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夜行请小心,有妖魔出没

    慕秋棠选的小区非常普通,倒是正合李琉华的心意,高档住宅区出入可?10??怎么方便,他们这群黑户进进出出也容易惹人生疑,而人多混杂的低档小区就没这么显眼。

    她租的是一间三房一厅的屋子,容纳十一人还甚有余裕,当然只有被选者才能睡房间,新人只能委屈在客厅挤一挤。

    晚饭叫的丰盛外卖。

    除了四个还未彻底适应的新人,以及怀有心事的林泽青,其余人都吃的很愉快,慕秋棠在四个月的求生磨砺下,其意志坚定超乎所有人想象,楚凡和秦清雅都是历经两个任务世界以上的被选者,即便坐在尸堆上吃饭也能面不改色,苏菲与墨红鱼修行多年,心性素质非普通人可比,而李琉华更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扒弄着塑料盒里的饭菜,不时夹起小口咽下。

    期间苏菲又把下午遭遇妖魔的事情说出,关于妖魔的特性和弱点都无一点隐瞒。

    “恢复力很强吗,那还真是麻烦的目标。”楚凡喝了一口酒,皱着眉道,心里对苏菲提供的消息信了九分,对方没必要撒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他清楚具有恢复能力的任务目标有多腻歪人,再想想任务列表上需要猎杀的妖魔数量,一时间头发都快愁白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是全团击杀数目。

    “我们得想办法借势。”秦清雅放下手中的筷子,抽出纸巾抹了抹嘴唇,神态十分凝重,只要多经历几场任务就能明白借势的重要性,比如在本世界,若能得到猎魔师和国家部门的信任,借其势力,届时完成任务的速度不知会加快多少,而不是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转,还可以降低独自猎杀妖魔的风险,触发更多的支线任务,这其中诸多好处自是不言而喻。

    只是这势也不是那么好借的。

    林泽青犹豫着问道:“连枪械都不能杀死那些怪物?”

    中年男人曾是退役军人,对枪械抱有一种莫名的信心,根本无法想象有什么生物能在现代枪械的破坏力下存活。

    “小口径枪械恐怕没用,非得巴雷特或者火神炮那类重武器才有可能杀死高级妖魔。”苏菲摇摇头,由于都在为至亲之人而努力,他对林泽青有几分亲近感,便出声解释道,但也只是有可能而已,上级妖魔可不会傻傻站在原地给你当靶子,高楼林立的大都市就是最好的盾牌,凭着自身的速度和防御力又有什么武器能杀死它们,除非上面不顾伤亡决意把整个城市夷平。

    “要趁机借势,还差一个切入口,今天苏菲和墨红鱼合力杀死那只妖魔或许是个契机。”慕秋棠沉吟道。

    “只要表现出足够的善意和诚意,相信他们不会拒绝一群实力强大的帮手,即便我们是来历不明黑户。”

    李琉华稍稍填了些肚子,就捧着手机玩了起来,指尖在屏幕上不停滑动,闻言抬起头轻声道:“我觉得最近还是安静些好,暂时不要接触国家部门。”

    所有人一愣,有些不解望向小女孩,慕秋棠的提议对现下的情况来说其实不错啊,她为什么要反对?因为见苏菲颇为宠溺李琉华的缘故,大家没有出声训斥,但脸上都是不以为然的神色。

    李琉华把手机慢慢反过来,打开的网页上赫然有一则热点新闻,下面还有几张模糊不清的偷拍照片,一个身着黑色紧身服的短发男子正躲在一辆轿车后,持一把狙击步枪瞄准对面似要点射,那身线条分明、充满未来科幻感的紧身强化服告诉客厅所有人,他的身份正是来自恶魔岛的资深被选者。

    “南川市今天下午有两伙身份不明的人士在街头发生枪战,导致大量人员财务伤亡,歹徒被警方击毙六名同伙后逃窜,警方表示一定会严厉追查这两伙暴徒,将歹徒绳之于法。”

    对面的楚凡一口啤酒呛在喉管里,又噗地一声喷了出来,使劲拍了拍胸口,颤巍巍指着手机屏幕骂娘道:“咳咳,这些没脑子的王八蛋,他们爹当初怎么没把这群蠢货射墙上呢,别让我碰到他们,不然我非得把他们脑袋给扭下来当球踢!”

    慕秋棠和秦清雅脸色相当不好,本来大好的优势居然被别人无意间给硬生生弄没了,心情能好才奇怪。

    南川市距离崇明市没多远,事情闹得这么大,肯定会影响到崇明市的官方势力。

    在这节骨眼上,他们一群黑户上门跟人表忠心,别说借势了,这是在作死啊。

    李琉华嫩白的指尖在屏幕上往下拉,点了点第四张照片放大图片,上面是打了马赛克的尸体:“虽然头部打了厚码,但从尸体的体型和肤色看,有一方应该是外国人,或许他们不清楚在国内动枪是一件触犯龙之逆鳞的事情,才会如此鲁莽行事,或许是他们有什么大计划,想把这潭清水搅浑,引出那些隐藏在黑暗里的魑魅魍魉,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接下来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庞大国家机器的怒火,逃则可活,战则必死。”

    “我们也可能被波及,但无须太过在意,崇明市本来就有些乱象了,现今不过是添了把火。”

    “咱们现在的首要问题是没有具体方法追踪妖魔,这一点却未必要借势,你们可以粗暴一点,直接抓一个驱魔师回来拷问,问题便能迎刃而解。”

    “恶魔岛把我们扔到崇明市一定有它的用意,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这座城市里可以触发一些比较高级的支线任务,那两伙被选者会如此肆无忌惮,未尝不是想触发什么支线任务。”

    自从由苏菲那儿得知在任务中表现越优异,回归恶魔岛后给的评价就越高,李琉华就不打算再掩饰,而苏菲考虑了几分钟便欣然同意了,如果要与楚凡、秦清雅继续合作,李琉华的早慧绝对瞒不了两人,倒不如大大方方展示出来,凭自己和墨红鱼的力量还是能护她周全的。

    这是苏菲身为一名修行者的自信。

    大家望着李琉华的眼神越来越惊讶,这真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分析出来的吗?即便是早知李琉华聪慧的慕秋棠和林泽青也是面色愕然,楚凡与秦清雅相视一眼,瞧着自己这边素质平庸的新人摇头不语。

    但这番话也算给了众人一剂安心药。

    这种境况下也不好出去玩,何况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大家简单洗漱完就早早睡下。

    三间房,楚凡和秦清雅一间,苏菲与墨红鱼、李琉华一间,慕秋棠单独一间,本来李琉华是安排和慕秋棠一间房的,毕竟小姑娘本就有年龄优待,加上那份聪慧冷静,新人也没脸敢同一个小女孩较真,可李琉华这小妮子不同意,一定要与苏菲住一间房,惹得男性看苏菲的眼神怪怪的,大约是羡慕嫉妒吧,倒是慕秋棠很快领悟了李琉华的真正想法,弯下纤腰刮了刮她精致的琼鼻:“是觉得在我身边没安全感吗?”

    “恩,我心安静不下来,直觉告诉我,在你身边睡很不安全。”李琉华非常老实回答道。

    慕秋棠对老实的李琉华唯有无奈一笑。

    然后苏菲开始了幸福的双飞,不对,是打地铺生活,而为了应付紧急情况,不光是资深被选者,连新人也被要求和衣而睡。

    晚上十二点,经历一连串的事情让疲惫的新人沉沉睡去,被选者为了保持精神状态也早就入眠,苏菲却一直处于半梦半醒间,自入夜后他心里总有种沐浴在月光下的冲动,还有莫名其妙涌上来的强烈饥饿感,这并非身体的饥饿,而是心灵上的饥饿,即便是进入深度冥想状态也没用。

    直到这个时间点,以他的意志也被折磨的神志不清,心灵中的思绪全部化为虚无,如同崩掉的琴弦,意识里面只剩下一个字。

    吃!吃!吃!吃!吃!

    就像梦游一样,苏菲的意识陷入沉眠,身体被本能支配,他轻轻起身,瞧了眼床上熟睡的李琉华和墨红鱼,眼眸里隐隐流转着绚丽的银色光芒,接着他就像一个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开门而出,仿佛化身为黑暗,没有惹起任何人的注意,连同一房间的墨红鱼也未察觉到,彰显出那惊人的刺客技艺。

    橘色的柔和灯光洒落在地上。

    在幽静的街道漫步时,他的身体似乎没有了重量,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往往不经意间就出现在数米外,所过之处必然是阴影覆盖的地方,也是监控的死角。

    又不时蹲下身拾起一颗石子,等找到附近最高的大楼,进入其中,屈指将石子弹射出去,呼啸的石子轻而易举破坏掉无法躲开的监控设备,直到苏菲站在天台上,仰起头遥望这看不见星星的夜空,瞳孔渐渐变形,似蛇又似猫一般的银色竖瞳,整个人好像与黑夜融合,月光映射下的影子如若活物。

    俯瞰下方的风景,苏菲似有所感,将目光移向某个地方,嘴角咧开。

    黑夜是妖魔的游乐园,也是刺客的主场。

    当二者合一时,所有生命就成了猎物。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