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荆门七侠

    第四百八十七章&nsp;&nsp;荆门七侠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正准备和那个上官美玉还有巧玉姑娘分开,忽然身后传来非常急促的奔马的马蹄声。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回过头就看到有一群人,大家好像都在焦急万分的赶路一般,不过最为醒目的是这群人当中有人手里拿着的那杆代表皇室标志的“龙凤杏黄旗”。

    

    而且那杆手拿“龙凤杏黄旗”的人还在大声高叫前面的人可是武林盟主“忠勇侯”侯爷,当今皇上有密旨需要传达。

    

    “本侯爷在此,什么人找本侯爷?”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勒住马的缰绳,双眼望着那些狂奔而来的人问道“你们找本侯爷何事?”

    

    “‘忠勇侯’侯爷,我们可找到您啦,当今皇上已经派了几路人马出去在寻找您,还好被卑职们寻着了,可喜可贺啊。”

    

    那个手拿皇室“龙凤杏黄旗”的人看到了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立马从马上飞身下马,单膝跪倒双手抱拳,躬身说道“卑职奉当今皇上之命,紧急邀请‘忠勇侯’侯爷急赴皇上的军营,有要事相商。”

    

    “哦,当今皇上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本侯爷也正要前去当今皇上的军营驻地,那么废话少说,赶快在前面带路,加急前往便是。”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人,然后说道“你们这一路人马从何处来?”

    

    “我们是从镇西大将军单英勇单大将军那里来,本来我们听谍报部门讲,你们肯定会走这条崎岖不平、蜿蜒曲折的山路,可是我们一路迎来都没有看到‘忠勇侯’侯爷的踪影,所以我们又去了镇西大将军那里,镇西大将军说你们造就走了,差不多有一、二天时间了。”

    

    那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人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就回转过来一路狂奔,指望能在这条路上碰到侯爷您,巧了,天助我也,真的被卑职们碰到了。”

    

    “那好,咱们就抓紧时间往皇上的军营去吧?

    

    你们这里面谁是带队的?”

    

    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将手一挥,回过头对着南宫曼曼笑着说道“曼曼,马上很快我们就能见到了当今皇上了,你快不快乐呢?”

    

    南宫曼曼腼腆的不可置否的张大双眼望了一眼武林盟主阿三少侠,然后双腿在胯下的那匹绝世名驹“万里追风驹”的马肚子上轻轻的一磕,那匹西域名驹“万里追风驹”突然向前射了出去,夸张的说,犹如一支离弦的利箭,一下子蹿出有几十步远。

    

    在这个午后的暖暖的阳光下,在众人的头顶上呼啸而过,那些来迎接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的随从们都惊讶得呆若木鸡般之后,一下子回过神来齐声叫好。

    

    “启禀侯爷,卑职是当今皇上殿前侍卫首领黄金灿,侯爷,想不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绝世名驹,真乃神马也!”

    

    那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人双手抱拳躬身说道“侯爷,看您这匹骏马好像和公主殿下的那一匹骏马是同宗同类的?

    

    看来只有您的这匹骏马可以和公主殿下的那匹骏马配成双对了,这种骏马在卑职看来只有公主殿下和侯爷配得上这种绝世名驹了。”

    

    当这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殿前侍卫黄金灿的话音刚落,一阵马嘶,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已经一提跨下那匹绝世名驹“万里追风驹”,一扬前蹄,腾空而起,犹如天际流星一样,蹿出去有几十步远,然后回过头朝着站在一边发愣的上官美玉和巧玉姑娘挥挥手,继而伏下身子,伏在跨下那匹绝世名驹“万里追风驹”的身上,双腿轻轻的一夹马的肚子,直追南宫曼曼的背影而去。

    

    “兄弟们,公主殿下和侯爷已经启程了,我们还愣在这里干啥,赶快追啊!”

    

    殿前侍卫黄金灿一挥手里的“龙凤杏黄旗”,朝着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消失的方向一指,然后翻身上马,接着说道“大家不要在此耽搁了,最好今晚就能回到军营中才是上策啊,追!”

    

    众人就在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南宫曼曼他们跨下这两匹绝世名驹“万里追风驹”马蹄扬起的灰尘中,紧紧的跟随,生怕一眨眼,把他们两个人给弄丢了,回去皇上那里无法交差。

    

    一抹红红的晚霞悬挂在西方的天边,照耀着这条崎岖不平、蜿蜒曲折的山路上疲惫赶路的人们。

    

    也许是连日来的奔波劳碌颠簸流离,让他们身心疲惫,也许是他们有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好。

    

    所以,他们不敢放松自己紧绷的神经。

    

    虽说现在这条崎岖不平、蜿蜒曲折的山路两边都是一座座崇山峻岭,千仞绝壁的奇貌山川,但是他们却都是无心欣赏,无心流连,因为他们还没有完成自己这一次的使命,他们实在是无暇顾及此情此景。

    

    “兄弟们,过了前面那道弯,下面的路就好走一些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什么是好东西了吧?

    

    你们瞧见没有啊,‘忠勇侯’侯爷和公主殿下的跨下的那两匹坐骑不是咱们可相遇的了吧,人家就那么悠哉悠哉的小跑着,我们这些马就要拼命的奔跑着,才能望见他们的马屁股。”

    

    那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殿前侍卫黄金灿挥动着手里的这面代表皇室的旗子,鼓励大家说道“正好前面有一家客栈,说不定侯爷和公主殿下会体恤咱们,在那个客栈里请咱们喝些小酒再回去也有可能哟。”

    

    “黄首领,被您猜对了,您看,您瞧见没?

    

    侯爷和公主殿下真的在那座客栈那里下马了,我们赶快追过去啊!”

    

    那些来寻找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的殿前侍卫当中,有一个年纪比较轻的侍卫用手指着和他们有一箭之遥的山路尽头的那家“独此一家”客栈说道“侯爷和公主殿下已经走进去了,大家加把劲,赶快冲啊!”

    

    虽说是一箭之遥,但是当殿前侍卫黄金灿他们赶到的时候,那个山路尽头客栈里面已经人满为患,客栈的院子里、墙院外面,到处是拴着的马匹,武林盟主阿三少侠和公主殿下南宫曼曼的那两匹坐骑绝世名驹”万里追风驹“也拴在那个院子里,格外养眼。”

    

    独此一家“客栈现在人叫马嘶,人进人出,好一派繁忙的景象。

    

    “兄弟们,这里看来人头比较杂,什么样的人都有,我们大家要小心谨慎一些,保护好侯爷和公主殿下,还有,小六子,你等会就不要喝酒了,侯爷和公主殿下的那两匹绝世名驹你就在外面用心提防一些,防止有些不开眼之人觊觎侯爷和公主殿下这两匹马。”

    

    那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殿前侍卫首领黄金灿刚刚从自己的马上跳下来之后,他就隐约感觉到这间名为“独此一家”客栈的复杂性和一些潜在的危险,只听见他接着说道“小六子,等会我让店小二将菜和酒送到外面来给你吃,你就在外面守望侯爷和公主殿下的这两匹绝世名驹吧,回去之后给你记上一功。”

    

    “属下遵命!”

    

    那个叫小六子的殿前侍卫还是愉快的答应了,不过他却紧跟着说一句话道“那你们快点把吃的东西送过来哟,肚子饿了。”

    

    殿前侍卫小六子他伸手接过同伴手里的那些马的缰绳,一一系好,然后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默默地等着店小二送来东西吃呢。

    

    那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殿前侍卫首领黄金灿带着其余的侍卫们鱼贯而入,走进了这家“独此一家”的客栈里面。

    

    “独此一家”客栈的生意实在太好了,连一张空的桌子都没有了,那两个店小二更是忙得昏头转向,就连有客从客栈门外走进来,他们都没有招呼一声。

    

    “店小二,有客来了怎么没有人出来招呼一声呢?

    

    谁是掌柜的?”

    

    那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殿前侍卫黄金灿大声喝斥着说道“掌柜的死到哪里去了?”

    

    “客哥,来哉,来哉!”

    

    有一个店小二听到有人在客栈的门口大声叫唤,急忙从厨房里跑出来,连跑带奔,脸上带着微笑,上前对着这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殿前侍卫黄金灿躬身说道“各位爷,您们想吃一点什么?”

    

    店小二一回头立马说道“不过不好意思,各位爷,里面已经没有桌子了能坐下吃东西了,都满了,您看,要不您们几位就在旁边等等可好?”

    

    这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殿前侍卫黄金灿刚想发火,他一回过头就看见坐在客栈里面吃东西的武林盟主“忠勇侯”阿三少侠双眼射过来一种严厉的眼光,吓得他身子一阵哆嗦,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然后默默的退至客栈的角落里,低下头在等待着别的客人走了之后再坐上桌子吃饭喝酒。

    

    “头儿,您怎么能忍得住的,让那些人让一个位置出来不就行了?

    

    我们还在这里等个啥呢?”

    

    跟着那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殿前侍卫黄金灿一起走近客栈的侍卫们嘴里在嘟嘟囔囔地说道“他们都是一些平贱的百姓,让他们让一个位置给我等坐下来吃东西那是抬举他们了!”

    

    “你给我闭嘴,要不要把公主殿下和‘忠勇侯’ 侯爷他们的桌子让出来让你坐下来先吃啊?”

    

    那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殿前侍卫黄金灿低声喝斥着骂道“真没有眼头见识的东西,别说话,在旁边等等再说吧。”

    

    “店小二,店小二他妈的死哪里去了,人呢?

    

    人呢?”

    

    哪知道这个手拿“龙凤杏黄旗”的殿前侍卫黄金灿的话音刚落,客栈外面走进来几个身材高大魁梧,体格健壮的人,有一个明显是这一群当中的喜欢说话的主,只见他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客栈的柜台处大声说道“掌柜的,什么个意思,大爷们来喝个酒连位置都没有了,赶快将一些不相干的人清理出去,让出来一个位置,我们家公子饿了想进来吃一点东西,快点去操办,快点去操办吧。”

    

    “哎呀喂,客哥,实在对不起,我们现在已经是客满为患了,实在没有位置让给您们了,要想吃饭喝酒的就请等一等,等其他客人走了您们有空位置了再说吧!”

    

    这个时候有一个店小二屁颠屁颠的端着一盘别的桌子的菜跑过来笑嘻嘻的和那个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的大汉打招呼说道“您扭过头瞧瞧您的旁边那几位,他们来的比您们早,,他们也没有地方坐下来吃喝呢,他们不是还在旁边等着吗?”

    

    “他妈的,你把爷爷们和他们相比,他们能和你爷爷们相比吗?”

    

    那个先前说话的大汉走到了店小二面前就是一个大耳刮子,并且恶狠狠地说道“你他妈的招子放亮点,爷爷们可是‘荆门七侠’,来你们这里客栈是你们客栈的荣幸,知道吗?”

    

    “你……你怎么无缘无故打人?

    

    你是存心在咱们‘独此一家’客栈里闹事,你可想清楚了?”

    

    那个店小二手里托着一盘菜一个来不及躲避,被那个身材高大、体格健壮的大汉一个耳刮子打得向前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但是这个“独此一家”店里的店小二被人打了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站直身体之后,用手指着那个打人的大汉接着说道“各位爷不要搞错了,这里可不是荆门,如果各位爷要在咱们的‘独此一家’客栈闹事,恐怕到后来都没有好果子吃哦。”

    

    “你他妈敢不把我们‘荆门七侠’放在眼里?

    

    我砸了你的这间客栈,烧光你的客栈又能奈我何?”

    

    那个打人的大汉向前迈进一步,然后用手指着那个被打的店小二说道“你信不信,我马上就砸你的店,烧了你的客栈?”

    

    “好一个‘荆门七侠’,砸店烧客栈好像不是什么光彩的行径,也不是什么侠义行径,倒像是和哪些占山为王和专门拦路打击的强盗有些相似,你们就别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免得玷辱了这个‘侠’字!”

    

    忽然有一个尖尖的声音从吃饭喝酒的大厅传了过来说道“你们在荆门临走的时候看来都交代了自己的后事了,要不然,为什么到‘独此一家’客栈来赶着送死呢?”

    

    那么,又是谁会在这个剑拔弩张的微妙时刻挺身而出呢?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