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零章 炸出来的魑魅魍魉

    “为什么?”

    张铨一脸悲愤地看着马训导。

    “张巡按,朝廷奸臣当道,我等只好良臣择木而栖了!”

    辽阳府学训导马与进,也就是平西王造反时候,在桂林宁死不屈为咱大清流干最后一滴血的马雄镇爷爷,拔出刀面目狰狞地说道。

    “杀!”

    就在同时马应龙吼道。

    柯汝栋毫不犹豫地一刀砍向梁仲善。

    后者好歹也是将门世家,虽然猝不及防但还是挡住,只不过被刀尖划伤肩头。

    “啊,快撤!”

    他惨叫着高喊道。

    他那些家丁仓皇撤退,不过紧接着迎头撞上祝家的家丁。

    梁总兵只好带着几百家丁拼死突围,好在他这些家丁还是很能打,掩护他突围问题不大,而他后面的马应龙和柯汝栋已经带着人打开了城门,不过瓮城里面还有一部分守军,原本他们正因为城内的混乱不知所措呢,看到城门打开一个个茫然地看着马应龙……

    “打开城门,迎接大汗进城!”

    柯汝栋喝道。

    对面那些士兵面面相觑。

    “每人赏银百两!”

    马应龙吼道。

    对面瞬间一片欢腾,为首的将领手中刀一挥直奔瓮城的城门。

    然而他们打开城门后,马应龙等人却发现对面的大军停下了,在超过半里外看着这边,很显然大汗的士兵们也很警惕,这样的夜晚突然城内出事,他们虽然做好了进城的准备,但要说直接冲过来还是不行的。这样的夜晚他们也看不到城墙上发生了什么,同样也害怕被骗过来遭遇埋伏,其实城池的攻防战这样的情况并不稀罕。

    瓮城里面一关往往就是一锅端。

    好在这个很好解决。

    马应龙紧接着出城策马冲向那里。

    后面柯汝栋和随后出来的石瀚一边控制城门,一边等待他带领大军过来。

    这时候城内已经彻底乱了,到处都是仓皇逃窜的溃兵,就连巡抚袁应泰都被包围在自己的巡抚衙门。

    他和张铨轮班的。

    爆炸响起后被惊醒的袁巡抚刚起来,就被高鸿中和吴守进率领两家的家奴给堵在了巡抚衙门,原本两人是谎称帮助守城的,袁巡抚傻乎乎地差点就被他们哄着活捉了。幸好袁巡抚此前启用了因罪被革职的武状元张神武,他这时候正好带着两百多家丁赶到辽阳充当袁巡抚卫队,他瞧出不对抢回袁巡抚,并且带着那些家丁血战保护袁巡抚退回官衙。

    高鸿中已经点火,只是下雨火没烧起来。

    这个原本历史上策划了建奴入关劫掠作战的家伙,和原本历史上咱大清的炮兵指挥官吴守进,带着各自家奴和一千多叛乱的降虏,把袁巡抚就这样牢牢困在官衙里。

    这座城市降虏其实很多。

    辽阳城南北两部分,北城就是安置他们的。

    总之这座城市所有隐藏的魑魅魍魉,统统被杨信的这几颗炸弹给炸了出来。

    因为事发太过突然,再加上本身防御就是个渣,这些魑魅魍魉们几乎转眼间就完成了对这座城市的控制。

    哪怕是那些原本并没想过献城的世家大族,一看这种情况,也毫不犹豫地摆出香案,酒肉之类,准备迎接大汗的入城,在他们的家奴驱赶下就连普通百姓也不得不出来准备迎接。而那些外地的官员将领,则惊恐地以各种方式逃离这座城市,虽然各门外面都有骑兵的身影,但这时候也顾不上管了,还有些实在逃不出去的,只好临危一死报君王,路边树杈上已经开始出现自挂的。

    这座大明在辽东最核心的城市,就这样稀里糊涂地陷落了。

    虽然至今还没有一个建奴入城。

    不过也不能这么说。

    不少内附的降虏还是纷纷回归本色,然后欢呼雀跃地等着迎接。

    不过也有坚持抵抗的,比如溃败的梁总兵,朱万良,袁应泰的巡抚衙门,还有零零散散一些忠于大明的将领也在战斗,总之城内战斗并没真正结束,但泰和门却已经完全被控制了。

    石瀚等人眼巴巴看着外面。

    他们看着马应龙的身影到了大军前面,紧接着被接了进去,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时候一个身影跳下城墙,并且迅速游过护城河,然后同样回到这支军队,而在这个身影进去后,紧接着这支大军开始向前。

    石瀚露出欣慰的笑容。

    在他们期待的目光中,很快骑兵的前锋到达。

    “瓜尔佳石瀚恭迎大汗天兵,不知是哪位贝勒的先锋?”

    石瀚行礼说道。

    不过这些骑兵没有回答他,而是弯弓搭箭警惕地入城,很显然对他们还是保持着一丝警戒,这个倒是可以理解,毕竟互相都不认识,石瀚也的确在这些骑兵里没看到熟人。其实他都六十多了,基本上和野猪皮一辈,这些年轻一辈的建州勇士肯定都不认识,一时间石瀚也有些感慨,在离开山林几十年后,他都快忘了那些故人。

    这时候其中一个看起来不到二十的年轻人笑着过来,就在这支骑兵的前锋已经进入泰和门内的时候,他也到了石瀚面前。

    “这位章京,不知是哪位贝勒部下?”

    石瀚再次笑着问道。

    “乌拉部贝勒!”

    后者笑得很开心地说。

    “呃,乌拉部贝勒?乌拉部的布占泰不是死在叶赫城吗?”

    石瀚茫然地说道。

    “对呀,我是他儿子乌拉部贝勒绰齐奈啊!”

    后者笑着说道。

    “不好……”

    石瀚惊叫一声。

    “放箭!”

    就在同时绰齐奈的吼声骤然响起。

    下一刻四列并行绵延到城内的数百骑兵,突然举起手中原本就处于待发状态的弓箭,紧接着就对准两旁迎接的人射出。

    后者全都毫无防备。

    还在欢迎这些骑兵的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后者会动手,话说他们都在成功的喜悦中呢,一些懂建奴语言的还在热情问好,比如石家那些还报出老姓,问这些骑兵里有没有亲戚。一些人为了避免误会连刀都入鞘了,这种情况下他们面对一张张原本指向下,现在突然抬起的弓箭几乎没能做出任何反应,伴随着一片弓弦的响声,一支支近距离射出的利箭,在他们愕然的目光中瞬间没入他们胸口。

    骑兵两旁的欢迎队伍里一片惨叫。

    就在这些中箭的家伙死尸倒下同时,那些骑兵迅速射出第二轮,而这一轮箭过后两旁倒下一多半了。

    剩下的惊恐尖叫着一哄而散。

    但后面的骑兵们继续,甚至进入城门的那些,已经开始冲向前方街道,用弓箭射杀后面祝家的那些家奴,整个泰和门附近转眼杀得一片哀嚎,完全懵逼状态的迎接者们纷纷倒下。而在这片杀戮的惨叫中,一个刚刚换上飞鱼服的家伙,扛着青龙偃月刀昂然地走到了石瀚面前,后面是列队而来的白杆兵,这些白杆兵还拖着被打断双腿的马应龙。

    “我很好奇,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杨信问道。

    话说他也没想到能有如此大场面,此刻站在这里看着里面的战火连天,他还是颇有几分感慨的。

    “你这奸贼,我石家与你无冤无仇。”

    石瀚悲愤地怒斥着。

    他已经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刚刚挨了绰齐奈一箭,一条腿已经站不起来的他,带着无尽仇恨看这个恶贼。

    “说的好像是我先动手一样,你要搞清楚,是你们先害死了熊廷弼,然后我这个恶魔才上门的,如果熊廷弼不死,你们觉得我有机会吗?别说你无辜,你儿子已经招供,这件事你们石家也有份,你大儿子石国柱是收了黄澍的钱战场故意逃跑,你小儿子与王化贞合谋想杀我,既然你们开始了这场战争,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话说你们弄死熊廷弼时候就没想过后果?

    你们是不是还以为今上会和神庙一般,你们只要搞个兵变什么的,就能把这件事糊弄过去?

    可惜,你们想错了。

    神庙没有杀人的刀,但今上有。

    贝勒爷,把这个老家伙另一条腿也射断,这里所有还活着的,统统把两条腿全都打断,然后暂时先挂到城墙上,等本佥事处理完城内的逆党,再出来跟他们好好算账。”

    杨信说道。

    绰齐奈笑着又给了石瀚一箭。

    只是这一箭射歪了,一下子射在某个部位……

    “啊,抱歉,射歪了!”

    贝勒爷歉意地说道。

    然后他重新瞄准,这一箭倒是正中膝盖。

    “走,进城,终于又可以抄家了,话说我最喜欢抄家了!”

    在石瀚的惨叫中,杨信得意地说道。

    “哈哈……”

    然后他再次发出得意地狂笑。

    就在他带着白杆兵进城的同时,那些如狼似虎的叶赫骑兵开始拎着小蒜头锤敲那些受伤的俘虏膝盖……

    (重新整理一下皇帝的称呼,今上才是最标准称呼,宫里近臣如太监锦衣卫这样的也习惯称万岁爷,至于死了已经确立庙号的皇帝,最标准的日常称呼应该是某庙,比如神宗皇帝一般就是称神庙,光宗是光庙。后妃可以称呼娘娘,上一辈的后妃是老娘娘,这是从酌中志里面查的。)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