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身份暴露(最后一更)

    苏信出手的时候,玄苦就站在空元的身边,但他却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这空元方才擅自说出那番话,仗着自己的辈份倚老卖老,也是时候给他和其他空字辈的武者一个教训了。

    直到这一剑已经来到空元的身前,玄苦这才准备出手。

    他是准备给空元一个教训,但他却不能让楚江王真杀了空元,否则他们少林寺的脸往哪放?

    虽然说他们少林寺的脸已经丢的够多了,但让一个外人在他们少林寺的山门口杀了他们少林寺的阳神境武者,这份脸丢的也足够大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楚江王乃是地府的人,一旦让这楚江王杀了空元,他少林寺跟地府的仇怨也就彻底结下了,这样一来玄昙可是再也不可能回到少林寺了。

    所以在苏信那一剑临身之际,玄苦口诵一声佛号,周身金色光芒绽放,罗汉金身施展而出,那寒冰地狱延伸到了玄苦的身前便再也无法向前一步,楚江王的虚影也是在那佛音梵唱当中渐渐消散。

    空元顿时松了一口气,方才那一刻他可是真的感觉到了一股死亡的恐怖之感袭来,差点让他喘不过气来。

    不过就在此时,苏信的眼中却是忽然倒映出了一抹骇人的杀机,那消散的楚江王虚影当中一柄寒冰小剑猛然间浮现。

    那寒冰小剑不是实体,而是完全由元神之力所凝聚,一瞬间超越了空间和时间,在空元反应过来之前便瞬间刺入了他的脑海之内,将其元神彻底绞杀!

    空元瞪大了眼睛,身上浮现出了一层寒霜,轰然倒地,没有了丝毫的生机。

    玄苦的面色骤然一变,他只是想要给空元一些教训,但谁承想这地府的楚江王竟然真的下杀手,将空元斩杀。

    “好胆!”

    玄苦一步踏出,周身金色神芒闪耀,带着破晓之意的一拳轰出,顿时强大的力量直冲天际,黑夜被撕裂,任何力量在这一拳之下都要粉碎!

    苏信身后楚江王的神像浮现,寒冰地狱被握在手中,直接一印轰下,瞬息之间冰凌飞溅,无尽的森寒之气轰然爆发,苏信的身形顿时被轰退了十余步之远。

    玄苦毕竟是神桥境的强者,单纯论力量就已经要远超苏信了,对轰一拳过后,苏信的颓势十分的明显。

    玄苦的身形瞬息之间便已经来到了苏信的身前,双手结印,无量佛国绽放而出,整个天地都被无尽的佛音梵唱之声所笼罩。

    但就在此时,一只纤细洁白的手却是忽然出现那在无量佛国当中国,手持拈花印,轰然落下,瞬间佛国寂灭。

    玄苦看着地藏王沉声道:“你要拦我?”

    地藏王淡淡道:“我是地府的地藏王,而他是我地府的楚江王。”

    一句话,地藏王便已经将自己的立场阐明很清楚了。

    此时玄真紧咬着牙瞪着那空元的尸体。

    他现在可没有丝毫想要去找那地府的楚江王报仇的意思,他现在甚至恨不得将这白痴的尸体给碎尸万段!

    要不是他忽然站出来说出那些不知所谓的话,说不定师兄还有可能回到少林。

    就是因为他,现在最后一丝希望也没了,师兄跟少林,彻底决裂了!

    跟一众少林寺弟子那阴沉的脸色不同,地藏王的脸上仍旧是带着那如沐春风的平和感觉。

    “师兄,我的因果已经斩断,重回少林之事也不用再多说了,相反你的执念太深,这次你突破神桥恐怕是在强行压制自己的心境吧?

    念头无法通达便强行突破,其中的隐患你是知道的,神桥并不是终点,我也知道你不甘心现在就停下脚步。

    放下执念,你还有超脱的可能,否则你会不会振兴少林寺我不知道,但你有可能会被少林寺所拖垮。”

    玄苦看了一眼少林寺的众人,他无奈的摇摇头道:“有些东西,我放不下。”

    地藏王洒然一笑,直接带着苏信他们转身离去,因果已经斩断,他现在只是地府的地藏王,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玄苦既然放不下,那是玄苦自己的选择,自己多说也是无用。

    而少林寺空字辈的那些武者们虽然都用仇视目光看着苏信的背影,但他们却没人敢继续说什么。

    方才苏信已经用行动告诉了他们,真武和阳神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么大。

    只不过这些人不敢去对苏信动手,他们却是有些怨恨玄苦方才不出手。

    他们可是清楚的看到了,如果玄苦早些出手拦截那楚江王,那就算是楚江王用出那元神之剑,玄苦也能拦截得下,不像方才那样,距离太近,玄苦根本就来不及拦截,甚至空元连躲都躲不开。

    玄苦回头看了众多少林寺的武者一眼,沉声道:“都回去,从今天开始,少林寺封山休整半年。”

    距离上次封山一年才刚刚过去没多长时间,玄苦便再一次下令封山。

    只不过上次玄苦封山是为了避免江湖上一些闲言碎语的羞辱,而现在玄苦却是为了少林寺积蓄实力。

    他现在已经晋升神桥,这一次道佛大战虽然没有开始,但却也不会结束。

    随着他们少林寺力量的崛起,少林寺和造化道门之间必然会有很多的冲突,这些少林寺都要做好准备才是。

    而且这次玄苦晋升神桥,他也需要一段时间来稳固境界才行,半年的时间应该就已经差不多了。

    此时天庭的一座分部据点内,天帝等十余名天庭的武者尽皆在此。

    北极紫微大帝面色阴沉的对天帝道:“地府的实力果真要比之前强上许多,这一战下来,司命星君等七名化神境武者被杀。

    持国天王被地府的平等王一刀斩杀,雨师等三名融神境武者也都是死于地府之手。

    阳神境武者倒是无人被杀,不过那地府的孟婆和后土实力也是不容小窥,真武帝君等人都受了一些轻伤。

    最严重的还是东极青华大帝,他被阎罗天子伤得不轻,恐怕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够修养过来。”

    天帝带着面具,无人能够看得透他此时在想些什么,不过从天帝周身那股阴沉的气势便能看出来,此时的天帝可是愤怒的很。

    这种级别的损失对于天庭来说已经算是很严重了,因为天庭培养一名武者的难度可是外界的百倍甚至是千倍!

    对于其他的宗门来说,他们死的只是一名化神境的武者,但对于天庭来说,他们死的可是一名有着阳神境潜力的精英武者。

    总的来说他们这次还是被地府给埋伏了,若是料到地府也会出手,那天庭要么全员出动,要么就只出动真武境的存在,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低阶武者损伤极大,高阶武者也都身受重伤。

    “地府那边损伤多少人。”天帝声音阴沉的问道。

    北极紫微大帝面色难看道:“没有具体统计,死伤肯定是有的,不过比我们要少。”

    天帝长出了一口气道:“这次地府的力量已经全都拿出来了,此后天地二宫的地位将会彻底平等,行事要小心一些了,否则中了地府的埋伏,可就没那么容易走脱了。”

    北极紫微大帝点点头,不过他忽然道:“天帝大人,我好像猜出了地府中人的一个身份。”

    此言一出,众多地府的武者顿时都把目光转向了北极紫微大帝。

    地府中人的身份大部分都是一个迷,像是地藏王那种级别的存在其实已经不在乎他的身份是否被揭露了,但其他人可不一样,如果利用好了的话,那可是能对地府的人造成极大伤害的。

    就比如之前天庭的人意外得知了阎罗天子的身份,他们便利用这一点算计的阎罗天子被武林正道所围攻,差一点便导致阎罗天子身死。

    唯一可惜的是他们也没想到血魔经当中竟然还有滴血重生这种难以想象的神通。

    如果这次他们又发现地府中人在江湖上身份,一旦利用好了话可是能有许多文章可做的。

    “那个人是谁?”天帝问道。

    北极紫微大帝沉声道:“那个人就是朝廷的西北王苏信!地府新晋的真武境强者楚江王便是苏信!”

    此言一出,在场的天庭强者顿时一愣,可以说他们从来都没有把苏信往地府楚江王这个身份上去想。

    曾经跟苏信打过交道的度厄星君疑惑道:“苏信是楚江王?帝君你是按照什么推断的,时间?

    如果按照时间来算的话,的确是苏信刚刚晋升真武,地府这边就冒出一个真武境的楚江王来,但问题是这楚江王究竟是什么时候突破真武的谁都不知道,就好像那阎罗天子一样,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晋升的真武,万一楚江王早就已经突破真武的话,那时间便做不得数了,只能说这苏信有一定的嫌疑而已。

    而且说到被收入地府的条件,这苏信就更加不像了。

    那苏信在江湖上可是风光的很,行事毫无忌惮,屠宗灭门,多少前辈强者成了他的踏脚石,就他那副德行也能叫伤心人?如果他都能算伤心人的话,那我们岂不是都要哭死了?”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