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美人迟暮(五十一)

    圣历元年正月十三,三日之期已到。

    朝中明眼人,大多已经能够猜出结果。

    昨日夜间,有人试图潜入吐蕃使团,被抓了个正着。

    他的身上,没有密信,也没有带着信物,一问三不知,声称自己只是走错了路。

    走错了路能走到墙上去,此人也算是个人才了。

    自然的,鬼都不会信他的鬼话。

    刘幽求像是得了宝贝,没有将他拘押下狱,而是征用了一处客栈关押,里外都是他的心腹,好言好语,好酒好肉,房间内连个有棱角的木器都没有,就是防着他自尽。

    即便如此,他仍是死了。

    死得莫名其妙,没有伤痕,没有中毒,尸体躺在床榻上,锦被盖得妥妥当当,栩栩如生。

    如此咄咄怪事,险些将刘幽求气疯了去。

    揪着吐蕃使团的人,好一通严刑拷打,也没有审问,只是为了用刑而用刑,纯属发泄愤怒。

    结果,这通冲着刑讯致死去的暴戾举动,却意外从尼雅氏的贴身侍女口中得到了口供,揭破了尼雅氏调集各路人手的线索。

    刘幽求顺风扯旗,迅速探查一干关系人,有在长安定居的吐蕃人,也有利欲熏心的中原人,还有长安城中的城狐社鼠,一网打尽。

    刘幽求、薛崇胤还有段成式三人,齐齐松了口气。

    这些罪证,虽不能证明尼雅氏是血洗山阳侯府,刺杀赵祥和王之贲的幕后主使,但总归有所交代,剩下的,就看武后态度如何了。

    正旦朝贺过去许久,骊山驿馆内的藩邦使团,仍有大批未曾离去,西域邦国和西南土邦的酋长国主居多。

    他们都与吐蕃接壤,吐蕃潮起潮落,与他们利害相关,自然要多多驻留,打望风色。

    另外,北塞的突厥默啜、默棘连,铁勒九姓的哈木尔、吐迷度,都没有走。

    他们的迁延,与北部军有关,拓跋司余和赵与欢纵横北漠,像是一柄尖刀插在他们的腹心之地,手下的军队,从三万膨胀到八万,也都是吸收了他们的草原部众,他们的进退去留,自然要多加留心。

    唯一毫不相干,却停留下来的,是倭国女王鸬野赞良。

    她的倭国,已经盘踞了天朝的扶桑都督府,给天朝贡献的金银铜钱,泼天一般,重要性非同一般。

    此外,扶桑都督府直辖于安东都护府,倭国人擅长顺藤牵蔓,处理复杂的人际脉络,借此机会,与安东大都护权泷建立了良好关系,等同于间接站在了权策的身后。

    有这两点,鸬野赞良信心满满,在驿馆中悠然自在,看新罗的戏,又看吐蕃的戏,感受着大周天朝的凛凛威严,与有荣焉,仿佛感受到了征服的快感。

    兴之所起,她亲自往吐蕃使团来走了一遭。

    此间近乎人去楼空,只有大周鸿胪寺的官差严密防守。

    即便是倭国女王,也没有获准进入。

    她在外头站了站,闭目临风,暗暗爽了良久,才迈步离去。

    岂料,当夜,便有人投书给她,信中翻来覆去,说的都是唇亡齿寒、天朝欺凌过甚、大藩应有担当之类的言辞,鼓动鸬野赞良为吐蕃仗义执言,愿意与倭国接下姻亲。

    当然,不只是这些虚的,信中的实在东西,也是令人瞠目结舌,直言倭国有度种习俗,愿奉送壮男万人,入倭国效力,另送壮美男三十人,效力女王寝宫。

    鸬野赞良看得脸颊涨红,恼羞成怒,她都已是花甲老妪,又不是天朝皇帝那般驻容有方,哪里还能行床笫之事?

    她一怒之下,顾不得遮羞,将这封投书原样呈送武后,声称吐蕃丑恶无耻,居心叵测,盼天朝重责。

    这封投书,恰似最后一根稻草,压倒了咬牙死硬,不肯认罪的吐蕃王后尼雅氏。

    有人夜间爬墙,又有人见缝插针投书,这哪里是营救她,分明是恨她不死。

    “陛下,陛下,吐蕃有奸臣,吐蕃有阴谋,臣妾愿戴罪立功,分化吐蕃,助陛下平定高原叛逆”

    尼雅氏一口银牙咬碎,不管不顾,当廷闹将起来,凄厉尖叫,求生的,让她放弃了一切尊严和矜持,四肢趴在地上,像条狗一样,飞快向前爬行。

    将到丹墀的时候,殿中千牛将她架了起来。

    “带下去,下内侍省慎刑司大狱,小心看顾,休得伤她性命”武后摆了摆袍袖,随口发落。

    “诸卿,尼雅氏毕竟是一国之母,此事后续,当如何处置?”

    下头一片寂静。

    “陛下,老臣之见,吐蕃使团中,另有奸人作祟也说不定”这是宰相豆卢钦望。

    “陛下,所谓刑不上大夫,王后有罪,或可另寻方式代罚,削发去眉,都是可行之策,也可下制申饬吐蕃,令其上表陈情请罪,陛下宽宏,予以宽赦”这是宰相宗秦客。

    ……

    众人议论纷纷,武后听得头晕脑胀,眼睛在欧阳通、韦巨源、葛绘等权策党羽身上一扫,却见他们都是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武后蹙了蹙眉头,转而向刘幽求和薛崇胤两人看去,心头没来由一阵狐疑。

    哼了一声,“此事缓议,尔等退下吧”

    朝臣正讨论得热烈,意犹未尽的住了口,退出殿外。

    “婉儿,段成式可曾与你说过什么?”武后踞坐在坐榻上,没有动弹,沉声问道。

    上官婉儿摇摇头,“三日期限紧迫,段成式一直与卫国公和刘幽求在一处,他们没有任何异状,也没有脱出视线太久”

    “唔,你去吧”武后点点头,摆手让上官婉儿退了下去。

    轻盈的脚步声响起,带来一股清香,穿着淡紫色襦裙的女官飘然而入,身量娇小,脸颊也是小小一张,五官秀气明媚,有几分可爱萌态,正是新近入了武后法眼的女官徐慧。

    “陛下,奴婢手下人追寻踪迹,爬墙的吐蕃人应当是有人刻意安排,但手法高明,那吐蕃人中招得不知不觉,一直都以为是自己认错了路,他刑讯之时招认的,就是实话……至于投书倭国女王,暂时没有线索……”

    徐慧的声音清脆,如同珠落玉盘。

    “果然如此”武后嗤笑一声,“朕就说了,刘幽求这般破案,气运也太强大了些”

    “陛下,赵祥夫人身边,有人离了长安,向神都方向去了,应当负有使命,暂时不知去往哪家”

    武后面上的笑意缓缓收起,周身时而泛起炽热怒意,时而又是冰冷的戾气。

    “呵呵,朕还没死呢”

    不怪武三思和李旦联手保举你,是另投了明主么?

    徐慧小心翼翼地问道,“陛下,要追查吐蕃那边异样,奴婢有意请吐蕃王后演一出戏,戳破刘幽求的栽赃骗局……”

    “不必了……”她要穷究长安重案的真相,本就是为了查出谁要刺杀赵祥,旁的都是末节,眼下,赵祥本身便有不妥,真相,呵呵,查来何用?

    武后烦躁地起身,脚下不稳,晃悠了两下,只觉得头痛欲裂。

    “传旨,让权策速速返回骊山”

    shengtangpoxiao0

    。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