是肯定用不着了,他们通敌叛国的证据确凿,甚至这时候许显纯已经派人前往山西抄鲍家了。

    但这里面却没有杨信最想要的那份。

    “你们没给刘一燝送银子吗?”

    杨信疑惑地说道。

    范永斗低着头不回答他。

    “你这样就不好了,虽然我这个人心慈手软,一般不会把人搞得血淋淋,但我终究还得拿到需要的东西,所以这些人会做什么,我是不会干涉的。”

    杨信说道。

    三个膀大腰圆的士兵立刻上前,一个个光着膀子露出胸毛,面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恍如一群斑鬣狗般凑到了范永斗面前……

    “我说,我说!”

    后者惊恐地尖叫着。

    “退下,看把人家给吓得,你们究竟对他做过什么令人发指的事情?”

    杨信怒斥道。

    那三个士兵赶紧退下。

    “刘一燝也收了两万,但他身份特殊,我们不敢找他要这个,而且银子也不是直接给他的,而是给了他一个堂侄,后者和黄澍有交情,我们把银子给他然后黄澍和我去见了刘一燝。在此之前他那个堂侄已经把该说的对他说了,他只是给王化贞写了那封信,由我们带过来给王化贞,剩下这边这些人都是王化贞写信引荐的。”

    范永斗说道。

    “也就是说关键是黄澍。”

    杨信说道。

    “杨佥事,小的真不是主谋,小的就是一个管账的,扬州的西商不可能信得过黄澍,他是徽商一伙的,故此西商需要一个可以从各地我们晋商钱庄取用大笔现银的跟着,小的就是干这个的。但小的真不是主谋,主谋就是黄澍,他后面还有一些人,按照我们商议好的,花费只有三成是西商出,七成是徽商出,但徽商后面还有江浙部分士绅。

    究竟是哪些小的就不知道了。

    小的只为西商办事。

    黄澍是为徽商办事,徽商的银子是代替江浙部分士绅垫付,后者才是和黄澍真正主谋的。

    不过据小的所知,这个计划是黄澍提出,他劝说了部分士子参与,这些士子在各自家族得到支持,黄澍再去劝说郑家为首的徽商垫付,郑家再联络西商,我们这次总共花费五十万,这么多银子谁都不会自己掏,最终只能凑份子。西商只出三成,以此报复您在扬州对他们的拷掠,剩下七成由徽商垫上,但那些参与的士子家族负担一部分,在事后他们付给徽商,这个名单只有黄澍自己知道,小的知道的就这些。

    小的真不是主谋啊。

    小的就是一个本分的商人,小的跟熊经略无冤无仇啊。”

    范永斗说道。

    “未必吧?”

    杨信说道。

    “毛文龙之前登陆皮岛,在岛上逮捕了多家商号,其中有一家可就是你们范家的,而且还是其中排前三的,去年一年向建奴走私粮食三万石,这还不算白糖茶叶之类的,另外从建奴手中走私人参四千斤,兽皮无数,甚至还有东珠,你居然说自己是个本分的商人?”

    杨信阴森森地说道。

    “呃!”

    范永斗闭嘴了。

    “兄弟们,伺候伺候范商人。”

    杨信招手说道。

    那三个士兵立刻又像斑鬣狗一样凑上前……

    当然,他们如何伺候范商人,这个就不是杨佥事关心的了,在范商人的惊恐尖叫中他紧接着离开。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