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巴蜀剑阁(最后一更)

    PS:感谢书友毕竟风和雨1的一万起点币打赏。

    其实早在苏信准备对巴蜀道动手的时候,他就考虑到了霜月剑庐的态度,并且也做好了准备。

    毕竟霜月剑庐乃是巴蜀道仅次于巴蜀剑阁的一流宗门,巴蜀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是肯定要发出自己的声音的。

    不过可惜,现在的霜月剑庐对于苏信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障碍而已,就算是硬拼,苏信都不会怕了他们。

    蜀王府温煜那老太监可不简单,他以纯阳罡气和左手刀闻名,但苏信却是知道,他其实还是有一把右手刀的,一把右手的长刀。

    就算是以苏信的实力,起码也要全力出手才能够逼出温煜的右手刀来。

    霜月剑庐这些化神境的武者跟温煜比,实在是差得太远,就算是苏信也没将他们放在眼中,他们二人,完全可以以一敌四。

    霜月剑庐唯一棘手的,便是眼前这已经垂老黎道安了。

    虽然黎道安已经老朽,但他若是非要拼死一博,苏信也没有把握能够挡住。

    不过苏信也不担心黎道安会这么做,他以一人之力支撑了霜月剑庐这么,他当然知道该如何去取舍。

    果然,半晌之后,黎道安叹了一口气道:“苏大人,我霜月剑庐还是以铸剑为本,巴蜀道江湖的事情我们不想过多的参与,但若是有人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我霜月剑庐也不会置之不理的。”

    说到这里,黎道安的语气沉了下来:“人的贪欲都是无限的,我怎么知道蜀王府会不会在吞并了那些三流势力继续吞并那些二流的势力。

    等那些二流势力遭殃后,我霜月剑庐会不会成为蜀王府的目标?”

    苏信摇摇头道:“这点黎前辈不用担心,光是这些三流势力就足够蜀王府消化一阵的了。

    况且我来巴蜀道的目的黎前辈你应该知道,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后我立刻就会离开,没了我的蜀王府,黎前辈你应该不用惧怕才是。”

    苏信这话虽然略显狂妄,但黎道安知道苏信说的却是实话。

    苏信若是离开,蜀王府跟断去一臂也差不多了,那时候的蜀王府的确不敢去轻易招惹霜月剑庐。

    沉默半晌后,黎道安道:“巴蜀道的事情我霜月剑庐不会参与,不过也请苏大人你遵守承诺,处理完巴蜀道的事情便离开。”

    苏信笑了笑道:“放心,巴蜀道的东西我看不上,这里也没有什么值得我去留恋的。”

    黎道安做出了一个苏信预料之中的承诺,达到了目的之后,苏信便直接转身离去。

    等到苏信离开霜月剑庐之后,霜月剑庐却是做出了一个令巴蜀道武林都惊诧的决定,他竟然直接宣布霜月剑庐从今日起彻底封闭,铸剑一年,此间都不与外界联系。

    听到这个消息后,那些三流小势力的人如丧考批,裘百川却也是气的摔了杯子。

    人情敌不过利益,就算是名声在外一向不错的黎道安也是如此。

    昔日裘百川的那些人情,敌不过霜月剑庐的利益。

    不过知道此事之后,那些三流小宗门却是依旧不甘心,他们还准备去找巴蜀剑阁出面,而正巧苏信也是准备前往巴蜀剑阁。

    他手中那截沾染了真武境强者之血的天兵残骸还要炼制成有着天兵底蕴的地兵,这种手段也就只有炼器大宗师能够办到。

    后土不是真正的炼器大宗师,所以她给了苏信一封信,让他去巴蜀剑阁找炼器宗师公输虞,这位并不逊于炼器大宗师的巴蜀剑阁长老。

    正好苏信借着这个机会上巴蜀剑阁,也把这些小宗门最后一丝念头给掐断,让他们安心的归附蜀王府。

    就在苏信准备登上巴蜀剑阁时,十余名三流小势力的掌门家主已经围在巴蜀剑阁的山门前,想要求见巴蜀剑阁的话事人,哪怕是一个执事都行。

    但可惜他们却是被巴蜀剑阁的弟子拦在山门之前,连通报都没给他们通报。

    巴蜀剑阁在巴蜀道的地位超然,他们也的确不想掺合巴蜀道的一些琐碎斗争。

    可以说在整个江湖之上,无论是朝廷还是其他的门派,都不愿意去招惹巴蜀剑阁,甚至还要巴结着人家,因为整个天下八成的铸剑大师,都在巴蜀剑阁。

    持剑五派当中其他四派大部分的兵器都是交由巴蜀剑阁亲自打造的。

    比如名剑山庄所产出的玄元重铁,弈剑门所产出的元磁精铁,一些低级的兵刃他们自己就能够打造,但一些玄级甚至是地级的兵刃,就需要交给巴蜀剑阁来打造了。

    可以说巴蜀道的其他势力可能还会因为争抢一些矿产而发生纠纷。

    但到了巴蜀剑阁,其他人却是上赶着将一些珍贵甚至是可遇不可求的材料交给巴蜀剑阁打造兵器,剩下的材料就当作报酬,归巴蜀剑阁所有。

    所以对于巴蜀道的这些武林纷争,就算是他们打的血流成河,也跟巴蜀剑阁没有半文钱的关系。

    与其费力气去调节他们之间的纷争,还不如自己去铸两把剑来的实在。

    所以这段时间内别看蜀王府行事如此高调,但巴蜀剑阁却是连个声都没有吱,完全是当作笑话来看的。

    至于山门下的这些三流势力的家主掌门,巴蜀剑阁当然更加没有将其放在眼中,他们才会去管这些闲事呢。

    于是乎这些人在巴蜀剑阁的门前苦苦哀求的一上午,却是连个门都没进去。

    不过这时有人看到苏信从山下走来,这些人顿时就下了一哆嗦,连忙后退。

    他们来这里找巴蜀剑阁帮忙本来就是为了对付蜀王府跟苏信,结果现在被人家抓了个正着,他该不会在这里就动手吧?

    不过苏信却是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是走到山门前把后土交给他的信递给了两名守门的弟子道:“麻烦将这封信交给贵宗长老公输虞。”

    苏信一身化神境的修为可没有丝毫的掩盖,这两名巴蜀剑阁的弟子可以对那些三流小宗门的掌门家主不敬,但却不敢对苏信不敬。

    所以其中一名守门弟子立刻拿着苏信的请帖进入山门内禀报。

    不到半刻钟,那名弟子就已经快步走下来,对着苏信恭敬一礼道:“公输长老请您上山。”

    苏信点点头,跟着那名弟子走上山门。

    后方其他那些三流小宗门的掌门和家主看到苏信居然被巴蜀剑阁的人如此恭敬的迎上山,他们顿时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这******还让巴蜀剑阁主持个屁公道啊!

    人家对待苏信的态度比对他们还恭敬,自己再在这里胡闹下去,恐怕就是巴蜀剑阁要给苏信主持公道了。

    一众人现在算是彻底放弃再继续挣扎的打算了。

    投入蜀王府,别的先不说,起码能保住满门老小的性命,否则蜀王府灭绝的门派,可不是一个两个了。

    一众人灰溜溜的下山,这点苏信差不多都已经猜到了,他则是跟着那名巴蜀剑阁的弟子前往公输虞的住处。

    巴蜀剑阁不光是对外比较漠不关心,就算是内部也是自由的很。

    按照你的实力和你的炼器修为,越高的人所住的地方就越高,最顶层只有炼器大宗师和融神境的武者才有资格居住。

    这一路行来,苏信经常能够听到路上的一些宫殿之中传来了叮叮当当的打铁声,简直不绝于耳。

    一路上那些巴蜀剑阁的弟子看到苏信也同样没感觉到惊讶,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神色。

    整个江湖上的武者来他们巴蜀剑阁求剑的多不胜数,有资格被领进巴蜀剑阁山门内的,那可都是大人物。

    别说苏信只是化神境而已,就算是阳神境的武者,他们都没少见过。

    炼器宗师公输虞乃是仅次于巴蜀剑阁那些炼器大宗师之下的存在,所以他的住所便在峰顶之下。

    那名弟子将苏信领到一处单独的院落内后,便对苏信恭敬的拱拱手道:“苏大人,公输长老就在里面,您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苏信点点头,刚一踏进宅院,就感觉到了一股热浪袭来。

    整个宅院显得有些乱糟糟的,四周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矿石还有十几把兵器的残骸。

    在那院落的中间则是竖起了一座巨大的火炉,如果苏信没看错的话,那火炉当中应该是有阵法加持的,要不然不会让现在的苏信都感觉到一股热浪袭来。

    此时那大火炉前面有一名赤着上身的老者,他虽然老迈,但全身肌肉虬结,却是蕴含着一股恐怖的力量。

    他一掌拍出,顿时一股强大的真气融入到那火炉当中,顿时强大的热浪扑面而来。

    他趁机将一块铁胚放入其中,数息的时间便拿出来,开始用一柄半人高的重锤敲击了起来。

    每敲一下,都仿佛是地震一般,如果苏信没看错的话,他那重锤应该用玄元重铁所打造的,这么大的一柄重锤全部用玄元重铁所打造,甚至要十万斤之重了吧?

    苏信进来之后这公输虞便一直都在敲打着他那块铁胚,苏信也没有催促,只是在旁边饶有兴趣的看着,高级别的铸剑手段,苏信还是第一次见到。(未完待续。)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