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图穷匕见

    PS:感谢书友浮生有酒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这名弟子的话让在场的众人全都是一脸惊疑,什么叫做炸了?

    玄明不禁呵斥道:“冷静点!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名弟子哭丧着脸道:“就在方才,有些师兄和师弟们在修炼的过程当中全身炸裂,有些甚至连全尸都没有!”

    玄明的身子不由得晃了晃,他稳了稳心神道:“究竟有多少人?”

    那名弟子摇摇头道:“不知道!太多了!”

    一听这话,玄明根本就连站都站不住了,他连忙冲出去大喊道:“去把药王院的人全都喊来!将所有人都集中在一起!”

    一瞬间,整个少林寺顿时大乱,到处都充满了一股紧张的情绪。

    直到一个时辰之后玄明才理清了情况,他们少林寺在这一瞬间,竟然死了九成的,化神境之下的年轻弟子!

    这一瞬间,阴雨当中,玄明的面色却是要比那阴沉的天空还要可怕,甚至他都已经有了些许疯狂的意思在其中。

    玄明冲着药王院首座大吼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在伙房里面下毒?”

    在知道这件事情的一瞬间,玄明便想到了之前元空和元海的事情。

    他也是第一时间就调查了伙房,元海的确是来过伙房,但他几乎每天都来,他并没有接触过菜品,而且伙房内的一些武僧吃的都是跟其他人一样的东西,结果他们却没有事。

    并且甚至还有一名先天境界的弟子自告奋勇的去吃了伙房的剩下的食物,结果吃完了之后也是好好的。

    而且所有少林寺的年轻弟子中,也不是全都爆体而亡,还有一成的人没事,剩下这一成的人也是在晚饭的时候吃了伙房的食物,所以这样一来,伙房内的嫌疑倒是少了许多。

    现在的玄明已经接近崩溃了,一丝线索嫌疑他都不想放过。

    药王院的首座此时也是满头大汗道:“住持!根本就查不出来!那些死去的年轻弟子根本就没有丝毫中毒的迹象,甚至我也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毒能够让人爆体而亡的。”

    “那他们又是怎么死的?”玄明双目赤红着问道。

    药王院的首座迟疑道:“他们好像是因为吸入的天地元气太多,所以才会爆体而亡的,这种事情在走火入魔,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情况下经常会发生。”

    玄明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你是说我少林寺的年轻弟子在一个时辰的时间里接连走火入魔了?这种话你会相信吗?”

    药王院的首座此时都已经快哭出来了,出了这种事情他也是无奈的很啊,但他是真的查不到真正的原因,起码在短时间内是查不到的。

    说起来少林寺的药王院虽然名气很大,但其真正在药理上的造诣别说跟‘毒手药王’孙不害这种鬼才相比,就算是跟药王谷相比都要差很多。

    原因很简单,无论是药王谷也好还是孙不害也好,他们都会长时间的去研发丹药的特性,像是孙不害那样,在有着苏信的支持之后,他在西北道内可是专研出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来,虽然大部分都没用,但有一些却是有着奇效。

    而像少林寺的药王院呢?少林寺的资源是最丰富的,而药王院的弟子在炼丹上的造诣也是最成熟的,但他们干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按照少林寺以前传下来的丹方来炼丹,整日里干的都是这种枯燥的事情,没有丝毫的进取之心。

    就比如少林寺的大还丹和小还丹,在少林寺都已经用了上千年了,结果现在还是一点改进都没有。

    虽然即使没有改进这些丹药的药力也是足够强,但却早晚都会被人给追上的。

    这种环境下出身的炼丹师,就算是药王院的首座水平也是有限的很。

    就在少林寺的众人都是焦躁无比时,苏信此时却是已经带着一众暗卫的武者打上少林寺了。

    此时外面原本那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彻底变成了倾盆暴雨洒落,苏信等人一身黑衣,一股强大肃杀的气息传来,顿时让整个少林寺都笼罩在那股森然的杀机当中!

    看着少林寺的山门,苏信森然一笑,直接一剑斩出,天地色变,仙魔两分,轰在那山门之上顿时爆发出了一声巨响。

    瞬息之间少室山在颤动着,少林寺的山门之上顿时爆发出了一股惊人的阵道光辉,挡下了这一剑,但上面的光辉却是黯淡了不少。

    之前少林寺以那些佛骨舍利作为防御想要挡住苏信,结果却是全都毁在了苏信的手中。

    现在少林寺又重新建造了阵法,只不过这座阵法却是释道玄帮他们建立了,威能也是一样不凡。

    感觉到外面的动静,在场少林寺的人面色顿时一变,玄明和玄真飞到半空当中,正好看到苏信正在那里攻击着少林寺的山门。

    玄明当即便厉喝了一声:“快去找梵天域和释道玄大师求援!”

    转身玄明对着苏信厉喝道:“苏信!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苏信冲着玄明森然一笑道:“干什么?看来玄明大师你当了少林寺的住持之后倒是操劳的很啊,把眼睛累瞎了吗?今日,我便是为了灭你少林寺而来的!对了,之前我送的礼物满意吗?”

    玄明的双目赤红道:“少林寺的弟子爆体而亡是你干的?”

    “你以为呢?”苏信淡淡道。

    此时的玄明已经彻底明白了,少林寺的弟子忽然爆体而亡,而苏信却是忽然在这种时候带着人突袭少林寺,这一切都是他预谋好的,就算苏信今天灭不掉少林寺,现在少林寺死了这么多的年轻武者,这些年积累下来的根基也全都要毁了!

    此时苏信却是没有给少林寺犹豫的机会,他一剑一剑的斩出,少林寺那座阵法撑不了多长时间了,阵法毕竟只是阵法,并不是人,当初释道玄给少林寺布置这么一座阵法只是让他们用来防御用的,但在苏信这种级别的攻势下,所谓的防御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现在玄明只能希望梵天域的毗迦多罗能够快些赶来了,释道玄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而毗迦多罗眼下已经将梵天域给搬到了河南道内,他倒是能尽快的赶到此地。

    所以玄明和玄真都没有出手,只是看着苏信在那里攻击着阵法,眼看着那阵法的光辉越来越淡,但玄明和玄真却是连毗迦多罗的影子都没看到!

    要知道梵天域离他们可不远,就算少林寺没有主动传信,毗迦多罗身为神桥境的强者也应该能够感觉到现在苏信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才对。

    玄明想到昔日毗迦多罗在他们少林寺内的那些做派和心中那隐隐不舒服的感觉,一个猜测浮现在他的脑海当中,这让玄明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来!

    而此时在河南道的另外一段,佛寺庙宇遍布,此地便是梵天域新的所住了。

    梵天域既然跟少林寺联盟,那地方自然也应该换一换开来。

    当初造化道门跟玄天域联手,造化道门可都是主动给了玄天域在青州道的一块不错的地域,他们少林寺自然也不能太小气了。

    而梵天域虽然来到了河南道,但却跟少林寺并没有什么冲突,梵天域在毗迦多罗的约束之下一直都显得很有规矩,况且梵天域跟少林寺招收子弟的标准并不一样,所以双方也并没有这方面的矛盾。

    此时梵天域内,一名弟子来到毗迦多罗的闭关的宅院内,对着两名守门的僧人道:“少林寺传来消息,苏信突袭少林,眼下少林危急,想要请毗迦多罗大人出手援助。”

    那两名僧人却是并没有通传,只是淡淡道:“毗迦多罗大人正在闭关,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一次闭关,绝对不能有人打扰。”

    送信的那名弟子迟疑道:“可是少林寺现在正在被苏信攻打,危在旦夕啊。”

    那两名守门的僧人依旧是一脸冷漠的模样,淡淡道:“少林寺是少林寺,梵天域是梵天域,强行打扰毗迦多罗大人出关,影响到了大人的修行,这个过错谁来弥补?少林寺吗?”

    那名传信的弟子好像是听懂了什么,他直接转身离去。

    他也是梵天域的人,只不过是负责送信的,现在信也已经送到了,自然也就没他什么事情了。

    那两名守门的人说的对,少林寺是少林寺,梵天域是梵天域,这里面有些东西可不是他这个小人物能够擅自揣摩的。

    而此时在毗迦多罗闭关的地方,他却是并没有在修行,而是睁着眼睛,凝望着虚空。

    外面那些人说的话都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当中,但此时的毗迦多罗却好像没听到一般,脸上带着令人心寒的冷漠,跟之前他在外面营造出的那圣师的模样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而且他的双目当中幽绿和湛蓝色的眼睛绽放着朦胧的光辉,此时此刻的毗迦多罗不仅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圣洁,反而还有一种邪异的感觉在其中。

    毗迦多罗拿出了一枚佛珠,这枚佛珠赫然跟少林寺的那张底牌,佛陀所用的佛珠一模一样,看着那佛珠,毗迦多罗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意来。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