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烛龙封锁,混沌钟声,小心三毒

    来到颠倒层,梵无劫终于知道为什么顺着时间长河逆流而上,前往大罗天必须需要他的宙光道种了!

    因为这里就是一个混沌世界,到处都是混沌之气,到处都是物质、元气的雏形,时空在这里是混乱的,方向在这里是错乱的,到处都是混度之气,目光难以看透,而自己的宙光道种在这里就是指南针,能指引混沌中的方向,宙光道种能在混沌中梳理出一条清晰的时间线,定位他们所在的时间点,往下走,便是罗睺的封印之地——道终之时。

    往前走,就是洪荒的历史,直到开天辟地之前,混沌之前,一切永恒自在的大罗天!

    尸魔道主扣住诛仙剑符,没有梵无劫的情况下,诛仙剑符也能定位历史,但它只能勉强定位三个坐标,分别是诛仙四剑三次现世的时间点,也就是开天辟地第一劫——罗睺魔劫,神仙大劫第二劫——封神之战,以及道终之时毁灭魔神现世的时间尽头。

    除此之外,诛仙剑符无法定位其他没有诛仙四剑现世的时间点,也无法去往时间起点的大罗天。

    周围的混沌之气酝酿着惊人重压,这些无法看透的混沌之气的本质,其实是他们所在时间点的‘宇宙’。宇宙的物质根基在这里化为混沌形态,整个宇宙的所有物质、元气和生灵,都化为看不透,沉重无比的混沌之气,存在于此。

    理论上如果能找到解读混沌之气的方法,便能将这些混沌之气重新组合,化为洪荒某一刻的物质宇宙。

    甚至能进入历史中,回到过去,去往未来。

    梵无劫难以想象,这些沉重无比,难以炼化的混沌之气,会是浩瀚宇宙的元气所化,藏着洪荒的过去和未来。

    “难怪打开罗睺封印,需要诸天第一杀伐之力。”

    梵无劫有所明悟:“原来是要斩破混沌,进入那段历史。这些混沌之气是宇宙的存在所化,是被藏起来的洪荒历史,也不知道是哪位大神通者,将时光长河加密,炼成这片无边无际的混沌?听之前那几位大罗言下之意,似乎是那位神秘莫测的烛龙大神所为。”

    “他封锁了时光长河,关闭了前往更古老的宇宙和平行宇宙的道路!”

    “难怪诸天世界,道君能够挪移,改变诸天界海中小世界的时光,却无法改变整个宇宙的大时序,无法回到洪荒破碎之前。诸天界海漂浮在宙光真水之中,自身时序相对独立,曾经有过某位道君进入一个小世界,然而当他第二次踏入那个世界的时候,却来到了上次进入时间点的过去。”

    “诸天界海之中,世界之间的时间参照系相对独立。对我来说,改变一个小世界的时序可以说是轻而易举,通过宙光真水的力量,我完全可以随意决定进入那个世界的时间点。”

    “传说中之所以诸天界海之中,大多数世界的时序相对稳定,虽然时间流速有所不同,但在宙光之中的相对位置,却是可以把握的。原因是洪荒破碎后,有大神通者以无上神通,将所有世界以神通联锁了起来,世界群以铁索联舟的方式相对固定在宙光真水当中。”

    “道君能挪移时光,是借助诸天万界之中诸多世界时间参照系相对独立的独特结构,而并非挪移了整个宇宙的时光,整个宇宙的时光长河,宙光秘密都可能被烛龙大神加密过,化为无法解读的混度之气,所以一旦涉及诸天界海结构还没有形成的洪荒时代,道君就根本无法追溯,甚至都无法从时间下游窥视那个时代。”

    “所以洪荒才有那么多秘密!寻常的世界,道君可以看见那个世界的过去未来,看透那个世界的一切历史和未来演化。就像我可以通过宙光真水,窥视世界在宙光长河中留下的影子一样。”

    “这就是道君操纵时间的能力无法涉及洪荒的铁则!”

    梵无劫了悟一些颠倒层,混沌海中的秘密,像是进入未来历史的方法:需要诸天第一的杀伐力量,斩破混沌之气,借着斩破混沌的一丝时机,自然能遁入那个时间点中,但这种方法有一个限制……那就是必须有力量里应外合,接引混沌海上的存在进来。

    也就是:想要进入那一段历史,必须里应外合,定下一个发动的时机,然后在诸天万界当中埋下伏笔,在合适的时机发动,斩破虚空。依照梵无劫的计算,至少要斩破诸天界海,露出一道缝隙,然后在混沌在对应的时间点,再斩出一剑……

    借着这一刻诸天界海露出的破绽,遁入那个时间点。

    之所以将这股力量,限制在诸天第一杀伐的程度。

    就是因为这是斩破诸天界海的最低限度的力量……而如果想要回到洪荒时期,那就需要洪荒第一杀伐的力量,换句话说,想要穿越到洪荒时代,要么自身的存在贯穿了时间线,要么需要混沌钟或者诛仙四剑。

    而贯穿时间线的大罗,只是意识和存在方式的贯穿时间线的,大罗能够读档,但无法开作弊器将数据随意修改,将一部分数据随意在任何时间点读取。

    但诛仙四剑和混沌钟可以!

    诛仙四剑有灭世因果,出世必然引发大劫。

    所以真正能能随意穿越洪荒时间的力量,实质上只有一种——混沌钟,或者说东皇钟!

    梵无劫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又触及到一个洪荒时代的巨大秘密了!混沌钟能随意穿越时空,那岂不是说太古妖庭,其实可以轻松穿越时间,去往过去未来……如果太古妖庭能够随意的穿越到任何一个时代,拥有这等无比逆天的手段,为何妖庭还会被毁灭。

    昔日的太古神庭甚至被贬称为妖庭?

    太古妖庭的通明殿在大自在天被发现,是否说明了什么?

    那些大罗在大自在天见证通明殿的存在后,是否察觉到了什么?梵无劫感觉到了他们经历的大自在天那两个世界,无论是封聻地还是通明殿,在表面上的可怕和危险之下,似乎还藏着更深的秘密!

    而梵无劫不知道的是,可以打穿烛龙封锁,任意穿越时间线的力量,不仅仅只有诛仙四剑和混沌钟,先天至宝——诸如太极图,盘古幡,造化玉牒都有打穿时间线的力量,但在大神通者不出的情况下,先天至宝打穿时间线的力量,可以被其他先天至宝,或者说洪荒第一杀伐至宝封锁。

    能够无视封锁,纵横时间线的灵宝,才能称得上第一杀伐。

    因为洪荒大势均衡的原因,能够打穿时空的先天至宝,实际上处于其他先天至宝、后天至宝的平衡之中,只有那些能无视任何封锁,打穿时间线的第一杀伐至宝,才能拥有这种战略性质的力量,在大神通者之间达成恐怖平衡的状态下,起到战略性的作用。

    “大自在天可能是洪荒破碎后才被冥河魔祖创造的世界,封聻地是在洪荒破碎前夕,至少是在罗睺魔祖被封印后,才由冥河老祖和世尊论道而诞生,将祇树给孤独园拖入归墟。”

    “如果通明殿也是同一时期被拖入归墟的!”

    “那岂不是说……通明殿在洪荒破碎前夕才堕入大自在天?”

    梵无劫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又无法控制的联想到:“如果太古妖庭拥有的混沌钟真的能随意穿越时空,它会不会在洪荒破碎前夕,曾经出现过一次呢?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时间点和天庭毁灭的时间点如此接近……会不会是太古妖庭和天庭发生了时空战争?”

    “太古妖庭的毁灭迷雾重重,天庭的毁灭更是莫名其妙,隐藏着可怕的阴谋。”

    “如果这两者是同归于尽……似乎并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梵无劫看向混沌海之中,他们说在时间线的上游,暗暗想到:“如果我的推测是真的,那么可以验证……如果我们往时间上游回溯,经过洪荒破碎的那个关键时间点,必然会听到混沌钟响起的声音。混沌钟声开辟混沌,打穿通往那个时间点的世界,我们在混沌海上必然能听到钟声,看到混沌钟开辟混沌的时空光影!”

    梵无劫忍不住往时间线上跨出一步,却惊骇的发现自己寿元居然往前回溯了一千年,他的身体状态更是往前倒退了一千年,就连法力中宙光真水的气息都隐隐消散了一千年,宙光道种也倒退了一千年……

    “在混沌海时间线上行走,居然还会影响我自身的状态!”梵无劫内心的惊骇无法言叙。

    有些道君也发现了这一点,一位玄门中寿元已经接近极限的老道君喜极而涕道:“我的寿元恢复了三千年!”

    梵家老祖宗更是连走几步,颤颤巍巍的身体越来越精神抖擞,虽然还是一副苍老要死的样子,状态却好转了很多,那股浓郁的郁气,那种接近死亡的腐朽气息稍微消散了一些,很快梵家老祖宗就走出了了一千万年。

    这时候他还是那副苍老要死的样子!

    元育惊呼道:“你们家老祖宗究竟活了多久?倒退一千万年,居然还是那副苍老要死的样子!”

    梵家三祖摸摸光头,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出身之前,老祖宗就已经是老祖宗了!二祖也说老祖宗在他那时候,就已经是这幅吊样子了。梵家没有比他还能活的……就算涉及他起源的典籍也没有,大权在握,认识他的人一代一代的死掉……他的过去已经是一个不可触及的禁忌了!”

    “老不死啊!”元育咂舌道:“看来你们梵家的老祖宗有点东西啊!活了这么久……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很了不起了!而且有一种大疯魔在其中……”

    “根据我们魔门的研究,如果境界不入大罗,活的越久,越有一种魔性!”血屠道君也来插一嘴道:“在魔教之中,这种老不死又被称为寿魔……某些服下不死药,从洪荒一直存在到现在的存在,没有证道大罗的,都会发生很可怕的蜕变。”

    “灵山十巫中有几个老怪物,已经能被称为魔了!”

    “当年巫教入魔,也有那几个老怪物推波助澜的原因,似乎只要活的太久就会被某种魔性侵染,所以纵然不死药对于大神通者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但大神通者也很少赐予其他人不死药……这或许是时间和轮回的诅咒!”

    “什么魔性侵染……纯粹就是活的久了,容易变态!”元育冷笑道:“生命的本质就是生老病死,不死不老违逆生命的本质,违逆轮回,容易扭曲自我,变态发展。特别是那些亲朋好友早就死光了的那些人,不变态都难!”

    “老是一种无法逆转的过程,老了就容易变态,老不死更容易变态!”

    元育冷笑道:“许多吃了不死药的存在,都害怕自己这种变态化的发展,最终选择兵解,重入轮回的不是一点半点!”

    “你是说,老祖宗可能吃过不死药?”梵无劫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不死药并没有什么隐患……”元育摇头道:“所谓寿魔,活的太久的诅咒,就是因为生老病死的生命无法适应不死不灭的生活而已……其实就是老不死变态了……不是什么魔性的原因。吃了不死药,活的太久固然有危险,那些没机会吃不死药,却恐惧死亡的……变态的更快!”

    “恐惧死亡的老不死,比吃了不死药的老不死恐怖多了!”

    看着一头白发披散在脑后,如疯似癫的梵家老祖,元育语气森然道:“你们永远难以想象那些老不死为了不堕入轮回,能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

    “吃了不死药,在漫长的生命中变态的老不死,最多堕落成魔,成为灵山十巫那样的老怪物,虽然变态,但并非不可理喻的存在,甚至他们身上还有很丰富的人性。但那些拼命想活下去,活的扭曲,活的可怕的老不死……掀开他们的人皮一看,鬼知道是什么东西!”

    “那才是真正的寿魔!披着人皮,不知道变成什么鬼东西的魔物!”

    元育冷酷道:“梵小子,你家的老祖宗,可能就活成了寿魔!”

    梵家三祖冷笑道:“我不知道他活成了什么,反正我和老二都非常忌惮他,若非我们一直暗中联手,谨慎行事……哼哼!”

    梵无劫看着沿着时间长河走了一亿年,还依旧苍老的老祖宗,忽然感觉浑身发冷,他抬头一看,所有看着梵家老祖宗背影的人,无论正邪,无论玄门佛门魔门,都透着一股厌恶,像看着什么恶心的东西,看着一堆变态蛆虫一样。

    梵无劫突然怀疑起自己服下不死药,是否是一件正确的选择?

    自己真的要在漫长的生命中,变成别人眼中的怪物吗?

    “活的太久,有可能活成魔,活成老不死。但也有可能活成大罗,活成逍遥自在,永恒无劫的存在……”元育站在梵无劫身边,仿佛看出了他心里的犹豫,嗤笑一声道:“证道大罗就一定快乐吗?活的久就一定自在吗?抱歉,大罗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寿魔,老不死得到的只是永恒,大罗才是永恒自在。大罗能够挽回一切错误,可以挽留一切美好,能够永不后悔,能够永远快乐!”元育的语气带着一种诱惑和向往。

    “不成大罗,终为蝼蚁!”元育似乎是劝说,似乎是告诫。

    留下这句话后,元育转身站在混沌海上,看着脚下的混沌之气,似乎想要看穿一些东西,这时候尸魔道主已经根据诛仙剑符,定位了时间尽头,罗睺封印的所在。

    他和无明老僧联手,准备前往时间尽头,道终之时。

    舍摩黎也利用诛仙四剑的仿制品定位了罗睺封印,他和紫阳真人紧跟其后,进入了混沌海洋之中,巫教的那个老怪物附身在婆雅王的尸体上,嘿嘿一笑,也不避讳,紧跟在他们后面。这时候梵无劫终于确认——这也是吃过不死药的老怪物。

    无生教主和血屠魔君,乃至法净,玄门的几位领头的道君都一脸淡定。

    虽然时间将他们困在了这里,但他们似乎并不担心的样子……

    往下走就是消耗寿元,所以只要不是不老不死的怪物,都无法直接参与到时间尽头的那一场争斗中,但这不意味着,大罗就没有手段利用他们。

    梵无劫不却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不死药让他可以前往时间尽头,去往大罗争锋的禁地,但他这点力量,前往那个时间点岂不是送死?宇宙毁灭的时候,他区区一个道君算什么?他在五位大罗的威胁下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往时间线上游走就是送死……梵无劫已经看到因为贪婪过甚,有一位玄门的道君走过了自己证道道君的时间点,他的道果瞬间变成虚幻,瞬息破灭,居然跌落了道君果位。

    他慌忙的想要退后,却转眼消失在混沌之中。

    往过去走,能够以自己的状态在混沌中辨别方向,等于有自己的历史,有自己的过去给自己指路,贸然改变方向,就有可能在混沌中迷失。

    这时候发现这片混沌海危险的诸位道君,瞬间想起了梵无劫宙光道种的作用。

    血屠魔君不用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像是要搓去手心里的汗迹,他和无生教主走到梵无劫面前道:“小兄弟,我给你算了算,先天宙光道种的寿元至少有十亿年,我这里还有一些延寿的法门……小兄弟又能在这片混沌中定位时间,也就是说,在小友活着的这段时间线上,来去自如。”

    无生教主低声道:“我倒是知道一些情况,却也没想到罗睺的封印,居然是如此摸样。”

    “难怪舍摩黎不担心我翻盘……在这混沌海上,我们这些道君进退不得,还不是任由他们大罗摆布……”

    血屠魔君微笑道:“那婆雅王掌心大陆上,也有一些道君,为罗睺余孽所骗,助纣为虐,结果罗睺余孽却只是想利用他们,还是我们魔门大度,在婆雅王心脏解救了他们一些人。他们透露了一个有趣的情况……”

    “婆雅上的掌心,有一座岱舆神山的碎片,在不久前曾经被西北风吹出一枚琅玕玉实!”

    无生教主腼腆的笑道:“琅玕玉实乃是宇内的不死神药之一,不知是哪位道友有此机缘,能够长生不死……”

    梵无劫听到这里只能苦笑道:“两位道友有什么事让我去做?”

    “我们要助你道种萌芽……”血屠魔君突然秘密传音道:“想要在这里来去自如,不被摆布,只能依靠宙光藤……”

    “三毒道友倒是好算计,他竟然舍得将不死药让给你,破了大罗之局!”无生教主感叹道。

    “两位道友又是如何知道,不死神药被老道士让给了我?”梵无劫请两人解惑。

    却听血屠魔君道:“我也是刚刚才试探出来的!”

    梵无劫闻言一阵苦笑,敢情刚刚是在试探呢!他却被两人笃定的语气唬住了,把他们的话当了真……血屠魔君看了看梵无劫的脸色,却摇头道:“梵道友……问题在于,为什么我们敢如此笃定的试探?”

    “三毒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无生教主平静道:“这一路上,他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无论是潜伏在你身边,把你引入归墟,还是故意被舍摩黎王陷害,进入血海劫眼,他在我们一路走来的路上,插手的痕迹太多了。”

    “可以说这一路上,我们对你的算计,决定了一半的结果,其中甚至包括大罗。而三毒老道一个人就决定了另外一半……事情发展到如此玄奇的境地,他的身影隐隐出现在背后!”

    “这个人藏得太深了!我看不到他的底……”

    梵无劫心里苦笑:“他是正道卧底,藏得当然很深!”

    “来到颠倒层,混沌海之后,我才发现我们真正算错了什么。”无生教主叹息道:“原来我以为我可以和大罗掰一掰手腕,但现在才发现……我们的算计非常的可笑,混沌海中根本没有让道君布局的空间,知道里面秘密的舍摩黎始终掌握着主导权。”

    “如果不出意外,我只能任他摆布利用。”

    “但刚刚我们思考如何破局的时候,才发现居然早就有人落子破局了!”血屠魔君凝重道:“不死药是一个意外,宙光道种的真正作用也是一个极度隐秘的秘密,但有人将两者结合了起来,创造了道君唯一能插手的机会。”

    “说他是大罗,如果是,他根本不必煞费苦心的布局。说他不是大罗,这种巧合,又太过诡异了一些!而且不死药是进入罗睺封印的钥匙……设身处地的想,谁能如此痛快的放弃掉?”

    “三毒可能是我们中间藏得最深的人,我至今猜不出他要干什么?”无生教主低声道。

    “梵道友,我们挣脱大罗摆布唯一的希望,在于你步入时间下游,让道种萌芽,借助宙光藤的力量,让我们在时间线上来去自如。”

    “等一会大罗前往罗睺封印,观察清楚情况后,他们就会回来,将你带到大罗天,让道种萌芽。贯穿整个时间线,将大罗天的力量利用起来,借大罗天的力量撬动罗睺封印,时间尽头。你就是那个撬杆……”

    “而我们就会被他们控制的宙光藤送入时间尽头,作为炮灰!”

    “但三毒布局让你服下不死药,能够自己走到时间下游,道种萌芽后,宙光藤往时间起点的大罗天生长,我们借助宙光藤生长的力量,就有进入大罗天,争取证道大罗,破局而出的希望!”血屠魔君道:“所以,我们会全力助你!”

    “你的利益,就是我们的利益,你证道的希望,就是我们证道的希望!”

    “但我们希望你……小心三毒!”

    无生教主最后告诫道:“三毒藏得太深了!他最后的身份,很有可能让我们全都大吃一惊……”

 站长推荐: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 逆天邪神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 第一娇 踏星 弃妇扶摇录 欧神 超级女婿